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九十二章 【我李建成想去看看妹夫】

  然而李建成却显得颇为兴奋,自己站在门边不断开口,再次道:“今日我去太原王氏的府邸,果然那些人正在聚众商议,我把姿态摆的很低,让他们感觉诚意十足,那些人终于放松警惕,不再惊恐河北一战的战绩。他们已经答应下来,暂时不要那个国公封爵……”

  众人对视一眼,脸上都有喜色,大宗正目光闪动几下,沉吟出声道:“也就是说,这一局我们又赢了。”

  “是啊,又赢了!”李建成呵呵而笑,笑的那般开怀。

  突然他转头看向北方,面带憧憬又道:“经过这一战之后,世家看到了李家的力量,原来我们不但能够争夺天下,而且还能抵抗北地草原的突厥,三妹真是了不起,打了一个大威风,有了这个战绩之后,声名必然更加显赫,接下来正可趁热打铁,再做理清田亩的事情必会顺畅许多。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面色显得更加憧憬,又道:“世间之事,难在开端,只要有了开端,就可徐徐推进,到时河北道不断理清田亩,收回之后授田还给百姓,等到此事形成惯例之后,其它地方便可慢慢推行,百姓们一旦有田,日子就有奔头了。再也不用饿死冻死,再也不用易子而食,母亲不用因为孩子饥饿而哭,丈夫不用担心养不活妻女,多好啊,真好啊,你们说是也不是,那种生活真的很好啊……”

  他越说越显得开心,眼中全是向往之色,仿佛自己能够活到那一天一般,可以看到天下百姓全都幸福的活着。

  在场众人看着他的眼神,都觉得心里一阵酸楚,李神通突然眼圈泛红,扭过头去长长一叹,咬牙道:“宅心仁厚者,当如李建成,可恨贼老天,为何如此狠?”

  李建成哈哈大笑,对着李神通拱了拱手,道:“神通叔父,何须如此啊?所谓人活一世,已是老天所赐,建成并不觉得自己可怜,反而觉得活的很是够本,我能为李家付出,能让百姓们过好,等到我死了之后,也许会有人会赞一句这人还不错,有这一句称赞,建成心满意足也……”

  这人真是胸襟宽广,他完全是看开了一切,所以并不畏惧死亡,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绝症。

  在场众人心里更加酸楚,然而面上却都陪着笑意,大家生恐会让李建成感觉到不开心,所以有人忽然开口转移了话题。

 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赵郡王李孝恭,他故意语带神秘,伸手指向北方,道:“建成大哥你可知道否?我们刚刚又收到了一份河北的飞禽传书,但是你肯定不会想到,这份传书是谁发过来的。”

  李建成果然被他转移心思,连忙好奇问道:“莫非是三妹写的家书?快点拿给我看上一看。”

  李孝恭哈哈一笑,摇摇头道:“不是,不是,这份传书不是秀宁所发,而是世民那家伙亲手所写。”

  李建成登时一怔,愕然道:“二郎?他怎么去了河北?”

  忽然醒悟过来,面色变为恍然,点头道:“是了,因为河北战事!二郎那般精明,看的比我更远,当初三妹和妹夫开始理清田亩之时,我和父皇只想到世家会做出反击,但是二郎却已提前预测,世家很可能会勾结外族,他性格最是维护家人,必然担心三妹在河北的安危,所以他肯定会派出兵力,悄无声息的潜往河北,难怪这一次战局如此顺利,原来是二郎和三妹一同打的。”

  这才是真正的李建成,仅从别人一点提示就想通了所有,他的精明和睿智,其实并不比李家任何一人逊色,恰恰相反,胜过很多。

  李孝恭甚是敬佩,猛然朝他竖起大拇指,突然再次开口,语气更显神秘的道:“那你不妨再猜一猜,二郎写信说了什么喜事?”

  李建成听他语气如此,顿时更加显得惊奇,这次他不再猜测,而是陡然朝着李渊一伸手,远远喊道:“父皇,把书信拿我看看啊。”

  那边李渊呵呵而笑,仿佛故意急他一般,摇摇头道:“此信谁都可看,偏就不能给你,你弟弟这次在河北发了大财,所以写信的口吻颇为沾沾自喜,我怕你看了之后眼馋,所以这信不能给你观看。”

  李建成登时一怔,愕然道:“我会眼馋?”

