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八十章 【腊日之夜,1声恩师】

  李世民和顾天涯两人正说着话,忽见门口走来几个兵卒,兵卒们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热粥,领头一人正是老兵油子燕九。

  燕九并不进门,只是站在门口,道:“说来也是巧合,今天乃是腊日,兄弟们煮了一些热粥,想请顾先生和客人们尝一尝。”

  他平时称呼顾天涯,都是喊做顾家兄弟,然而处在学堂之时,却是恭恭敬敬的称呼先生。

  李世民微微有些意外,对这个老兵油子颇为赞赏。

  燕九打过招呼之后,那些兵卒们方才进屋,转眼之间,一碗一碗热粥送上,李世民等人确实有些饿了,席地而坐开始狼吞虎咽。

  顾天涯和昭宁明显也没吃过晚饭,正好陪着众人一起进餐,然而还没等他俩端起碗来,忽然听到门外有着动静,似是一个女娃,声音带着弱弱。

  只听她道:“请问,顾先生在么?”

  众人都是一怔,大冷天的怎么有小孩子来?莫非是哪个村子的娃娃攒了粮食今天吃饱,所以才会连夜赶路过来夜校听课?

  顾天涯连忙放下碗筷,快步走到门口去接,入眼所见,才发现寒风之中站着一个小姑娘。

  那小姑娘约莫十来岁上下,正把两只小手放在嘴边哈气取暖。

  由于天气有些冷,小姑娘两脚不断在地上跺着,她脚边还放着一个小篮子,上面用一块破旧红布盖着。

  顾天涯愣了一下,迟疑道:“你是田家庄的田桃桃?为师记得是我给你取了大名。”

  上过夜校的娃娃足有几十个,其中既有男娃也有女娃,但是不论是男是女,顾天涯每人都给取了一个大名。

  这个田桃桃他心中有几分印象,似乎是爹爹早年被抓了壮丁死在战场上,由于田桃桃的母亲体弱多病不能做工,所以只能带着孩子到处乞讨过活。

  小姑娘听到顾天涯喊出自己名字,顿时开心嫣然一笑,欢喜点头道:“我正是田桃桃,顾先生您给取的名。”

  说着忽然屈膝下去,竟然冲着顾天涯恭谨一拜,娇声道:“一年之末,腊日时节,您曾经教过我们,这代表着春日将来,所以是个大日子,咱们百姓看的重,小徒得家母命令,前来给先生见礼。”

  顾天涯连忙去拉她,可是小姑娘坚持拜完一礼,然后从地上拎起小篮子,仰起小脑袋一脸孺慕的看着顾天涯,道:“腊日,谢师,可惜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,我娘亲带着我讨了一些百家饭,想着给顾先生送一点作为束脩,感谢先生含辛茹苦,如父一般教导徒儿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小心翼翼揭开篮子上的破红布,有些羞涩低头道:“都是些剩饭,但是徒儿家里实在太穷,还请先生不要介意,以后徒儿会送真正的好东西孝敬您。”

  顾天涯忽然鼻子有些发酸。

  他怔怔看着小篮子里的东西,分明是一块被人咬掉一半的糙饼子,两个干冷发黄的窝窝头,旁边还搁着两块咸菜疙瘩,另外还有一个残破小罐似乎装了一些液体。

  这是一个孩子的谢师礼,全是乞讨百家饭凑来的。

  田桃桃小脸忽然很是严肃,趁着顾天涯不注意恭恭敬敬跪倒下去,小姑娘左手拿起那个窝窝头,右手举起残破的小罐,然后十分期待仰着小脑袋,道:“顾先生,您吃一口,喝一口,天气有些冷,拜完您以后徒儿还要回家,家里没有被子褥子,我要帮娘亲暖和睡觉的干草窝。”

  顾天涯只觉鼻子发酸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  他生怕被孩子看到,赶紧转头偷偷擦去,然后转过头来装出微笑,伸手接过小丫头手里窝窝头和残破瓶子。

  他将窝窝头狠狠咬了一口,打开残破小罐一口喝下去。

  小罐里面并不是酒,而是很少很少的一点稀粥而已。喝下之后肚子很凉,让人忍不住打个哆嗦。

  但是顾天涯忽然仰天大笑,笑中带着哭音,大叫道:“好,好得很,这是我一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酒,也是我一辈子吃过的第一个学生送来的饭,桃桃,为师没有白白教育你,为师没有白白教育你,你很懂事,你真的很懂事……”

  明明是冰冷的一口稀粥,他却说成了是答谢师长的好酒。

  小姑娘甜甜一笑,跪在地上再次拜了一拜,告别道:“顾先生,徒儿要告辞了,跟您求学多日,赐我学识教我做人,徒儿年龄虽浅,但是知道感恩。”

