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四章 【顾先生,愿您长命0岁】

  女人样子像是痴傻了,仍旧呆呆立在那里。

  足足好半天之后,猛见她噗通一声跪倒,她仰头看着顾天涯,满脸都是磅礴泪水。

  顾天涯吃了一惊,伸手想拉她起来,然而女人却固执的抗拒,突然大哭开口道:“您别拉我,您千万不要拉我,让我给您磕个头吧,否则这药我拿着不安心!”

  她头颅拱地,呜呜大哭,又道:“顾先生,我知道,您根本没有生气,您的生气都是假装,这是价值一千贯的药啊,您是在担心我舍不得吃,顾先生,我谢谢您!”

  她不断磕头,任凭顾天涯怎么拉也拉不起,她哭的那般大声,双手死死抱着那一盒药。

  李世民在一旁看的眼睛酸楚,陡然伸手帮着顾天涯一起拉她,两个大男人一起使力,终于强行把女人拉了起来。

  但是女人也不知哪里来了力气,猛然竟是挣脱开来又跪了下去,呜呜哭道:“求求您,让我跪着吧,您不想我给您磕头,那您让我给你跪一会行吗?否则的话,我心里不安生。顾先生,奴家求求您了。”

  顾天涯颓然一叹,语带艰涩道:“大嫂,您这是何苦。”

  却见女人跪在地上,身后抹了一把眼泪,忽然样子像是变的痴呆,仿佛喃喃自语一般的道:“像我这样的寡妇,活的像一滩烂泥,自打我家男人没了以后,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人会拉扯我,所以我不再把自己当成个女人,我强迫自己像个牲口一样去活……”

  她再次擦了一般眼泪,痴痴傻傻又道:“每当我支撑不住的时候,我就告诉自己不要泄气,因为我只是一头牲口,牲口是最能吃苦耐劳的,可我毕竟是个女人啊,我心里也渴盼着有人疼,可是自打我家男人没了,这世上谁还会有谁在乎我?”

  她说到这里之后,猛然抬头看着顾天涯,不知为何,含泪带笑,喃喃轻声道:“顾先生您知道么,我原本以为自己说不定哪天就累死了,死的没声没息,就像牲口一般躺倒在地,没人在意,没人留心,我对这种事早已经无所谓了,因为我感觉自己活着和死了没啥两样……可是今天晚上,我受到了顾先生的照顾,这让我突然觉的,我原来还是个活着的人,这世上还有人在可怜我,这世上还有人在在意我,原来我不是一头牲口,原来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”

  她双手抱着那一盒药,手指轻轻在上面摩挲,她抬头看着顾天涯,眼中的泪水再次汹涌,忽然又大哭起来,哀求道:“顾先生,您让奴家给您磕头吧。谢谢您,让我不再是一头牲口。”

 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重重的朝她点了点头,一脸郑重的道:“好!我答应了。”

  女人顿时欢喜起来,大哭着给他磕头。

  这时旁边忽然伸过一只手,狠狠的在顾天涯肩膀上一拍。

  但见李世民面色带着敬重,口中却咬牙切齿一般,他盯着顾天涯道:“顾天涯,算你狠,我李二这辈子不怎么服人,但你小子今天算是让我开了眼。”

  顾天涯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,语带歉疚道:“二哥,对不起,我刚才说要干点开心的事,结果却让你又难受了一回。”

  哪知李世民缓缓摇头,忽然口中长长吐出一口气息,指着跪在地上的女人道:“此乃世上最能让人开心的事。”

 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,忽有一种莫逆于心。

  ……

  此时已是深夜,两人不便久留,所以先由李世民开口告辞,直接出村去喊来了段志玄,然后他亲自抱着小丫头妞妞,再次返回来把孩子送回到家。

  顾天涯则是不断叮嘱,一定让女人记住按时吃药,他在临走之时,忽又在茅庐里扫视,最后把目光停在墙角的干草上面,仿佛下命令一般道:“今年冬天实在太冷,睡在地上容易冻坏,尤其是你这个病,更不能睡地上。”

  他说着不等女人开口,再次又道:“我会请人给你家弄个床板,再请人帮忙缝制一套铺盖,这些花销暂且记账,等你赚钱记得归还。”

  女人顿时有些犯愁,小声小气的道:“奴家体格太弱,雇主不愿意给钱。每天只给一斤粮食,算是我干活的工钱,顾…顾先生,奴家很难攒出钱来。”

  “那是以前,以后不回了!”

  顾天涯温和一笑,看着她道:“从明天开始,

你到顾家村干活,至于粮库里的差事,推掉以后莫要再去。”

  女人明显惊喜起来。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温声又道:“咱们顾家村那边的情况你应该听说了,妇女干活一天最少能赚五文工钱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驿站免费管饭,热粥敞开了吃。到了晚上收工之时,还能盛取一碗肉汤,你家妞妞是我的徒弟,本就可以免费享受肉汤,所以你收工之后的肉汤可以留给自己,正好可以将养你的胃病早日康复。”

  女人更加惊喜,但也有着忐忑,忍不住懦懦问道:“我听说顾家村已经雇足了人手,我们村里想去做工的都被劝了回来。”

  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,目光像是看了一眼门外不远的李世民,仿佛喃喃自语的道:“那是以前事少,所以才雇几十口人,以后肯定不是了,我会雇佣更多的人。”

  女人顺着他的目光也朝外面看去,忽然小心翼翼的轻声问了一句,道:“外面那位先生是个大人物吧。”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点头微笑道:“是!”

  他拱了拱手,告辞道:“天不早了,你早点睡吧,记得生一堆火,别把我徒弟给冻着,她以后可是要出人投地的,冻坏了可没法继续上我的夜校……”

  这依旧是用孩子的未来吓唬女人听话。

  女人看了熟睡中的孩子一眼,连忙点头答应道:“顾先生放心,奴家今晚保证生火,我以后能去顾家村挣钱了,再也不会舍不得浪费柴火。”

  顾天涯终于放心,这次真的道别而去。

  此是深夜,呼啸寒风,女人一直站在门口恭送,看着顾天涯的身影走出很远很远。

  直到她再也看不到顾天涯的背影,她才眼中再次流出滚烫的热泪,她双手使劲搂着那一盒药,口中喃喃的发出一声祝福,道:“顾先生,愿您长命百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