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九十五章 【3个男人1台戏】

  有了李建成的点头,一切全都变的不同。

  从今天开始,顾天涯和昭宁的事情终于定下,哪怕昭宁曾经许过一次人家,但是没人会拿这事挑毛病。

  无论是悔婚也好,出尔反尔也罢,就算有人想要指责和非议,但却指责不到顾天涯和昭宁头上。

  所有的骂名和指责,全由李氏皇族扛下

  因为,李建成代表家族点了头。

  这意味着大唐从今天开始,终于又多了一位皇亲国戚。

  ……

  秦琼等人陡然一起拱手,同时对着顾天涯抱拳,齐声道:“吾等天策府将,见过平阳驸马……”

  这是见证身份昭示之礼,所以三位大将全都面色肃重。

  偏偏顾天涯像是吓了一跳,几乎下意识躲闪开去,支支吾吾道:“这个,这个,这个驸马的事吧,我觉得还有待商榷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猛听李建成再次大笑,忽然大有深意看向顾天涯,道:“驸马者,尚公主也,乃是入赘为婿,成为妻子的附庸,此事若是搁在普通之人身上,或许会感觉到无比的欢欣,但是天涯你乃大好男儿,心中必然有着不情不愿,我这么说,不知道可对否?”

  顾天涯略显尴尬的干咳几声,讪讪道:“也不算不对,毕竟这是规矩,但是,但是……”

  “但是什么?”李建成一脸打趣看着他。

  顾天涯深吸一口气,硬着头皮大声说道:“但是我这人不同,因为我吃不了软饭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李建成陡然伸出大拇指,冲着他重重一竖,道:“大好男儿,就该如此,若你选择入赘为婿,我反而有些看不起你。”

  顾天涯登时怔住,他没想到李建成竟然如此开通。

  却见李建成忽然负手背后,语气悠悠道:“你与吾妹,微末相识,彼此情真,当可携手,吾妹闺名秀宁,自己改名昭宁,无论秀宁还是昭宁,她都是大唐的平阳公主,但你娶的却不是公主,而是落水遭难的昭宁,所以,你不是驸马。”

  既然不是驸马,那就不是赘婿。

  在场众人都是一呆,三位天策府大将满脸怔愕。

  但是三人反应很快,猛然再次一起拱手,重新见礼道:“吾等天策府将,见过…见过顾家兄弟。啊哈哈哈,竟然不是驸马,竟然不用入赘,顾兄弟啊,你可是赚大了。”

  顾天涯面色有些惭愧,连连给三位大将回礼,不断道:“诸位还请勿笑,非是在下执拗,只因我家只有一个男丁,香火实在不好断绝。所以我娶的乃是落水女子昭宁,不是咱们大唐的公主殿下……”

  “对对对,你娶的是昭宁。”众人顺着他的话风点头,纷纷表示他说的有理,齐声道:“既然昭宁是个落水女子,自然不是大唐的公主殿下。”

 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,陡然拱手朝着众人一礼,道:“多谢。”

  随即转过身来,忽然向李建成弯腰下去,语带感激的喊了一声,极其郑重的喊道:“大哥!”

  李建成缓缓吐出一口气,望着他道:“只要日子过的好,身份其实无所谓,规矩这东西,都是人定的,可以选择去守,也可以选择不守,不管你是驸马也好,或者是平民百姓也罢,在我李建成眼中一视同仁,你的身份只是我的妹夫,只要你能善待昭宁,我就永远是你大哥。”

  顾天涯重重点头,郑重承诺道:“一定!”