  忽然小脑袋骄傲仰起,脆声朗诵一首诗,道:“玉壶存冰心,朱笔写师魂。谆谆如父语,殷殷似友亲。轻盈数行字,浓墨一生人。此情难答谢,成功再谢恩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顾天涯大赞一声,一把将小丫头拉起来,抱在怀里道:“地上冷,别跪着,跟我到屋里暖和一下,等会我亲自送你回家。”

  田桃桃摇了摇头,嫣然笑着拒绝道:“就不麻烦先生了,徒儿自己熟悉回家的路,娘亲还在家里等着,我得赶紧回去让她安心。今夜我不是来听课的,我是专门来感谢顾先生的。谢过师恩之后,得回去陪着娘亲过节,毕竟是腊日呢,是咱们老百姓的大日子。”

  说着冲顾天涯再次一拜,转身顺着道路小跑离去。

  夜色沉沉,北风呼呼,顾天涯身边忽然人影一闪,李世民等人同时站到他身边。

  众人都是面带感慨,怔怔看着夜色中远去的田桃桃。

  大将军段志玄像是心里有些难受,皱眉盯着顾天涯手里的窝窝头,忍不住道:“这个孩子这么穷,你竟然吃她的东西。”

  顾天涯看他一眼,语带艰涩道:“这你不懂,我必须吃。”

  旁边另一位大将军张亮看了看漆黑的夜色,语带担忧道:“

天黑路滑,你应该送送她。”

  顾天涯缓缓摇头,再次郑重道:“谁都可以送,唯独我不能,她是来感谢恩师的,我需要收下她的感谢。如果我去送她,会把她的感谢打个折扣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我可以对她好三百六十四天,唯独这一天我得享受她对我的好,唯有这样孩子心里才欢喜……”

  这时忽见一个黄脸汉子大踏步走入夜色,沉声道:“你是他的师尊,谢师之日不便去送,但我是个逃荒的汉子,我替你送一送便是。”

  这次顾天涯没有说话,显然是默许了他的举动。

  哪知就在这时,黄脸汉子忽然又从黑夜中走了回来,他脸上明显带着吃惊,怔怔看着顾天涯欲言又止。

  顾天涯心里一动,连忙朝着黑夜中看去,忽然看见前方传来无数光亮,但见一个一个小孩子在寒夜中显出身影。

  足足得有几十个孩子,全是夜校招收的学生。

  这些小孩身边并没有大人跟着,个顶个都是独自顶着寒风而来,忽然全都跪倒在雪地之中,呼啸风声盖不住孩子们齐声高呼的谢师声。

  “顾先生,腊日好,我们谨记先生教诲,做人当有迎难而上之恒心,哪怕再穷再苦,哪怕活的挣扎艰难,但是我们不畏惧,不恐惧,我们会奋起努力,靠着拼搏成功,赚得钱粮,回哺娘亲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让我家人脱离穷苦,可以过上吃饱饭的好日子,此夜虽然天黑路滑,但是我们不让母亲陪同保护,我们特来感谢您的教诲,腊日之节给您见礼……”

  猛见屋子里的孩子也窜出来,包括程处默三个小东西,这些孩子也都跪倒在地,重重给顾天涯磕头行礼,一起大喊道:“我们也一样,腊日直接给您见礼。”

  李世民怔怔看着眼前一幕,好半天后突然语带感慨开口,道:“刚才那个田桃桃,只是一个农家娃,然而受你教导之后,谈吐之间已经有了气象……”

  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还有这些孩子,同样也是苦寒出身,但是他们受你教导之后,竟能懂的在腊日之节前来谢师,哪怕顶风冒寒,哪怕饥肠辘辘,但他们恭恭敬敬跪倒雪中,每个人的小脸上都带着庄重。我听他们口中之言,竟然全都知书达理,这分明已是不再穷苦怯懦的气象,这是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和前程,顾天涯,你这个夜校虽然很小,但是你这个夜校很了不起啊。”

  顾天涯深深吐出了一口气。

  眼前几十个孩子,黑压压跪倒一地,场面虽然谈不上壮观,但却无比的震撼人心。

  段志玄和张亮看的心神动摇,忽然小声发出感慨道:“当年纵横沙场,千军万马不能心折,然而眼前这几十个娃娃一跪,竟然有种心神动摇的难受。顾…顾兄弟这个夜校,真的是令人敬服。”

  唯有黄脸汉子满脸忧愁,忽然开口道:“突然几十个孩子,这让我怎么护送?”

  这黄脸汉子正是秦琼,生平最为敦厚仁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