  他微微稍一思考,随即便笑了起来,语带所指道:“无非是斩获了突厥犍牛,得到了骑兵的战马,这些财富固然甚好,但却不能算是喜事,刚才孝恭满脸神秘,指的必然不是这个。”

  他说着看向李孝恭,故意摆出大伯哥的架势,装作呵斥般道:“说,到底是什么喜事。值得你神神秘秘,父皇也跟着配合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李孝恭大笑出声,终于不再逗他,只见李孝恭再次凑前几步,完全不在乎李建成的传染病,但他还没开口解说,李建成已经后退几步,李孝恭无奈叹了口气,只得站在原地对他道:“咱家三丫头,需要大婚了。”

  李建成先是一呆,随即脸色怔住,足足得有三四个喘息之后,他眼中猛的锐利一闪,道:“是那个顾天涯吗?这小子没提亲就敢胡乱来?”

  明明李孝恭只说了需要大婚,但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某事,只因他实在太过精明,听出了李孝恭口中的一点点失误。

  李孝恭刚才说的是‘需要大婚’四个字,仅这四个字就让李建成明白了一切。

  ‘需要’这个词儿,带着一种紧迫感。

  女人结婚为何会有紧迫感?恐怕只有那一种事才会导致。

  众人都对他的反应之速几位敬佩,忍不住朝他竖起了大拇指,但是李建成却微微皱眉,面色显得有些不好看,突然道:“大雁都没有送上两只,这小子真是不懂规矩。”

  语气竟然颇为不爽。

  一如不久之前某位秦王殿下说话之时的样子。

  俩位大唐宠妹狂魔,果然不愧是一母同胞。

  幸好这时李渊终于开口,像是开解于他道:“你妹妹经过那一次事后,全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,那丫头从小性格执拗,做起事来很容易犯糊涂,现在有个男人让她收心,说来也是一件大好之事,所以呀,你别怪你那个妹夫,据说,据说……”

  李渊忽然期期艾艾,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往下说。

  他是当父亲的人,有些话确实不好往下说,屋中其他长辈同样如此,脸上都挂着尴尬之色。

  但是毕竟还有年轻一辈,有人年纪比李秀宁还小,突然嘿嘿笑了出声,帮着李渊继续往下诉述,对李建成挤眉弄眼道:“据说是三姐主动出击,大雪地里直接把三姐夫给拿下了。”

  李建成登时呆立当场,满脸惊愕道:“三妹她…她…”

  陡然尴尬的咳嗽两声,他是当大哥的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  唯有那些年纪小的皇族嘻嘻哈哈,不断挤眉弄眼的道:“此事乃是二嫂逼问而出,我们这些人全都听傻了。所以大哥您不能怪罪三姐夫,他一个文弱书生哪能反抗三姐啊?”

  李建成明显哭笑不得,连连摇头道:“荒唐,荒唐,秀宁这个丫头,年纪也不算小了,她怎能这般着急,连个场面也来不及走。虽说妹夫家里很穷,但是咱们李家并不贪他送礼,可是自古传承的规矩,问名纳吉总得需要吧。唉,这事,这事……”

  他说着说着,不知不觉忽然改了口,道:“算啦算啦,回头我备上一份厚礼,让人给妹夫送到河北那边,

免得他因为贫寒,无法给咱家送礼,我是做大哥的人,必须得帮一帮他……”

  这真是敦厚到了极致,不愧是家中长兄之风。

  众人甚是佩服,连连向他致敬。

  唯有李效恭笑着开口,仿佛调侃般道:“这可好,这可好,自家妹子被人娶走,你这当哥哥的还得帮着出彩礼,倘若我是那个臭小子,怕是开心的笑出花来。这可真是天下最大的美事啊,古往今来绝对能够排进前三,不但不用上门入赘当驸马,而且娶的还是皇家金枝玉叶,啧啧啧,就连彩礼都是娘家帮忙给出的。放眼天下当哥的人,你可算是独一份……”

