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九十章 【李建成想给顾天涯送个礼】

  “不会!他们不敢!”

  王硅陡然一声厉喝,像是想要压下心中恐惧,道:“一次战胜而已,又非灭国之战,北地草原何其广袤,突厥也有数百万人,并且人人皆兵,天生就是战士,李家的大唐才立国几年啊?他们完全不是突厥人的对手!”

  这老货越说越有信心,渐渐语气变得沉稳,又道:“此次看似大胜,实则埋下大祸,也许用不了太久,突厥人就会来一次更狠的,所以李家皇族绝对不敢惹恼世家,反而会借着此事对我们做出一些让步,这叫做安抚,生怕我们蹦弦,否则我们所有世家拧起一股绳,先把中原给他掀一个天翻地覆……”

  旁边那人怔了一怔,很快脸上现出惊喜,忍不住大叫一声道:“对啊,到时候咱们配合突厥人南下,直接颠覆了他们李家的江山,天下百姓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千秋罪名全都扣在他们李家之人的头上。比如前朝隋炀帝杨广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李渊乃是杨广的表兄弟,他不会不知道世家的手腕。”

  在场众人眼睛一亮,心中的恐惧渐渐消失。

  他们刚才被河北大捷的消息吓破了胆,只想着李氏皇族竟然已经这么强,现在却突然想到,他们世家同样也很强。

  自古至今,皇族与世家共治天下,不管皇族的势力多么强横,都得和世家商量着执掌权力,皇族永远灭不了世家,也不敢有底气灭掉世家。

  否则的话,皇族先得被颠覆了江山。

  王硅老货目光闪烁,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诡计,突然道:“既然吾等已经猜测到李家会借机安抚,那么吾等正好借着此事分利益,此次河北一战,竟然阵斩八万,这个战功何等骇人,绝对可以封出一两个国公,另外,还得有五六个侯爵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陡然停住,脸上现出意味悠长的神情。

  在场众人何等精明,顿时听懂了王老货的提醒,顿时人人惊喜异常,有人脱口而出道:“我崔氏有个嫡子,战前曾召家丁,今次河北一战大捷,必是我崔氏嫡子所建的功勋。”

  他这话还未说完,又有一人急急开口,笑呵呵道:“我荥阳郑氏之中,也有子嗣前往河北,啧啧啧,国难之前,慷慨之气啊,此次河北之所以能够大捷,必然是我郑氏子嗣的功勋所致。”

  在场众人一起哈哈大笑,道:“吾等世家一向执掌地方权力,对于军中权柄颇有遗憾之处,此次即有战功,自当死死抓住,至少得封两个国公,外加索要五个县侯。李氏皇族若是不肯答应,咱们就齐心协力罢行罢市,他们不是想要理清前朝田亩吗?可以,让他们去理清田亩便是了。等到他们授田百姓之后,咱们突然来一个釜底抽薪,整个天下世家联合出手,一起停止售卖粮食,到时百姓们饥肠辘辘,每天都会有无数人饿死,我倒要看看,李氏皇族怎么扛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在场所有人世家之人放声大笑。

  天下百姓的死活,在他们眼中只是筹码,但是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个毒计,只要他们提出停止售卖粮食的威胁,李氏皇族必然不敢触怒所有的世家,依旧还是要乖乖低头,老老实实答应他们的要求。

  河北战功不是我们建立的又能如何?

  我们偏偏就要把这个功劳夺取过来。

  两个国公,十个县侯,此乃底限也,必须得答应。

  王硅老货陡然再次开口,目光灼灼的道:“速速给河北发出飞信传书,告知崔氏和郑氏的那两位嫡子,让他们即刻去抢占军功,战利品也要划在名下,老夫听闻此次斩获了几千头犍牛,更有几千匹突厥战马,此等惊天大利,吾等岂能不争。”

  旁边另一个老货紧跟着开口,道:“为了配合他们抢功,吾等必须立即前往皇宫,先行发难,让李氏低头,否则那两个孩子实力不足,怕是无法从娘子军的手中抢到功劳。”

