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一章【带着李世民去看1看】

  顾天涯微微迟疑一下,目光下意识看向燕九等人,那些悍卒登时站起身来,齐声道:“先生放心,我们去送。”

  他们平日里称呼顾天涯兄弟,但是在夜校里自有一套规矩,哪怕顾天涯多次提议大家不要这么喊,但是悍卒们仍旧坚持着他们的执拗。

  或者这并不算是执拗。

  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赤诚。

  古来尊师重道一说,便是军中粗汉也肯遵守。师者,传道,授业,解惑也,教人学识,改人命运,所以地位如父一般,当有恭敬之礼敬上。(注:这是古人的规矩,读者们别拿现代情况硬套啊)。

  却说整个顾家村驿站,拥有驿卒多达一百人。而今夜前来孩子有多少?满打满算也只有八十个。

  驿卒们若是去送学徒,路途上的安危必能保证。

  便是一卒护送一娃,人手也足够用了。

  顾天涯顿时放心下来,忽然拱手朝着众人一礼,郑重道:“诸位兄弟,有劳辛苦。”

  那些驿卒齐齐躲开,不肯接受他的行礼,纷纷道:“先生莫要如此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  又见燕九越众而出,一脸庄重的道:“虽然我等兵卒年纪已大,但与这些孩子份属同窗,我们至今仍能清楚记得,顾先生在夜校第一课的那番教诲,夫天下万人皆可争,夫天下万人皆可敌,唯同门学子之间,需相帮扶持以助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,神情更加庄重,大声又道:“眼下我等壮硕,自该照顾同门,等到这些同门长大成材,我们这些兵卒垂垂老矣,那时将会反过来,需要他们照顾我。”

  这话听的李世民眼睛一亮,段志玄和张亮忍不住喝一声采,三人几乎同时开口,下意识道:“好一个兵卒的归宿,真希望所有同袍如此。”

  哪知燕九胸膛一停,忽然伸手指向茅庐的门头,大声道:“这可不只是兵卒的归宿,这是我们天涯书院的传承!既是相帮以扶的校风,也是传承延续的责任,哪怕经过百年千年之后,此律也是不可更改的铁则。”

  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,简直不像是出自一个老兵油子之口,李世民等人听的啧啧称奇,目光忍不住顺着燕九的手指看去。

  这时方才发现,原来茅舍的门头上挂着一块匾额,那匾额制作的极其简陋,乃是用一块木板劈砍而成,上面隐约四个大字,并没有漆金和描红,但是字体写的极为规整,赫然乃是‘天涯书院’四个字。

  众人留意到匾额之后,视线不由看向门的两侧,于是又有新的发现,原来门框之上各有一行联语……

  那两行刻字同样没有描红漆金,所以在暗夜里不怎么显眼,若非刻意观察,很容易忽视过去。

  段志玄虽然是个武将,然而早年之间曾经读书,他举目看着茅庐牌匾,又看看左右两侧的刻字,忽然有感而发,忍不住开口道:“楹联虽然简陋,但已像个学堂,所谓麻雀虽小,然而五脏俱全,能在起步之时恪守学道,显然做事之人预想的很远。

  李世民缓缓点头,转头看了顾天涯一眼。

  他对这位‘妹夫’的重视又高了三分。

  ……

  这时代并没有对联之说,但是楹联已经开始讲究工整,然而门框上的刻字竟然不是对仗,左右两句的字数明显是一多一少。

  左面上联,字数七个。

  右面下联,却是九个。

  李世民有些好奇,忍不住俯身去看,他顺手从一个兵卒那里拿过火把,借着火光开始念诵起来。

  安得广厦千万间

 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

  句子一左一右,字数一七一九,明明对仗不够工整,然而读起来异常顺畅,那不是字数上的顺畅,而是意境上的悠远。

  李世民明显已被镇住,陡然转头看向顾天涯,他盯着顾天涯足足得有四五个喘息,最后才满脸肃重的缓缓开口,道:“你有此志,堪称雄伟,倘若将来真能做到这一副楹联所述,你绝对可以立地封圣成为一代宗师。但是,可惜……”

  “可惜很难,是也不是。”

  顾天涯忽然接口,语气带着艰涩。

  李世民深深看他一眼,苦笑着叹息了一声。

  盖起广厦千万,满足天下穷人读书,这是何等雄伟大志,便是他这个大唐第一王爵也不敢想。

  就算敢想,也做不到。

  纵观古往今来,谁也没这能力,哪怕他能继承皇位成为皇帝,对于这事仍旧还是有心无力……

  ……

  这时那些驿卒已经走向远处,各自选择了一名孩童护送回家,驿卒乃有一百,孩童不到八十,所以人手足够用,无需担心照顾不周。

  但是顾天涯不知为何,突然竟也抬脚向外走去,大声道:“孩来谢师,师已接礼,自古师道有言,视徒应当如子,今夜寒风凛冽,岂让学子孤身。”

  言下之意,不说自明,他也要去送送孩子,陪着某一个学童回家。

  众人都是一怔,大将军张亮略显迷惑开口,一脸愕然道:“刚才那个田桃桃离开之时,他曾说过一句‘谁都可以送唯独他不能送’。怎么这才一转眼的功夫,他自己把自己的说法推翻了?”

