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五章【1000多亩地,如何能开垦?】

  深夜风寒,遍地积雪,由于今日乃是腊月初八,所以天上并不能看到新月,幸好有着漫天繁星,依稀也能作为照亮。

  从小村往回走的时候,众人的情绪都很不错,虽然没有谈笑风生,然而却是如释重负。

  李世民似乎谈兴颇佳,将他见到的一幕说给了几位麾下,众人刚开始听到那女人呕血吐粮的时候,脸上皆都现出酸楚和同情之色,但是听到李世民话锋一转,说到了顾天涯给了那女人治病的药,顿时全都惊喜交加,心中放下了一大重担。

  大将军段志玄第一个开口,猛然对着顾天涯竖起大拇指,由衷道:“顾兄弟此举,段志玄佩服。”

  旁边张亮同样满脸敬佩,开口道:“这样的结局,真让人舒服。”

  就连伪装成逃荒汉子的秦琼,此时也忍不住说了一句,只不过秦二哥性格沉默寡言,即便开口称赞也只是短短两字,郑重道:“真好。”

  反倒是顾天涯叹息一声,有些艰涩的道:“一母之苦,诸位皆忧。然而放眼整个河北一道,这样的可怜母亲又有多少?”

  众人都是一怔,面上都显怅然。

  李世民伸手拍了拍顾天涯肩膀,大有深意的道:“慢慢来,会好的,当今这个世道,虽然活的艰难,但是只要咱们不肯服输,挺直腰杆努力去改变,那么世事总会变好的,顾兄弟你说是不是。”

  “是!”顾天涯猛然点头,像是突然迸发出强烈战意。

  他忽的仰头看天,望着漫天繁星如水,大笑道:“昔年荀子有言,已然指明道路,大天而思之,孰与物畜而制之?从天而颂之,孰与制天命而用之……”

  此乃人定胜天之语,说的正是不断奋斗,这是战国末期的大贤荀子所言,可惜数百年来很少有人认可这一套。

  李世民微微有些诧异,忍不住仔细打量顾天涯一番,突然像是有些惋惜,叹口气道:“你若是能够生在门阀,怕是早已经名满天下。就算是生在世家,也可以崭露头角。偏偏天意弄人,竟让你出身黔首,这种开局…这种开局……他妈蛋,真是让我李二感觉不爽,我想骂上一句贼老天,骂他竟然瞎了眼……”

  黔首这个词,在战国和秦代乃是对于平民的称呼,但是随着时间慢慢发展,到现在已经有些蔑视的意味,一般用来比喻烂泥腿子,乃是一个带有不屑性的称呼。

  李世民显然并不是蔑视顾天涯,但他为什么会使用这个称呼呢?

  其实原因很简单,他替‘妹夫’感到抱屈。

  反倒是顾天涯满脸释然,口中发出呵呵轻笑,对李世民道:“二哥替我抱屈,小弟甚是感激,但我并不觉得这是遗憾,也不想去抱怨开局不好……”

  他说着又是一笑,再次仰望星空,道:“我确实是个泥腿子,也确实耽搁了十八年,正如二哥你刚才所说那般,我这样的开局比别人太差,但是,我终究还是开局了啊……”

  这一番话缓缓说出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势,就仿佛乃是随意而发,像是在和朋友聊天闲侃。

  但是等他娓娓道来之后,说到那句‘我终究还是开局了啊’,众人却忍不住眼前一亮,只感觉有一种意境悠长。

  我终于还是开局了啊。

  何等简单直白一句话?

  然而语气之中隐藏的那种自强不息,让人不知不觉就感受到了顾天涯的坚韧。

  晚了十八年又能如何?我毕竟已经开始了起步。

  能如此,已很好。

  李世民目光直直盯着顾天涯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慨和感叹。

  明明是个胸襟广阔的人,偏偏限于出身只能困顿度日,整整十八年来,窝在一个小村,不但日子过得极其寒酸,据说还经常受到别人欺辱。

  比如那个密云孙氏,在李世民眼中算个什么东西?密云孙氏尚且算不得东西,他家的下人更是狗都不如……但就是那些狗都不如的货色,竟然时常欺辱他的这位妹夫。

  李世民一旦想起此事,顿时感觉心中怒火升腾,他眼中明显杀机一闪,猛然冷哼一声道:“欺负我妹夫……”

  他这一声的声音很小,仿佛是从牙缝里哼出,顾天涯一时没能听清,忍不住好奇转头看他,问道:“二哥你说啥?”