  众人连连点头,深感此乃正理。

  可惜他们却根本不知道,这一次河北的局势很特殊,不但有着娘子军,而且还有着天策府,想要从河北抢夺战功,几乎是同时在两只老虎口中拔牙。

  无论是李世民还是李秀宁,这兄妹二人可都不是好脾气。

  王硅老货城府深沉,忽然再次开口又道:“今次河北一战大捷,世家毕竟不曾参与,吾等不但不曾参与,甚至突厥人就是我们勾结而来,所以若是想要抢占功劳,最起码得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……”

  他说着缓缓一停,语带深意看着在场世家,一脸笑眯眯的道:“必须得有人先替吾等出面,帮我们把这个事情说出来。诸位可有人选,说于老夫听闻?”

  在场世家几乎想也不想,同时语带嘲讽的开口道:“建成太子,岂不合适!”

  王硅面色悠然,笑呵呵道:“老夫之意,正如此也。”

  所有人一起哈哈大笑。

  自从李氏起兵争夺天下以来,李建成一直负责向世家求钱求粮,各种卑躬屈膝,各种乖巧听话,哪怕如今大唐已经立国,李建成仍旧还得顺着他们……

  否则的话,他的太子之位就做不好。

  天下世家一起联合要债,李氏皇族绝对无法立刻还清,所以只能安抚世家,把李建成推出来谢罪。

  王硅老货笑的悠然,仿佛已经从河北大捷的惊惧之中走出,这老东西缓缓抚着长须,慢条斯理的道:“既然已经定计,就得走上一遭,吾等先不前往皇宫,而是去往东宫,想必咱们那位太子殿下,此时正为河北战事欢喜呢。”

  旁边一人嘿嘿低笑,语带嘲讽的道:“但是他很快就会发现,他的欣喜要变成苦涩了。他的亲妹妹在河北建立莫大功勋,堪称几百年来扬眉吐气的大业,然而他这个做哥哥的大唐太子,却要出手帮我们把亲妹妹的战功夺过来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众人一起发笑,都觉得此事精彩。

  但也就在此时,猛听有人急急而来,看见一个家丁快速奔跑,跑到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禀,语带急切道:“启禀诸位老爷,太子殿下登门。”

  嗯哼!

  众人全都呆立当场。

  王硅明显眉头一皱,眼中闪烁着疑虑,轻声沉吟道:“吾等刚要前去找他,结果他却自己来了?莫非李氏皇族早已有了准备,一接到河北大捷的消息立刻前来安抚?”

  思虑半天,不得其解,于是转头看向门口,对着那家丁缓缓下令道:“让他来!”

  仅这三个字,凸显了世家的高傲和狂横。

  堂堂大唐太子登门,他们竟然不去迎接,反而让太子自己过来,就像是前来拜谒(ye)一般。

  偏偏这种无礼之举,似乎乃是过往惯例,果然只见那个家丁急急而去,不多时竟然真的领着李建成进门。

  直到此时,王硅等人方才稍有反应,但见众人微微拱手,作势想要给太子行礼,哪知李建成忽然苦笑两声,语气很是平和的摆摆手,道:“大家都是熟人,这个礼仪不用了罢。”

  众人自持世家高贵,本就不欲给他行礼,闻言正好借机下台,顿时各自打个哈哈。

  唯有王硅目光闪烁,盯着李建成问道:“太子殿下突然登门,不知此来所为何事?老夫看你面带苦笑,莫不是遇到的疑难不成?”

  众人连忙也盯着李建成看,果然发现李建成的面色不算太好。

  只见李建成忽然轻轻吐出一口气,

陡然从怀里掏出一份东西,那东西竟然乃是圣旨,上面已经盖上了玺印。

  但是李建成并没有宣旨,而是把圣旨缓缓举了起来,口中同时说道:“河北一战,全歼来敌,此次阵斩八万突厥,堪称数百年来最大功业,汉家吐气扬眉,一雪深仇大恨,当然了,这话是说给百姓听的,诸位乃是世家,建成乃是皇族,我们彼此都能知道,这事暗地里没法开心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极其‘诚恳’的看着王硅,又道:“我李家建立大唐之后,竟然抗住了草原入侵,咱们先不管这个入侵是不是有人勾结,咱们单说这个大胜会让诸位感觉到紧张,若是所有世家全都心生惊恐,怕是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吧?”