  至此,身份终定。

  ……

  而也就在此时,李建成的太子卫率终于追了上来,但见一两千骑各自驮着口袋,分明都是一袋一袋的粮食。

  李建成转身看着那些粮食,笑着对众人道:“你们看到了没有,我带来了几千石粮,有了这些粮食以后,百姓们必能渡过寒冬!等到他们分了牛马和田亩,明年就能开垦荒田种植,虽然暂时只能救助一县,但是此事毕竟有了开端,只要有了开端,日子就有奔头,也许用不了多久,天下所有百姓都有粮食吃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忽然变的满脸憧憬,仿佛极其渴盼的道:“百姓有了粮,不用去逃荒,再也不会冻饿而死,再也不用背井离乡。倘若此事能够早早达成,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。”

  众人看着他的满脸憧憬,下意识全都看向顾天涯,不知为何,忽然错觉,大家只觉的李建成这位大唐太子殿下,竟和烂泥腿子出身的顾天涯如初一辙。

  两人的心胸,是那般的相似。

  唯有顾天涯面色怔怔,似乎看着那些粮食哭笑不得。

  足足好半天之后,他才面带尴尬向李建成,道:“大哥千里迢迢而来,不辞辛苦带着粮食,如此敦厚仁慈,令人感慨莫名,可是您却不知道,我们已经有了弄粮的办法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李建成登时好奇,忍不住脱口而出,急急问道:“你们有了弄粮的办法?”

  但是李世民却目光一闪,明显是不愿意这事说穿,他猛然大声开口,冲着李建成吵嚷起来,故意打岔道:“大哥,你先帮我主持个公道!”

  说着转头瞪了一眼顾天涯,随即又转回头看着李建成,再次大声吵嚷道:“我要告状,三妹打我,还有这小子,骂我不要脸。”

  堂堂天策府秦王,竟然众目睽睽之下吵嚷,这个举动极为突兀,明显与他的身份不合。

  李建成和顾天涯同时心中一动,随即微不可查的相互对视一眼。

  他俩已经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。

  关于弄粮一事,不能在这个场合说出,否则事机不秘,容易打草惊蛇。

  顾天涯反应很快,几乎是瞬间开始了配合。

  只听他陡然一声冷笑,同样也大声吵嚷起来,对李世民道:“你找大哥主持公道是吧?我正好也觉的心里委屈。争吵这么多天,始终没个结果,我也要向大哥告状,告你当二哥的不要面皮。”

  李世民顿时‘跳脚大怒’,像是被顾天涯气的不轻。

  而李建成则是脸色一沉,同时对两人呵斥起来,故作不悦道:“吵吵嚷嚷,成何体统,倘若传出去,被人给笑话,回家再说,允尔争辩。”

  顾天涯和李世民相互‘怒视一眼’,各自转头朝着驿站的方向走去。

  李建成像是有些无奈,对众人连连苦笑几声,道:“孤去处理一些家事,训斥两个不成器的兄弟。明明年纪都不算小了,竟然还学小孩子吵嘴,唉……”

  秦琼等人连忙行礼,连连道:“殿下但请自去,吾等不敢参合。”

  李建成这才转身,追着顾天涯和李世民而去。

  舅哥妹夫三人,极其默契的演了一场戏。

  虽然是默契演戏,但是该争的同样要争,无论顾天涯还是李世民,两人确实需要李建成给主持个公道。

  犍牛,他俩都想要。

  战马,他俩也都想要。

  谁都不肯让步,谁都不愿吃亏,所以这事一直僵持不下,须得找个有份量的人撮合。而李建成身为皇族大哥,恰恰是最有份量的一个人。

  ……

  片刻之后,驿站之中。

  但见李建成手里拿着一卷册子,脸上带着浓浓震惊和不可思议,道:“虽然我早就听说你们斩获颇多,但我却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。

几千头牛,几千匹马,这,这,难怪你们会争……”

 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明显是在克制惊喜,但他根本无法克制,所以连声音也显的颤抖,开声又道:“这么多的犍牛,驯化之后全是畜力,倘若全都用作耕田,那得开垦多少土地?还有这些战马,完全能再建一支玄甲铁骑,足足三千匹马啊,岂不是三千个玄甲铁骑?”

  李世民顿时抓住机会,转头对顾天涯哈哈大笑,道:“臭小子你听清没有?大哥也支持我的想法!有了这三千匹战马之后,我的天策府又能建立一支骑兵。”

  顾天涯丝毫不给他情面,冷笑道:“你的天策府能建立骑兵,难道我媳妇的娘子军不想建立骑兵么?”

