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七章【烽火点燃,0姓乞天】

  草原那边的入侵,比预测的时间要早。

  虽然大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但是没想到突厥人来的这么急,仅仅就在两日之后,边境突然出现了一股兵。

  放眼一望,黑压压一群,宛如席卷大地的黑浪,不断朝着大唐边境进发,那是人数足有上万的骑兵,后面则是形色各异的突厥辅兵。

  而那辅兵队伍之中,真的带着一头头犍牛。

  果然一切都被顾天涯猜中了,突厥人确实熬不住这个冬天。

  战争,来了!

  一个巨大的烽火台,毫不迟疑的点燃了烽火,当那火光直冲天际之时,转瞬就被下一个烽火台看见,于是又有烽火燃起,向着第三个地方传递。

  浓浓黑烟,直插天际。

  这是中原民族最为古老的手段,却是千百年来最为迅捷的传讯信息,自打商周已降,烽火一直保留,哪怕是沿用至今到了大唐,烽火台依旧是军事上最好的手段。

  每当火光冲天之际,即使相隔很远也能看见,所以烽火的传播速度是光,它是这时代唯一能够破除地域限制的急速传讯。

  只要第一个烽火台点燃烽火,其余烽火台几乎在瞬间就能看到,于是层层点燃传递下去,短时间就能传播很远,仅仅只需要一个时辰不到,烽火就能从边境传递中原。

  边境一火起,诸火皆点燃。

  倘若这时代有人能够飞上天空,并且从天空向下俯视而看的话,他会看到整个华夏大地突然出现无数光点,几乎每隔三四十里就有一处。

  这些光点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线,转瞬之间连接了大唐的边境和长安。

  整个华夏大地,气氛骤然紧张。

  战争,来了。

  最先看到烽火燃起的人,永远是守家卫国的兵卒们,这些兵卒看到烽火之后,几乎全都是脸色一白,然后,他们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刀。

  随着烽火冲天,百姓们也会看到,于是整个华夏无论何处,几乎所有的百姓全都面色惨然,有人忽然双膝跪地,满脸流泪望天,喃喃道:“老天爷,开开眼,不要再打仗了啊,千万不要再打仗了啊。”

  烽火继续传递,渐渐到了长安,于是整个长安的气氛陡然一紧,皇宫里直接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鼓声。

  这鼓声乃是战鼓,敲响是为了鼓舞边境,哪怕边境守军并不能听到,但是相隔千里仍要为之敲响。

  守我家园者,自古称为卒,今有烽火边境至,岂不擂鼓而祈福?所以大唐皇宫的这一面巨大战鼓,敲响并不是为了催兵奋尽,它是为了乞求上苍赐福,希望边境守卒能够活着。

  既然是乞求赐福,那就不能男人敲鼓,但见皇宫大门之前,矗立着十几位女子,这些女子全是皇族公主,其中有几个甚至尚未成年。

  敲响赐福战鼓的人,就是这些大唐公主。

  由于战鼓实在太大,所以敲鼓的鼓槌也很大,这些公主们限于体力,敲鼓几下就会气喘吁吁,但她们并没有逃避,各自拿着鼓槌奋力敲击。

  只可惜鼓槌实在太大太重,公主们渐渐变得力有不逮,好几个女子已是额头冒汗,大冷天的浑身已被汗水湿透。

  突然一个少女公主大声疾呼,对所有公主厉喝嘶吼的喊着,鼓舞道:“姐妹们,用力啊。咱们身为大唐公主,平日能为百姓做的事情不多。今日烽火忽起,边境战事重燃,可惜咱们的本事太差,不能像平阳姐姐那样驻守边疆,那么咱们就使出所有力气,敲响这一面上苍祈福之鼓,希望咱们的鼓声可以感动上苍,让我大唐守家卫土的男儿能够活着……”

  祈福上苍!

  让大唐男儿活着!

  于是所有公主再次奋力,重重敲响了这一面祈福的鼓。

  鼓声如雷,震天动地,几乎笼罩整个长安上空,很多百姓主动来到皇宫门前。

  仿佛只是很短很短的时间里,整个皇宫之前已经跪满了人。

  有衣缕阑珊者,跪地而乞天。

  有逃荒流离者,流泪在哀求。

  又有无数平民百姓,整齐划一的叩头,突然一个老者领先开口,仰望苍穹大声疾呼,道:“今我汉家中原,烽火再次燃起,河北边境,必已刀兵,叹我汉家之地,为何总是凄苦风霜,受人抢掠,遭人屠戮,千百年来活的艰辛,几乎代代都是如此……然而我汉家儿女,脊梁永不肯弯下,天如父,民如子,今民子启告父天,我汉家从不缺少男儿,士卒从军者,守土而卫疆,必当奋力厮杀敌寇,不惜热血喷溅三尺,只因这一片土地,乃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,华夏诸位先贤,于筚路蓝缕之中奋斗勃发,一角田,一块地,一粒粮,一颗种,这都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,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抢夺,谁若胆敢抢夺,我们与之拼命,纵使身死,死不足惧,但我汉家守卫边疆之男儿,保家卫国而抛头颅洒热血,只求上苍赐福,护佑男儿活着……”

