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九十四章 【公主身份,终于揭穿】

  此时乃是一日清晨,天色少有的放晴,由于早早派出斥候打探,众人已经知道李建成的行程,所以大家全都来到村头,各自站在一边向远处眺望。

  李世民的面色仍旧拉着,突然看向不远之处的顾天涯,冷哼道:“等会我大哥来了,保准有你好果子吃。我大哥一向疼我,他绝不会给你好脸。”

  这话说的真是让人有些意外,听起来完全不像个名震天下的英豪,反而像是小孩子跟人打架输了,准备向家里的大人告状。

  偏偏顾天涯竟然也像个小孩子,直接朝着他瞪了一瞪眼,毫不示弱的道:“他是你的大哥,同样也是昭宁的大哥,他既然能疼你,肯定也能疼昭宁,所以你不要得意,大哥他绝对会秉公处理。”

  “哼!”李世民像是极其不爽,甩头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  “呸!”顾天涯同样像是不爽,扭过头也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  舅哥和妹夫两人各自摆着脸子,这一刻简直连个小孩子都有不如,在场众人看的目瞪口呆,人人脸上都是古怪之色。

  长孙王妃明显在努力憋笑,突然伸手拉起昭宁的小手,压低声音道:“丫头你看到了没有,男人有时候就像小孩,哪怕是名动天下,哪怕铁骨铮铮,但是他们也会辩嘴,闹架的时候也会生气。”

  她说的名动天下,显然指的乃是自己丈夫李世民,至于铁骨铮铮,则是在赞誉敢和李世民争吵的顾天涯。

  昭宁朝着那边两人看了一眼,口中轻轻感慨一声,幽幽道:“二哥他的性格并非如此,我知道他是在宠着天涯,否则他堂堂天策府上将,何至于跟一个穷小子拌嘴。我这个哥哥啊,他真的很疼我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忽然口中发出一笑,又道:“但是我家那口子也很不错,他其实一点都不是铁骨铮铮,若论世上油滑无赖之人,他绝对算是其中一大翘楚,可他看出二哥很在乎亲情,知道二哥渴望和人争吵的味道,所以他就故意去气二哥,天天追着二哥又吵又闹。”

  长孙王妃明显心有同感,忍不住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这样,挺好。男儿活在世上,肩膀都扛责任,纵然已经名动天下,然而交心却难有一人,你二哥这一阵子虽然天天暴跳如雷,但我知道他这一阵子过的极其开心,有时候晚上睡觉做梦,还要大骂一句顾天涯,梦魇之间吵吵嚷嚷,不忘喊着定不与你干休,特别有趣,像个孩子。”

  昭宁远远看了顾天涯一眼,俏脸一片温柔的道:“我家那个也是,晚上也会呓语,嘟嘟囔囔之间,说着许多怪话,有时候突然哈哈大笑,直接喊出二哥的名字,似乎很是得意,一口一个李世民,说什么你原来是这样的啊,并不比别人多了两个头。看我顾天涯,专门来气你……”

  两个女人全都噗嗤一声,各自手捂小嘴笑了起来。

  至于那边的顾天涯和李世民,仍旧各自拉着一张驴脸哼哼,两个女人看的更觉有趣,几乎已经笑的直不起腰。

  但也就在这时,终于听到前方传来动静,那是一阵明显急促的马蹄声,道路远处很快出现了一人一骑。

  李建成,来了!

  在他后面不远处,是一队急急追赶的太子卫率,漫天风声呼呼,似是有人在喊,不断的道:“殿下,殿下……”

  顾天涯忽然轻轻吐出一口气,仿佛呓语一般的道:“殿下!”

  这两个字一旦说出,有些事情再也遮掩不住,无论是他还是李世民,又或者是那边的昭宁,大家全都知道,身份已经揭穿。

  哪怕前不久的时候大家努力遮掩,甚至在大战之后仍旧相互保持默契,比如李世民说要战马犍牛,用的借口乃是运回去卖,又比如顾天涯装作翻脸,用的借口是帮娘子军争取利益。

  即便大家全都心知肚明,但却始终保持着心照不宣,哪怕有些事情已经遮掩不住,大家仍旧装作我还蒙在鼓里。

  但是到了现在,终于可以揭穿。

  因为,李建成来了。

  这并不因为他是大唐太子,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而是因为另一个身份,他乃所有人的大哥。

  一家之兄长,宛如老父亲,有他来见顾天涯,便代表着整个李氏认下了这门亲。

  哪怕顾天涯是个烂泥腿子出身,哪怕天下人都知道李秀宁曾经许过人,但是只要李建成来了,这一切都不再被人诟病。

  倘若他不曾来,这门亲事就不能算,若是他一辈子不来,这事就得一直遮掩下去,那样的话昭宁永远只能是昭宁,而不是李氏皇族的平阳公主,哪怕她和顾天涯已经子嗣成群,一辈子也只能算是私奔拼凑的露水姻缘,不可称为结发夫妻,即使白头到老也不被承认。