  李世民顿时一瞪眼,争辩道:“我要建立的乃是玄甲铁骑,整个天下只有我懂的操练。”

  顾天涯‘嗤’的一笑,故意装作不屑道:“此事有何出奇?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做到!无非是战马罩着铁甲,骑士穿着重铠,战马喂养上好的草料,骑士则是顿顿饱餐肉食,只要做到如此,任何一支骑兵都是玄甲铁骑。”

  李世民气的一拍桌子,道:“你们河北穷成这个鸟样,拿什么好料去喂养战马?更别说是骑士顿顿饱餐肉食,你顾天涯在两个月前还吃不饱呢。”

  顾天涯像是‘勃然大怒’,跳起来指着他道:“你信不信只需要三年,我河北会比你洛阳更富?不如咱们打个赌,就赌这三千匹战马如何,你把战马留在河北三年,看看我和昭宁养不养的起骑兵。”

  李世民再次一拍桌子,大声道:“不要转移话题,更不要把我当成傻子哄,我若和你打赌,先得把战马留下,即便三年之后我打赌赢了,你这臭小子绝对会赖账不认。”

  “不,我绝不赖账!”

  顾天涯一脸大义凛然,义正言辞的道:“我顾天涯做人光明磊落,人送外号诚实可信小郎君。二哥你若不信的话,可以三年之后看一看。倘若我三年之后真的赖账,二哥你可以随便打我的脸。”

  “我呸!”

  李世民猛然一口口水,喷了顾天涯一个满头满脸,道:“我信你个鬼。”

  两人这般争吵,显然寸步不让。

  旁边李建成看的头大如斗,无奈只能不断劝和调停,先是对李世民道:“二郎,要不你让一让吧,就当是给秀宁的嫁妆,也算是当二哥的尽了一份心。”

  李世民明显迟疑一下,不过很快就大摇其头,道:“嫁妆我会送,战马不能给,我乃天策府秦王,肩负着莫大责任,我要建立玄甲铁骑并非私心,而是要保证整个关中的震慑,甚至还有江南和两淮,以及剑南和岭南等地。”

  大唐虽然已经立国六年,但是很多地方并未真心归附,只不过是靠着武力威慑,让许多人不敢显露心思。

  比如四个月之前,刚刚经历一场反叛,至今没能平定,叛军仍在两淮。

  那个叛军的首领并非普通人物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而是隋末响当当的义军首领辅公祐,如果不是因为寒冬难以剿乱,李孝恭绝对还会在两淮和他厮杀。

  所以李世民想要战马并非无理,他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没有私心。

  既然他没有私心,李建成只好去劝顾天涯,略显无奈的道:“妹夫,要不你让一让吧。你二哥乃是天策府上将,他需要震慑的地域比较多。”

  顾天涯叹了口气,同样也学着李世民一般大摇其头,道:“我想要战马,同样没私心,河北道和草原接壤,北部几乎都是边境线,偏偏突厥骑兵来去如风,随时都有南下的可能,一旦他们长驱直入,受苦受难先是黎民,所以我想帮着昭宁建立一支铁骑,让娘子军拥有对战突厥骑兵的能力。唯有做到如此,才能保住一地民生……”

  他说着看向李建成,忽然语气变的酸楚,道:“大哥,河北苦啊,家家十户九空,村村都是寡妇,我们不能再遭兵灾了,因为真的死不起了。”

  李建成明显一震,几乎下意识重复他的话,喃喃道:“是啊,河北不能再遭兵灾了!因为百姓真的死不起了!”

  顾天涯擦了一把眼角,转头又去看向李世民,同样语气酸楚道:“二哥,算我求你了,成么?今次这三千匹战马,算我顾天涯跟你借的。等到将来某一天,我偿还给你三万匹,五万匹,行不行?”

  他并不是胡乱吹嘘,他真有办法偿还这笔债,并且时间不用太久,顶多也只需要三年……

  三年这个数字很特殊,恰好也是太医判断李建成能活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