  旁边段志玄看着顾天涯一路走远,沉吟猜测道:“也许他比较看重某个小娃,所以才会去专门送上一送。”

  唯有李世民像是心有感悟,忽然开口道:“他这只是一个借口,他其实有着别的目的,若是本王猜测没错的话,他是想引我去看看某些事情。”

  众人又是一怔,面上迷惑更浓。

  大家全都想不明白,李世民为何会有这种猜测。

  明明顾天涯说的乃是去护送孩子,怎么到您这里就成了请您去看某些事情?

  却见李世民深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举步走入寒风之中,他一脸肃重颜色,朝着远处打个招呼,长笑出声道:“既然天涯相邀,李二岂敢不从。”

  这一番话的语气,竟是没把顾天涯再当成妹夫小弟,反而极其郑重以待,像是面对饱学大儒。

  段志玄和张亮对视一眼,两员大将立时跟了上去。就连黄脸汉子秦琼。也是急急抬脚跟去。

  他已顾不得泄露身份的可能。

  毕竟那是秦王殿下,不能让他轻易涉险。

  反倒是长孙王妃微微迟疑一下,最终却没有选择跟着李世民随行。

  ……

  此时已是夜间戌时,寒风显得更加刺骨,但见顾天涯大踏步而行,很快走到了一个孩子身边。

  那是一个瘦弱女娃,年纪和田桃桃相差不大,小丫头身上的衣物很是单薄,脸蛋儿明显已经冻的发青。

  她为了获得暖意御寒,正在不断跺着两只小脚,她虽然已经冻的瑟瑟发抖,然而看到顾天涯的时候登时满脸惊喜。

  她一下子张开了双手,急急的朝着顾天涯扑来,她仰起小小脑袋,冲着顾天涯甜甜而笑,欢喜喊道:“先生,先生,您是要送我回家吗?您竟然选择了送我回家呀。”

  小孩子的心思,这般的容易满足。

  这一刻,她似乎不觉得冷了,哪怕她仍是瑟瑟发抖,然而一张小脸全是开心。

  河北道的这些孩童,大多不曾享受过父爱,所以当顾天涯选择送她回家的时候,这个小丫头仿佛感受到了父亲的关怀。

  有父亲的孩子,不怕冷。

  这是无数河北道孩子渴望许久的美梦。

  而现在,小丫头感觉自己的美梦成真了。

  她一张小脸上全是幸福之色……

  寒风呼啸之间,她努力挺直瘦弱的身躯,她强撑着不让自己打哆嗦,想要表现出自己没有被寒风给冻着。

  她为什么这么做?她只是不愿意顾天涯担心,她渴盼着顾天涯能够送她回家,让她感受到母亲所说的那种父爱。

  她眼中那种祈盼无比的光彩,几乎能把任何人的心给点燃。

  顾天涯只觉得鼻尖酸楚,眼睛里像是吹进了砂砾一般难受。他猛然弯腰下去,伸手将小丫头抱起,十来岁的女娃,体重轻的吓人,瘦的皮包骨头,冻的浑身发抖。

  顾天涯几乎想都没想,直接解开了自己的扣子,他将小丫头裹在怀中,努力让自己满脸微笑,柔声道:“揽住先生的脖子,今晚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小丫头何止是揽住他的脖子!

  小丫头整个脑袋趴在他肩膀!

  那种幸福和依赖,能把人心给化了,恰好此时李世民大踏步而来,听到小丫头柔柔喃喃的欢喜声,不断呢喃道:“先生,先生,我好暖和啊,真的好暖和啊。这就是父亲的怀抱吗?原来我娘真的没骗我……”

  李世民只觉脚下一个踉跄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久经战阵的身躯竟然有些站立不稳,他怔怔看着顾天涯,怔怔看着小丫头,忽然像是愧疚丛生,口中轻轻吐出几个字,道:“吾于河北,罪孽深重矣。”

  当年为了干掉窦建德,他带着玄甲铁骑杀伐酷烈,那时只认为杀的乃是一个一个敌卒,现在却感觉杀的都是一个一个父亲。

  也许眼前这个小丫头的父亲,就是死在自己的天策府铁蹄之下。

  他几步走上前来,伸手想要抚摸小丫头的额头,然而手臂抬起之后,忽然又迟疑着缩了回去。

  他猛然探手自己腰间,刺啦一声撕下衣衫一角,他将这角衣衫递向小丫头,一脸郑重的像是做出承诺,道:“我送你个礼物。”

  小丫头有些迷惑,躲在顾天涯怀里不敢伸手去接。

  但是顾天涯却突然开口,温声鼓励道:“拿着,收好,等你长大之后,拿着这东西去找他要礼物。”

  小丫头这才鼓起胆量,小心翼翼的把布片接住。

  接住布片之后,先是看了顾天涯一眼,然后才看向李世民,甜甜说了一句道:“谢谢您的礼物。”

  李世民轻轻吐出一口气,柔声夸赞道:“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。”

  说完看向顾天涯,脸色再次变的肃重,道:“走吧,带我去看看,我知道你此举必然大有深意,今夜我李二跟着你学上一课。”

  顾天涯不置可否,陡然抬脚而行。

  李世民几乎毫不迟疑,紧紧跟上顾天涯的脚步。

  他已经印证了自己的猜想,顾天涯肯定要带他去看某些很重要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