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九章【河北大捷,世家恐慌】

  一场战争,说打就打,但是这一仗的结局之快,却让中原和草原全都傻了眼。

  仅仅十天不到,已然到了尾声。

  关键一点,大唐赢了。

  不但赢了,而且全歼。

  能不赢吗?

  不赢简直对不起这一仗的充分准备!

  先说兵力,足有十万。而且都是铁血老卒,几乎汇聚了整个大唐精英。

  比如娘子军的五万大军,乃是一直驻守在易州上古郡的边军,常年和突厥人厮杀,最擅长的就是和骑兵对撼。

  再比如天策府的四万五千步卒,乃是千里奔赴而来的百战老兵,曾经就在河北打过窦建德,也在洛阳城下打过王世充,多次大战遗留之人,能够活下来的个顶个都是狠货。

  除了这两股大军,还有五千玄甲铁骑,要知道这可是李世民的家底,当年横扫天下的时候仅有三千人,虽然那时只有三千人,却敢冲击窦建德的十万大军,如今玄甲铁骑发展到了五千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全天下最猛的一股战力。

  所以单从兵力上来说,这一场战争就不可能输。

  再说将领,更加吓人。

  民间有个排名,说的乃是隋末十八好汉,经过多年大战之后,排名前几的基本都已死了,比如李玄霸扔锤砸天,雄阔海力托巨闸,宇文都成比较倒霉,万年老二被人三锤撂倒,虽然死的比较憋屈,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很牛逼。

  这些最猛的家伙死了,仍有一个排名靠前的活着,放眼如今整个天下,秦琼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人物,一旦上了战场,堪称骁勇绝伦,有他领着五千玄甲铁骑,对上任何大军都敢直接凿穿。

  除了秦琼在,还有好几人,比如程咬金和尉迟敬德,都是血气正旺的最佳年龄,又比如娘子军的四位副将,随便哪一个拎出来都是狠人,曾经乃是横行河北的巨寇,属于打起仗来不要命的那种人。

  还有段志玄,还有张亮,此次随同李世民前来河北,岂能不过一把打仗的瘾?

  这么多的猛将扎堆,这一场战争怎么可能会输。

  兵力,以十打一。

  将领,全是猛人。

  最主要的是,还有两位大帅之才。

  大唐最能打的天策上将军在河北,大唐最杰出的第一女帅在河北。

  除了这两位大帅之才以外,还有一个躲在人后的河北青年,家中传承两句神奇家训,十八年来早已练成了伏地魔,遇到事情苟一苟,有了机会再出手,然而一旦出手,各种阴谋诡计。

  哪怕是大唐第一老阴比长孙无忌,估计遭遇这个青年也得赞叹三声。

  为了得到突厥人的犍牛,顾天涯忍下密云孙氏十八年的欺辱。

  为了得到突厥人的战马,整个顾家村发了疯的玩命赶工干活。

  足足制造了一千柄特制军刺,全都镶嵌在长达四尺的粗木杆上,倘若再加上军刺的本身长度,这种新式兵器的总长度已经达到七尺三。

  如果换算成后世计量单位,已经是两米开外的总长。

  这玩意被骑兵拿在手中,并成一排向前疯狂冲刺,敌方骑兵的弯刀尚未举起,已经被大唐的骑兵扎一个窟窿,就算不是当场嗝屁,也会流血不止等死……

  所以从兵器角度来说,大唐仍旧是远胜了突厥。

  今次一战汇聚了这么多的优势,这场战争已经不能用‘打赢’二字形容。

  得用‘全歼’才现贴切!

  得用‘大捷’才能形容!

  突厥人一万两千多个骑兵,直接被干死了六成还多,剩下三成不到,仓皇逃回草原。

  据说逃窜之兵人人带伤,并且还是一种流血不止的伤,所以很难熬过这个劫难,很可能抗不过几天就会死绝。

  骑兵因为速度很快,勉强还能带伤而逃,但是突厥辅兵机动太差,一战之下全都成了俘虏。

  那可是足足一万多口人啊,全是体魄健硕的突厥女子,她们驱赶着的几千头犍牛,全都成了大唐一战的战利品。

  所以此乃大胜,可以称为全歼,这是多少年不曾有过的事情,汉家儿郎终于迎来了吐气扬眉。

  我们赢了!

  自打汉武之后,中原一向羸弱,每当异族入侵之时,百姓只能苦苦承受,被人随意用屠刀一戮,架在火上烤成两脚羊。

  几百年屈辱啊,何等血泪的大劫难?