  他这话像是自言自语,然而目光一直看着众人,他满脸都是诚恳之色,永远是李氏皇族的那个老好人。

  果然众人全都心里一松,忍不住大喇喇开口问道:“既然如此,太子何来?想必不是过来说说闲话,必然是代表着皇族的意思。”

  “一点没错,正是如此!”

  李建成重重点头,脸色越发显得诚恳,道:“我李家为了安抚诸位之心,决定主动做出一些让步。”

  他说着把圣旨向前一递,直接递到了太原王硅的手中,这才又道:“李氏皇族诚意,全已写进圣旨,至于燃香宣读那一套,咱们都是熟人就免了吧。我直接把圣旨所写的内容说给大家听听,权当是大家走过了宣读圣旨的过场,如何?”

  众人听他语气诚恳,各自对他颇有赞赏,点头道:“既然太子坚持,吾等只好听着。但请一说,洗耳听闻。”

  李建成呵呵一笑,趁机诉说旨意,但他没有念诵文绉绉的那一套,而是采用了极其平白的话语,道:“封赐,太子中书舍人王硅,改任太子府中允,朝堂之上,加礼部侍郎?”

  王硅顿时眉头微皱,淡淡道:“只是太子府中允?只有礼部侍郎?”

  礼部侍郎乃是正四品的大官,乃是朝堂之上举足轻重的大佬,然而他似是并不满意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老夫原以为,会是国公爵。”

  言下之意,不说自明,他们世家的胃口,李氏皇族没能满足。

  哪知李建成忽然苦笑出声,拱拱手道:“王中允,给我一个面子吧,此次河北大战的功勋虽大,但是只能封出一个国公之爵。”

  他没有自称为孤,而是自称为我,身为大唐太子,姿态放得极低。

  然而王硅等人仍旧不满,可以说是丝毫不留情面,纷纷冷笑开口道:“既然能封一个国公之爵,为什么不是封给王氏族长?”

  李建成再次苦笑一声,仿佛很是无奈的道:“那个国公之位,已经预留给人了。”

  他说着又看向众人,第二次拱手请求,道:“诸位,给我一个面子吧。我是个当哥哥的人,想送给我妹夫一个礼物。”

  这话才一说出,世家全都炸了。

  但见一人面色铁青,几乎咬牙切齿道:“你说的莫不是那个河北小子顾天涯?一个烂泥腿子也敢封国公?此次河北之战,于他有何关联?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你们李家皇族的脸面还要不要了,竟然想给一个烂泥腿子封赐国公。出身黔首,他能配么?”

  他只说李氏皇族这么封赐国公不要脸,却不想想他们世家争夺功劳要不要脸。偏偏还说的义愤填膺,仿佛胸中愤愤不平。

  幸好李建成脾气‘很好’,不断朝着这人点头致歉,连连道:“是是是,他是黔首,是烂泥腿子,若是封他国公,确实有些说不过去,但是,他毕竟是我妹夫啊。”

  说着满脸诚恳看向众人,像是苦苦哀求一般的道:“诸位,给个面子可好?”

  可惜世家之人何等贪婪,哪里会有面子给他。

  李建成无奈一叹,突然像是改了口风,语带深意道:“建成可以保证,这个国公并不是现在就封给他,而是把这份功勋封存下来,等以后时机恰当的时候才会给,倘若他一直不成气候,这个国公就不给了……”

  言下之意,有着暗示。

  既然国公不给顾天涯,岂不就能拿回来给世家么?

  在场世家相互对视一眼,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,李建成像是如释重负,连忙拱手向人道别。

  众人竟是送都不送。

  但是他们也没法想到,李建成这个老好人出门之后的眼神突然变了,那是一种森然利锐,哪还有一丁点唯唯诺诺。

  也许这时候的他,才是一位大唐的太子。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  “我李建成送给妹夫的礼物,你们也想抢过去变成自己的?等着吧,到时候陪着我一起死。我的病还能支撑三年,咱们三年之后一起上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