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七十五章 【我要打死顾天涯】

  不远处李世民看的莫名其妙,忍不住走过来好奇问道:“秀宁这是怎么了?她现在性格像是变了个人。”

  长孙王妃使劲推他一把,道:“没事没事,你乱问个什么劲啊,你不是要去看看小孩吃饭么,赶紧继续去干你的正事儿。我们女人家在这里说些体己话,你一个大男人走过来好奇个什么劲?”

  李世民被她推了个趔趄,脸上顿时变得更加好奇,道:“不对劲,很不对劲,观音婢,你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  他一脸狐疑,目光朝着躲进河畔树林的昭宁连连打量,皱眉道:“秀宁她从小像个男儿一般,何曾有过这种女儿家姿态,观音婢,你到底什么事情瞒着我。”

  长孙王妃一脸无奈,狠狠用眼剜了丈夫一眼,但她终归不愿因隐瞒丈夫,于是压低声音小声开口道:“睡了!”

  “啥睡了?睡啥啊?”

  李世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,忍不住开口又问了一句,猛然他脸色一僵,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。

  他想明白了。

  霎时之间,火冒三丈,几乎暴跳如雷,大吼道:“那个臭小子,我非打死他不可……”

  长孙王妃吓了一跳,连忙伸手死死将他摁住,急急道:“你要真敢这样,置于秀宁何地?”

  李世民胸口不断起伏,明显气的面色铁青,喘息不已道:“这气死我了,这真是气死我了,不经纳彩,也未问吉,大雁没有送上两只,彩礼也没见半份,竟然就,竟然就,真气死我啊,气死我了啊……”

  长孙王妃连连安抚,低声道:“你别大吼小叫的行不行?非要逼的秀宁抬不起头吗?你们李家手握天下江山,难道还缺咱们妹夫一点彩礼啊?”

  “这是规矩,不是彩礼的问题!”李世民气的脸色铁青,恨恨朝着河畔那边瞅了一眼,咬牙发狠道:“这个臭小子,我非揍死他。”

  “行了吧你!”

  长孙王妃猛然推他一把,道:“现在开始说规矩了,当初你可不是个规矩的人,你若是去打死妹夫,那我哥哥是不是也该打死你。那年我才十四岁,被你一下摁住了。你那时候向我家提亲了吗?你那时候向我家纳彩了吗?”

  这话有很深的隐喻,分明是说李世民也做过不守规矩的事。

  李世民登时老脸一红,嘴硬辩解道:“咱们那是两情相切。”

  “呸!”

  长孙王妃剜他一眼,道:“你能两情相切,咱家妹夫不行吗?赶紧躲到一边去,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,倘若再这么下去,秀宁羞的抬不起头。你可是知道的,这丫头的性格很刚烈,你若是继续如此咋呼,说不定又闹出什么危险的事。”

  李世民登时一怔,吓得脸色有些发白,连忙道:“对对对,不惹她,不能让她害羞,免得又生事端。我不咋呼,我不咋呼……”

  但他胸中一口怒气始终难平,忍不住又道:“我去那边找那个小子,今天非要给他一个好看。”

  说着急匆匆转身,拉着一张驴脸去了。

  这次长孙王妃没有阻拦,反而面色古怪的低笑一声,道:“真是个嘴硬心软的家伙,倒要看看你怎么给妹夫一个好看……”

  她遥遥看着丈夫背影,期待着精彩一幕发生,结果却见到李世民方向一拐,压根没有走向顾天涯那边,反而走到一群孩子中间,蹲在地上看着孩子们吃饭。

  由于距离不是很远,能够听到他在那里嘀嘀咕咕,似乎在碎碎念道:“我暂且不过去,免得忍不住怒气,我若是忍不住怒气,说不定一下把他给打死,所以我先忍一忍,免得我妹妹年纪轻轻就守寡,但我肯定要给他甩脸子看,否则我就不是李世民,哼……”

  长孙王妃噗嗤一笑,习以为常的放下心来。

  她不再关注丈夫那边,转身进了河畔树林,这时昭宁还躲在里面,手捂着小脸往外张望,看到长孙过来,连忙小声开口,十分心虚问道:“嫂嫂,我二哥没发火吧?”

  长孙王妃宠溺看她一眼,忽然故意吓唬她道:“怎么没发火?差点就炸了。简直暴跳如雷,非要去打死你家那个……”

  昭宁吓了一跳,随即脸色一冷,抬脚便要往外冲去,一脸大怒道:“他敢,我跟他拼了。”

  长孙一把将她拽住,嘻嘻低笑道:“吓唬你呢,我的傻妹子。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哥那人,从来都是个嘴硬心软的家伙!

  昭宁微微一怔,随即想明白过来,于是瞬间又恢复害羞,不过仍旧略显担忧的朝外张望,生怕自家二哥会按捺不住火气,暴起伤人去打她的顾天涯。

  长孙王妃噗嗤而笑,道:“你别看他一口一个要去打死顾天涯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其实他只是想发出心里憋着的一股火,毕竟这事实在是太令他震惊了,你们两个小家伙的性子也确实是太急了点,哪能尚未大婚之前,先就把事情给办了……”

  昭宁登时脸又涨红,耳根子火辣辣像是火烧。

  长孙王妃看的有趣,忽然俯过身子探过头去,嘻嘻问道:“你跟嫂嫂说说,是啥时候的事啊?怎么就这么着急,难道真是情切难忍?”

  昭宁使劲用手捂着小脸,好半天才期期艾艾道:“我大三岁呢,不急可不行!”

  长孙王妃怔了一怔,忍不住道:“大三岁而已,算不得什么吧。”

  昭宁支支吾吾又道:“河北这边民风彪悍,村里好几个小寡妇盯着他,我怕他血气方刚,会被那些小寡妇勾搭,所以我提前下手,先给他泄泄火气……”

  长孙王妃目瞪口呆,俏脸显得无比精彩,愕然道:“听你这个意思,竟是你主动撩拨的他?”

  昭宁满脸绯红,声若蚊蝇道:“其实也不能算我主动吧,那晚上他也挺急切的呢,站在雪地里,一把将我抱住,喘气那么粗重,喷的我浑身发烫!”

  长孙王妃先是一愣,随即仿佛惊若天人,下意识脱口而出道:“站着?雪地?”

  昭宁羞涩万分,声音已经像是蚊子哼哼,突然伸手指了指远处一颗大树,涩涩道:“也不算是站着,我扶着那颗树呢。”

  长孙王妃傻傻看向那颗大树,然后又回过头来看看昭宁,足足好半天之后,她才一脸惊愕,无比钦佩道:“现在年轻人,真是够厉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