  这一番话,老者仰天疾呼,瞬间带动无数百姓,几乎狂吼着一起仰天,嘶喊道:“只求上苍赐福,护佑男儿活着。”

  整个皇宫门前,几千上万个声音。

  又有十几位公主,奋力敲动着巨鼓,鼓声如雷之下,百姓嘶喊之音。

  这是何等令人振奋的场景,然而不远处却有人不为所动。

  但见一群世家官员正向皇宫走来,忽听有人笑呵呵的带着嘲讽,满脸不屑的道:“李氏皇族又在搞弄人心了,不愧是能够争到天下的家族。那个老东西乃是李家皇族的大宗正,每次遇到战事都是这老货出来告天,言辞确实铿锵,举止却如乞狗。这等荒唐可笑的举止,李家怎么就不觉丢人呢?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伸手指着那些敲鼓的公主,语气越发嘲讽,再次道:“诸位看到没有,那位陛下竟把所有闺女全都派了出来,其中有个小的,年纪才有五岁,这样的小丫头也能敲鼓吗?这是做样子给百姓们看呐。

啧啧啧,脸都不要了。他还真以为他的所有闺女都能成为平阳吗?他们李家能出一个女帅已经是几百年的福运了。”

  又有一个世家官员紧跟着开口,这人语气同样也带着嘲讽意味,道:“李氏才刚坐了江山几年啊?欠我世家的债务尚未还清。不思与我等共掌天下,却想着从我等手中拿到更多!结果如何?报应来了。仅仅才拿到八个村庄的田亩,却要承受草原突厥的入侵,所得之少,报应之重,等会进宫上朝之时,我真想看看那位陛下的脸,想必脸色极其精彩,值得吾等浮一大白。”

  一众官员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但是也有官员心性良善,忍不住皱眉提醒道:“突厥入侵掀起刀兵,受苦的总归是我百姓,诸位如此幸灾乐祸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……”

  一众官员顿时望向于他,淡淡笑道:“那是大唐的百姓,可不是世家的百姓。”

  心性良善的官员更加皱眉,忍不住再道:“自古皇族与世家共掌天下,大唐百姓怎么就不是我们的百姓了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一群世家官员笑了起来,似乎是在嘲笑这人的迂腐。

  但见有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带教诲道:“就算皇族与世家共掌天下,我们也不需要去在乎那些黎民,黎民者,黔首也,宛如那韭菜一般,隔了一茬还有一茬,又像是原野荒草,死光了也不会断绝,皇族为什么会在乎百姓,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国,但是我们世家则是不同,我们不需要去在乎百姓……”

  心善官员登时大怒,忿忿反驳道:“所谓国者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民族之聚也。诸位都是汉家血脉,读的都是圣贤之书,然而当此外族入侵之时,怎能说出这种不顾国家的话?”

  可惜,他的愤慨全然无用。

  那些官员不但充耳不闻,甚至有人已经面带不悦。

  终于有个世家官员和此人交好,不忍心看他成为出头鸟,于是走过来将他拉开,小声劝解道:“郑兄,你这是何苦啊。小弟知道你姐姐嫁给了大唐太子,所以你对李氏皇族有些独特感情,但是你应当时刻谨记,你的出身乃是世家。你姐姐为什么会嫁给太子?那是因为皇族要和世家联姻!这种事情不能论及感情,双方只是一种礼仪交换。如此而已,你要认清……”

  这人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何为世家也?顾家不顾国!所谓世世代代不断传递绵延,传递的其实乃是一个‘家’字,世家,世家,世代传递的是家,有家,没国,这才是我们的利益。李氏皇族之所以在乎百姓,是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国,但我们世家不需要在意这个国,因为国若是灭了我们跟着改朝换代就好,照样还是钟鸣鼎食,世世代代传递……”

  那个心善官员怔怔立在当场,好半天后突然长长发出一叹。

  他仿佛已经失去了和众人辩驳的兴趣,只是把目光看向皇宫门前的无数百姓。

  他看着那些百姓不断叩头流泪。

  看着那位李家大宗正的乞告上苍。

  又听耳畔战鼓之声如雷,那些少女公主累的浑身是汗,不知为何,他心里陡然生出一个想法,暗暗道:“李家皇族,做的很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