  所以在李建成没来之前,昭宁一直不敢揭穿自己的身份,李世民何等人物,同样得掩饰自身,只称自己乃是李二,不敢过多的做出许诺,哪怕他已经认可了顾天涯,但却不敢点头应承这门亲事。

  唯有李建成,才有这资格,除他以外,还有李渊,但是大唐皇帝怎好直接开口,去让天下人耻笑李家的出尔反尔,所以只能是李建成,由他来背这个骂名。

  对于顾天涯来说,这是恩。

  倘若以后有了顾氏家族,这也是恩。

  ……

  却说李建成一人一骑而来,转眼间已经到了众人跟前。

  他满身风尘仆仆,脸上带着蜡黄之色,此时恰有一阵北风吹来,倒灌入口让他连连咳嗽,他连忙勒住战马,下意识捂嘴扭头,足足咳嗽良久,才将手掌拿开。

  然而突然眼中一凝,猛把自己手掌藏在身后,他脸上的伤感一闪而逝,几乎是瞬间变成一种释然,他笑呵呵的看向众人,笑的是那么敦厚儒雅。

  在他身后藏着手掌里,分明是一团咳嗽出来的污血,他努力把手掌藏好,生怕被大家看见。

  他不愿让人担心,

先行开口招呼起来,他的笑,让人看了温暖,但他故意装作生气,埋怨众人道:“天气这么冷,你们怎都出来了?一家人之间,何须弄这门面,以后不准如此,大哥很不喜欢。天太冷了,干嘛出来迎我,快快回家,都别冻着。”

  这不像是一位太子的威严,反倒像是民间百姓的口吻,笑呵呵的,平易近人,似在呵斥家中子弟,然而却是口硬心软。

  李世民突然发足狂奔,远远朝着李建成扑了过去,不知为何,他眼中有泪,陡然呜咽嘶喊,样子极其失态,大哭道:“哥,哥啊……”

  他扑向李建成的马前,满眼都是滚滚热泪,他完全不像是横扫天下的秦王,而像是个哇哇大哭的孩子,他刚才还说要找大哥告状,然而这一刻压根没提那茬,他只是扑向李建成马前,仰头看着自己的大哥。

  后方不远之处,段志玄等人看的怔怔发呆,几位天策府大将相互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意外和震惊。

  足足好半天之后,秦琼忽然缓缓开口,语带愧疚的道:“你们那些人,总想争权力,叹我秦叔宝,竟然不拦着,唉,可怜秦王殿下,何等尊兄重情,偏偏咱们整个天策府上下,都盼着他能坐上他大哥的太子之位。怂恿别人手足相争,此事何其心狠也……”

  显然秦琼并不知道,这事本就是李氏皇族的顺水推舟。秦琼一辈子重情重义,这时只想恶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。

  啪的一声脆响。

  他真的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  偏偏他这无限自责的一巴掌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恰恰惊醒了那边的李建成和李世民,但见李建成陡然面色一愣,皱着眉头呵斥一声,‘不悦’道:“堂堂天策上将,大唐第一秦王,你竟哭哭啼啼,这像什么样子?速速擦了眼泪,自罚掌嘴两次。”

  而李世民明显也已反应过来,陡然提起巴掌重重甩了自己两下,语带愧疚道:“大兄教训的是,臣弟以后不敢了,刚才只是一时激动,所以才有些失了仪态。”

  李建成‘嗯’了一声,点点头表示揭过。

  然后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众人,很快发现了唯一一个陌生的面孔,他顿时呵呵一笑,朝着顾天涯招了招手,故意问道:“这位莫非就是天涯?果然长的一表人才。”

  顾天涯越众而出,恭恭敬敬向他拱手,郑重施礼道:“草民顾天涯,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李建成猛然大笑起来,道:“好一个草民顾天涯,好一个见过太子殿下,可惜这话我听了不怎么喜欢,所以你得把这个说辞改一改。”

  顾天涯岂能听不懂他的暗示,连忙道:“敢问如何更改?”

  李建成又是哈哈大笑,忽然伸手指了指昭宁,他面上带着一丝促狭,对着顾天涯逗趣的眨了眨眼,道:“换掉草民二字,换成妹夫如何?”

  说着第三次大笑,又道:“另外还有太子殿下四个字,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怎么改。”

  顾天涯几乎想也不想,双手再次郑重一拱,大声道:“妹夫顾天涯,见过大舅哥!”

  “好!”

  李建成重重点头,瞬间将称呼敲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