  可惜李世民并未给他再次重复,反而先是把自己的语气微微一转,看着顾天涯道:“我今次过来河北,不会待的太久,毕竟家中事务繁重,积攒太多会有不利,我在来此之前,打的主意乃是帮着昭宁把一把关,来此之后虽只半天,但是对你已是颇为满意,所以你和昭宁的事,在我这里已经毫无阻碍。既然你已在我这里过关,也就是意味着你从今天开始是我的妹夫……”

  直到说完这话,李世民才又重提刚才所说,陡然他眼中再次闪现杀机,一脸森然道:“虽然我在河北不会待的太久,但是并不代表我不能帮你做点事。我来此之间就曾跟人说过,我会给你送一点见面的礼。”

  顾天涯何等聪明,瞬间就明白李世民想干什么,所以他几乎想也不想直接开口,急急阻拦道:“二哥万万不可,此事暂不能做。”

  李世民顿时一怔,目光看向于他,略显不悦道:“你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心性太过软弱,遇事瞻前顾后,如何能有作为?”

  说着突然冷哼一声,明显是在谆谆教诲,又道:“既然降生成为大好男儿,当有报仇不隔夜之心,所谓睚眦必报,说的就是咱们这种人,倘若是在弱势之时,隐忍确实事件好事,但是现在有二哥给你撑腰,你再隐忍就显得颓废,你给我记住了,

当你有能力报仇之时一定要报,那个密云孙氏的管事曾经欺辱过你,那你就把他们整个密云孙氏全都给屠了,一人惹我,全家遭殃,此乃一仇千报,才是吐气扬眉。”

  不愧是李世民,这才是李世民,年轻时期的李世民锐气勃发,宛如一柄难以收鞘的利剑,若论李世民的杀心之重,未必比战国的白起小了。

  但是顾天涯仍旧急急摇头,再次道:“二哥所说全都有理,但是此事真不能做。”

  他生怕李世民再起不悦,连忙伸手一拉李世民的胳膊,然后话也不说,拉着李世民快步而走。

  李世民一时被他弄懵,不明白这又是想干什么,幸好时间并未耽搁太久,顾天涯很快拉着他走到一处地方。

  这里正是小村之外,放眼一望全是田野,地上厚厚积雪,皑皑连成一片。

  只见顾天涯伸手指着眼前雪原,转过头来看着李世民道:“二哥你且看看,此处有地千亩。”

  他不等李世民开口,再次又道:“这一千多亩地,是我从密云孙氏讨回的,不止这个村子讨回了一千多亩,其它七个村庄同样也讨回了一千多亩,但是这些土地并不是我的私产,而是八个村庄百姓的原有财富,我这阵子正和昭宁商量,准备给百姓们授田发还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

  李世民心中微微一动,隐约已经猜到顾天涯想说什么。

  果然只见顾天涯再次指着眼前雪原,开口又道:“河北战乱许久,土地伤了元气,所以哪怕曾被密云孙氏经营,但是这些土地大多都是薄田。为什么呢?因为种地的人手不够用。导致土地荒芜,只能算是薄田,而薄田想要产粮,是需要重新开垦的……”

  他语速极快,生怕被人打断了思绪,紧跟着道:“眼前这一千多亩,要分给妞妞她们整个村,二哥你刚才也进村看过了,妞妞她们村里只有十来户,并且没有男丁,全是老弱妇孺,一千多亩地,十来户人家,每家至少能分一百亩,明年春季就得开垦出来,这是一份很艰辛很吃力的大活,即便是成年壮汉也要脱一层皮,但是咱们已经知道,妞妞她们村里全是妇孺……”

  顾天涯说到这里,终于停了一停,转头看着李世民道:“二哥你现在应该有所明悟了吧,我担心的是那些老弱妇孺,我想问一问你,你觉得她们如何才能开垦这么多地?”

  李世民明显陷入沉思,隐隐已经皱起眉头。

  顾天涯向他抛出了问题,他自己也像是在问自己,喃喃的道:“是啊,妇孺们如何开垦这么多的地?”

  他知道只要自己想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,就能知道顾天涯为什么暂时不去碰触孙家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【注:本章所写,符合历史,因为古代田产极差,所以一家百亩并不算多,请读者先别急着开喷,不信可以去查资料,事实上,山水是往少了写的呢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