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二章 【伟大的小偷,染血的粮食】

  夜间赶路,比白日难。

  李世民怎么也不会想到,顾天涯带着他走了一个时辰之久。

  足有十里。

  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小村。

  李世民不问此行目的,先是看向顾天涯怀中的小丫头,他语气明显带着震惊,缓缓吐出一口白气,道:“这孩子为了给你见礼,竟然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。小小年纪,坚韧异常,唯一可惜的是个女娃,否则将来必然大有作为。”

  顾天涯像是没有听到,抱着小丫头继续前行,直到走至小村村头之时,他才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,极其轻微的开口道:“你小点声,这孩子睡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目光看向李世民身后的段志玄和张亮,轻轻出声又道:“您二位哪个可以搭一把手,帮我抱着这孩子一会儿。”

  两员大将明显不解其意,忍不住朝着李世民看了过去。

  李世民微微思忖一下,随即也轻轻出声道:“他这是想带我去看某些事,不方便让孩子也跟着看见。”

  两员大将这才明白过来。

  段志玄连忙上前两步,小心翼翼伸出手来,同样轻声道:“我来抱着吧。”

  顾天涯点了点头,轻手轻脚的将孩子递了过去。

  直到这时,他才再次看向李世民,忽然口中一声叹息,略显苦涩的道:“你刚才称赞这个孩子性格坚韧,说她竟然能够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,现在我告诉你,这根本不是坚韧……”

  李世民微微一愣,下意识问道:“那是为何?”

  顾天涯仰头望天,仿佛喃喃呓语吐出几个字,道:“吃苦吃习惯了而已。”

  李世民登时呆立当场,只觉脑中轰然一响。

  吃苦吃习惯了而已。

  所以才能一个小孩子走出这么远的路。

  哪怕顶着寒风,也能坚持下来。

  顾天涯忽然抬脚而行,直接朝着小村之内走去,一边走,一边又道:“我今夜选择护送这个孩子,确实是想引你跟过来看看,等会还请二哥莫要太过震惊,万万不可惊扰了这孩子的母亲。”

  “这孩子的母亲?”李世民目光微微一闪,隐约感觉事情即将水落石出。

  他见顾天涯已经进村,连忙也抬脚跟了上去,至于段志玄和张亮等人,则是小心翼翼抱着小丫头在村口等候。

  顾天涯领着李世民一路而行,口中忽然像是在喃喃自语,道:“现在这个时辰,小丫头的母亲应该已经回家,所以,咱们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  说完之后目光四下打量半天,辨别了方向之后继续往前行走。李世民保持一言不发,跟在他后面默默而行。

  渐渐的,前方出现一栋小草屋,矮塌塌的,给人一种随时会被寒风吹倒的错觉。

  顾天涯回头看了李世民一眼,示意两人放轻脚步小心的接近,李世民缓缓点了点头,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。

  这栋小草屋连个院子也没有,但是门前的积雪却是清扫干净,也正因为地上没有积雪,所以踩上去不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,两人慢慢走到屋边,小心翼翼凑到了窗户边缘。

  顾天涯站在窗户左侧,李世民站在窗户右侧,两人一齐俯身弯腰,透过窗户的缝隙朝里看去。

  李世民的脸色很快变的震惊起来。

  但见小草屋内,几乎家徒四壁,唯有墙角之处铺着一些干草,这家竟是穷的连个睡觉床榻也无。

  耳听顾天涯极为轻缓开口,道:“密云县里有当铺,床板也可卖几文,因为,大户人家可以劈了床板做柴火。”

 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这家的床榻已经卖给当铺了。

  李世民缓缓点了点头,但却没有开口说话,他隐隐能够感觉到,顾天涯想要他看的肯定不是这个事。

  也就在这时,猛听草屋里面响起‘呕呕呕’的响动,李世民顿时心里一动,连忙再次趴在窗户的缝隙上观瞧。

  这时他才发现,屋中墙角似是有个岣嵝的女子,那女子乃是半跪在地上,用一只手扶着一个藤筐,至于她的另一只手,则是使劲的往自己嘴里面塞。

  她在抠自己的喉咙。

  “呕,呕呕!”