  李建成看他一眼,笑骂道:“若我猜的不错,恐怕你也有这个心思吧?就算我忘记了帮着三妹夫备上厚礼,你这个做堂哥的恐怕也会替我去办。”

  李孝恭哈哈大笑,点头表示认可,他们都是当兄长的人,做事确实是周密细致。

  但是李孝恭忽然又摇了摇头,道:“可惜咱们的好意不需要了,如今那个小子已经不算贫穷,若是真要问名纳吉,他能够出得起彩礼。”

  说着大有深意看了李建成一眼,笑呵呵道:“他是穷人了啊,已经不是穷人了。”

  李建成却猛地脸色一肃,郑重道:“我对于他是穷是富,其实并不怎么在乎,只要三妹的日子过得开心,便是嫁给一个苦哈哈又能如何?但我对他的心性很是在意,我看重的是三妹会不会所托非人。”

  他这般突然严肃起来,众人连忙也止住嘻哈,只见李渊终于拿出飞禽传书,示意某个侍卫递送到李建成那边。

  传书还没递到的时候,李孝恭已经同时开口,在一旁沉声道:“世民在信中所书,对咱家妹夫评价甚好,他专门写了一句称赞,让人读过之后立知其意,写的是,白虎虽幼,已有倾国之姿……”

  李建成微微一怔,愕然道:“这明明是形容女人的词儿啊?”

  李孝恭像是失笑起来,很是无奈的道:“你也知道,世民那人一向喜欢拽词,他似乎也觉得这词写的错了,但是已经落笔不好再改,所以,后面又写了一句。”

  李建成看向于他,好奇问道:“二郎又写了什么?”

  李孝恭陡然神色一肃,郑重道:“如虎虽小,已具食牛之气。”

  李建成登时目光爆闪,转头向着北方看了一看。

  白虎虽幼,已有倾国之姿,如虎虽小,已具食牛之气!二郎那般高傲的眼光,竟能对那位妹夫做出此等评价,这词分明已经不是称赞,隐约含着被人折服的味道,也就是说,那位妹夫已经得了二郎的认可。

  也就在这时,侍卫终于把传书递送过来,李建成急急打开观阅,脸色渐渐变得精彩起来。

  开窑烧砖,挣得小钱。

  小钱拿出,支付孩童。

  孩童捡铁,熔炼成钢。

  李世民在信中所写之事,一件一件都是顾天涯。做事循序渐进,完全是一步一步脚印,那种胸有成竹的稳健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让李建成看的连连称奇。

  他继续往下看信,脸色变得更加精彩。

  他看到信中写着顾天涯开了一个小小的夜校,茅庐虽小但却收了很多孩童,寒冬腊日之节,几十个孩子跪倒积雪,一声感念师恩,一口窝窝头送上。

  他看到信中写着顾天涯带领李世民深夜去了一个贫寒之家,站在窗口观看一位母亲呕血吐出粮食,那是一种悲怜天人的济世之心,李建成越看信越觉得欢喜。

  他转头看向河北方向,眼中明显有种难以形容的感慨,不知为何竟然像是按捺不住的冲动,似是发现了最让他喜悦的宝物一般。

  他遥遥眺望北方,轻轻的道:“这位妹夫的心性,竟是与我一般柔软,人来世上走一遭,欣喜竟有同路者,我李建成活不三年了,我想去看看这位妹夫。”

  他想去河北,去看看顾天涯,他自己快要死了,但是当世没人能懂他的心。他所做的一切确实是为了李家,但是他天生的那种胸怀苍生无人能够理解。

  现在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同样的人,竟然也是一心一意的在乎着老百姓,这让他无比欣喜无比激动,所以他急不可耐的想去见见顾天涯。

  他想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告诉这位妹夫,他想让这位妹夫继续坚持他的悲怜天人。

  如此才算死而无憾,因为等他死了以后还有人会真心的在乎着贫寒。算是继承他的遗志,让他没有白活。

  李建成,史书窝囊废的第一人,自古上位者皆狠,谁能赞成他的软心肠?

  也许只有顾天涯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