  整个中原北方,随便哪个地方,只要拿着铲子在地里挖掘,很容易便能看到累累白骨,夜夜鬼火飘荡,村村十户九空,那种令人心酸的凄惨,史书都不愿意去做描述。

  然而这一回,汉家儿郎终于报仇雪恨,虽然不是灭国之战,但却终于打赢了入侵。

  没有一个百姓遭难。

  没有一个士卒战死。

  整个河北道吐气扬眉,打赢了一万多人的突厥入侵。

  爽!

  ……

  当这个消息通过信鹰传递长安的时候,朝堂上的世家官员正在上蹿下跳吵闹,他们提出各种苛刻要求,话里话外透着威胁和恐吓,突然听到大胜消息传来,几乎人人都是怔立当场。

  “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。”

  他们不肯相信,他们也不愿相信。

  大唐竟然打赢了草原的突厥,抗住了几百年来从未抗住的入侵,这不可能,这绝对是假的。

  此事若是真的,那可非同小可,这不但代表着李氏皇族的根基从此稳固,而且意味着他们世家一方少了强大的筹码。

  若是从此之后不能再借异族之力威胁,那么勾结草原真会成为覆灭家门的大罪。以前他们并不害怕这种大罪,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勾结突厥入侵。

  只要突厥骑兵入侵中原,李氏皇族就得乖乖低头,不但不敢治罪他们,还得赔出各种利益求和,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一次大唐竟然打赢了战争。

  “不可能的,绝不可能的……”

  一连数日之内,世家官员仍在坚持,他们不肯相信河北道传来的消息,认为这是为了安抚长安这边的惶惶民心。

  但是当时间到了第五日之后,也即是突厥入侵的十五日之时,忽然一匹快马从北而来,马上骑士插着一根红翎,风驰电掣,狂冲而来,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呼,惊喜了整个长安城的百姓。

  “吾乃红翎急使,千里奔赴传书,河北道,大捷,阵斩八万,俘虏十万……”

  报捷乃是一国大事,原本不允许大放厥词,必须有一说一,不可夸张声势,但是这位红翎急使明显不同,他受到了某个‘河北青年’的教唆,所以一路之上,这货狂吹牛逼。

  明明干掉了突厥骑兵八千,在他口中变成了阵斩八万,明明俘虏了突厥辅兵一万,在他口中就变成了俘虏十万。

  原因很简单,要让百姓们欢喜鼓舞,所以这信使自从进了长安以后,一路之上不断狂吼着吹牛逼。

  这货一路狂奔,直朝着皇宫而去,口中不断大呼,宛如撕心裂肺,吼叫道:“大捷,大捷啊,大唐万胜,大唐万胜,啊哈哈哈,闪开,速速闪开,吾乃红翎急使,直入皇宫报捷……”

  无数长安百姓,乃至逃荒流民,转眼间汇聚了几千上万之人,纷纷涌上街头站在道路的两侧。

  他们面上带着震惊,眼中却闪烁的狂喜,他们双目死死看着红翎急使狂奔,陡然整个长安响起震天动地的狂呼声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无数百姓同样撕心裂肺一般,仰天发出了狂吼的咆哮:“大捷,大捷啊……”

  多少年了?

  几代人了?

  终于!

  又听到对战异族的大捷。

  无数汉家百姓,滚滚热泪沾巾。

  然而消息传递到世家耳中之时,这一刻却有无数的茶盏跌落于地。他们再也顾不得品茶,再也保持不住悠然,无数世家之人面色铁青,满脸不可置信的吐出六个字,很是艰难道:“竟然真的大捷?”

  同一时间,长安某处,太原王氏的族长王硅双目发直,正用一种无法形容的颤抖语气在问家丁,几乎厉喝一般的道:“你真的看清了吗?那真的是红翎急使吗?他真的在喊大捷?他真的来自河北?”

  但见下方一个家丁满脸畏色,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回答,道:“启禀家主,确实如此。”

  王硅面色铁青,目中恐惧一闪。

  足足好半天之后,这位当世两大门阀之一的族长才深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喃喃自语的道:“真的是阵斩八万?真的是俘虏十万?”

  他虽然像是喃喃自语,然而旁边却有人开声,似乎很是焦急的道:“怕是不会错了,阵斩是做不了假的,这可如何是好,这可如何是好,真是想不到,李家竟能打赢突厥人……”

  这人脸色苍白,身体不断发抖,忽然像是想起什么,忍不住惊恐开口道:“我们这几日一直在威逼李家,我们这几日一直在恐吓他们,但是现在突厥人已败,李家会不会显露杀机?”

  ……

  ……等会还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