  人抠喉咙,就会呕吐,这是常识,谁都知道。

  所以那女子也在呕吐,呼啦啦吐出了许多的东西。

  李世民瞳孔猛然一缩,脸上显出不可置信的震惊,他已经看清那些吐出之物,赫然是带着谷壳的粮食……

  那女子把粮食全都吐在了藤筐之中。

  由胃,到筐。

  吐完粮食之后,她已脸色苍白,然而却像是如释重负,脸上现出难以形容的温柔。

  她看起来像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。

  她看起来像是完成了今天必须完成的大任务。

  李世民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女子为什么要这般的糟践自己。

  这时顾天涯的声音再次响起,虽然极低但却像是炸雷,在他耳畔道:“二哥你看到没有,粮食上面沾着血,你知道为什么会沾着血吗?因为这个女子的胃部已经坏掉了。”

  李世民怔怔发呆。

  只听顾天涯叹息一声,语气十分苦涩的道:“她每天都要抠自己的喉咙,每天都要让自己吐粮一次,我虽然不知道她做这事做了多久,但是我知道她的胃部已经废了。”

  “为…为…为何要这样?”

  李世民只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打哆嗦。

  但见顾天涯看他一眼,语带艰涩的道:“原因么,很简单,她虽然努力干活做工,然而挣不足养活孩子的粮食,但她身为一个母亲,只要有一丁点办法也不愿放弃,所以,她选择了偷吃……”

  顾天涯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像是带着某种深意,再次看向李世民道:“

二哥,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,这个吐出粮食的女人,她是在粮仓里面做工。”

  李世民像是已经傻了,怔怔站在窗户旁边发愣。

  这女人在粮仓里面做工,然而她却挣不足养活孩子的粮食。

  所以她选择了偷吃,带回家中再吐出来。

  每天抠一次喉咙,拼命吐一次粮食。

  虽不知她干这事干了多久,但知道她的胃部已经坏了,因为,那些粮食粘有血迹。

  那是她胃里的血。

  人毕竟不是动物,上苍并没有赐给人回吐的功能,明明上苍不曾赐予,这个女人却能做到,原因很简单,她要养孩子。

  这时只听顾天涯再次开口,声音无比艰涩的道:“她在粮仓里的差事,乃是负责晒湿晾干,每当收工之时,会被搜查全身,但是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搜到她偷粮的把柄,因为她偷粮的工具乃是自己的胃。监守者,自盗,嘿,真是一个不错的好办法。”

  监守者,自盗?

  李世民喉咙仿佛堵住一块石头,好半天之后方才极其艰难一笑,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重新审视我曾学过的语句。”

  监守者,自盗!

  这是一个用来贬斥的词语。

  然而放在这个女人身上,竟让这个贬斥词语变的灼灼生光。

  李世民忽然再次看向屋中,仿佛喃喃自语一般的道:“她用这种办法养育了自己孩子活着?”

  顾天涯凄苦一叹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忽然转头躲闪开去,他不愿意让李世民察觉他的泪水模糊了眼睛,只是在口中轻轻发出一声哽咽的笑。

  像是解释般道:“世间有一种伟大,叫做孩子的母亲。”

  女人,为母则刚。

  她用自己的胃,偷回了养活孩子的粮。孩子吃的每一口饭,上面都沾染着母亲胃里的血。

  也就在这时,忽听屋里又有响动,似是那个女人正在喃喃轻语,声音里面带着无比的温柔,不断的道:“我的丫头应该快回来吧,我得赶紧把粮食洗一洗,我不能让她看到我吐了血,否则可会把她给吓坏了,孩她爹,你放心,我有本事的很呢,咱家丫头没饿着,只是我的胃越来越疼了,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,孩她爹,我真想你啊,想你能给我揉揉肚子,因为我胃里真的好疼啊……”

  这一番喃喃轻语,终于显出了一个女人的柔弱。而李世民这个心性坚韧的大唐秦王,也终于扛不住一双虎目溢出的泪光。

  他已经明白,这就是顾天涯想要带他看的事情。

  但是他知道,顾天涯绝不仅是只带他看上一看。

  此举必有后续,故而才会如此。

  顾天涯费尽这么大的心思,肯定是对他有着某种请求。

  若是别人对他耍这个心机,李世民怕是早已心生杀意,然而顾天涯对他耍的这个心机,李世民竟然有种急着想答应的冲动。

  他还不知道顾天涯想要的是什么。但是他在心里早已经开始答应了。

  他目光直直看着顾天涯,等待着这个‘妹夫’提要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