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七十三章 【秀宁你跟我说实话】

    “昭宁你怎么过来了?你那边已经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咦,你带了朋友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招待一下,我这边马上就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好,很快就好啊。客人们可别生气,这个肉汤得趁热盛给孩子们,呵呵呵,你们先聊聊天,我很快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家村畔,大河旁边,同样立着一口大锅,顾天涯正在大锅边忙碌。

    他手里也拎着一个大勺,不断的给那些小孩子盛饭。

    他看到昭宁带着人过来,先是远远的挥手打个招呼,然后继续忙碌着盛饭,并没有放下活计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虽然没去迎接,但他不忘致歉,语气很是敦和,朝着众人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这边昭宁生怕李世民感觉不受重视,连忙小声开口道:“二哥你别生气啊,你看他真的挺忙呢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远远看了顾天涯一眼,随即目光在一群孩子身上扫过,忽然温声一笑,首次语带赞扬道:“不急,等他忙完再说。我看那些孩子都饿了,他这也算是干了一件正经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般,陡然脸色一怔,像是发现什么离奇之事,满脸不可思议道:“那个帮他烧火的人,怎么看着像是叔宝兄?”

    “嘘,别大声说!”昭宁急急开口,压低声音道:“天涯不认识他,只以为他是个逃荒的汉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微一愣,下意识把语气放低,但他仍旧惊奇,忍不住小声又道:“秦…叔宝他怎么干这个活?堂堂天策府大将军,陪着一个小子在这里烧火?”

    昭宁看他一眼,轻声解释道:“此事我也想不明白,但是秦将军很固执,他坚持要跟着天涯,几乎是一步也不肯离开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完之后,李世民突然懂了。

    他远远看着秦琼,口中发出一声感慨,轻轻道:“山东秦叔宝,忠义真无双!””

    昭宁何等聪明,闻言立马领会,低声道:“二哥,秦琼将军是你派来的吧?嘻嘻,你总算帮我做了一件贴心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缓缓点头,忽然又摇了摇头,郑重道:“不是派遣,而是请求!”

    说着再次看向那边,望着那个黄脸汉子蹲在地上烧火,只觉得心中感慨莫名,忍不住轻声又道:“他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答应过我。堂堂一位大将军,可以俯下身子给人烧火,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天下恐怕再也没人能够比得过秦叔宝了。”

    昭宁也看向那边,一脸同感道:“他跟着天涯几乎寸步不离,只有晚上才会告辞离开,他看似是在帮着天涯干活,其实是贴身在保护天涯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道:“整个天策府中,拥有战将数十,然而若论骁勇绝伦,叔宝兄绝对是首屈一指,正因为此,我才请他帮忙,有他贴身护着那个臭小子,一般的刺客绝对近不了那小子的身,世家若是敢玩阴的,那他们真是小觑了我李世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对昭宁道:“虽然顾天涯这小子让我很不爽,但他毕竟是你想要托付的人,既然如此,我就得护,若是他犯了错误,咱们可以骂可以打,但是外人不行,因为他们不配。”

    外人不行,他们不配!

    这话说的语气平平,然而却有一股霸气,这就是李世民,骨子里是个护犊子的货,虽然他明面上一直宣称对顾天涯很不爽,但是他暗地里却早早的安排好了秦叔宝,死鸭子嘴硬,堪称大唐第一宠妹狂魔。

    昭宁很是感动,忍不住轻声开口,郑重道:“二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自己麾下也有骁勇绝伦的猛将,同样可以调到顾天涯身边贴身保护,但是李世民做出此举,让她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。

    女子哪怕性格再怎么刚强,骨子里终究还是柔弱感性的。

    昭宁不知为何,陡然鼻子有些发酸,她眼圈也变得发红,竟似哽咽般道:“二哥,真的谢谢你。以前妹妹不懂事,对你心中有着埋怨,希望你不要记挂心上,以后妹妹不会再耍性子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冰释前嫌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登时惊喜起来,然而欢喜之中忽然悲从中来,竟也眼圈发红道:“你我兄妹,何至于此啊。幸好…幸好有顾天涯,让你又活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堂堂第一王爵,突然感情迸发,
他似乎觉得有些挂不住颜面,于是连忙掩饰逃避,道:“我过去那边看看,问问孩子们吃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腿便走,朝着一个端碗的小孩走去。

    段志玄和张亮迟疑一下,连忙也抬腿跟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长孙王妃忽然轻叹一声,伸手拉起昭宁的手臂,柔声道:“秀宁你当初留下绝命遗书,真把大家给吓死了,你二哥躲在屋子里大哭一场,足足得有两天时间滴水未进,那段日子真是难熬啊,整个天策府像是笼罩一层阴云,不管哪个臣子想提谏言,都要惹得你二哥暴跳如雷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停了一停,忽然像是想起什么,语气猛然变得艰涩,很是愧疚又道:“秀宁妹子,嫂嫂得给你道个歉,家兄那人你应该记得吧,他一直想谋夺你的娘子军,你之所以对你二哥产生误会,有一半原因是他做出了许多事,是他不断怂恿柴…柴…就是那个柴绍,想要通过成婚谋夺你的权柄。秀宁妹子,这事都是家兄的错,我这个做嫂嫂的,真是夹在当中里外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她连连致歉,满脸都是愧疚,然而昭宁却缓缓摇头,轻声道:“过去的事,不想提了,他们有错,我也有错,他们错在想要谋夺权柄,而我错在性格执拗,既然大家都有过错,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挽起长孙王妃臂弯,反过来相劝道:“嫂嫂,你无需向我道歉,咱们乃是亲人,岂能太过见外?我家天涯曾经跟我说过,舌头和牙齿还有打架的时候呢,人活在世上不应该太独,家人永远是自己身后的港湾,所以应该大度,亲情才不会失真。”

    长孙王妃甚是感动,忍不住抬头看向顾天涯那边,道:“妹夫真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称呼妹夫,昭宁顿时小脸一红,略显忸怩道: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八字还没一撇呢,嫂嫂你莫要调侃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长孙王妃忽然低笑起来,猛把脑袋凑到昭宁耳边,压低声音道:“但我怎么看着你腿缝已开,难道这也叫做八字没有一撇么?”

    昭宁登时满脸绯红,耳根子都红了个通透,她明显又羞又涩,开始胡乱扯谎,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我常年领兵,战阵上需要骑马,骑马久了,就…就…腿就这样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长孙王妃一脸狐疑,盯着昭宁不断打量,猛地噗嗤一笑,再次凑到昭宁耳边,压低声音道:“那你跟我说说,到底怎么骑的啊?若是嫂嫂没有猜错的话,那匹马儿应该叫做顾天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昭宁惊叫一声,终于吃不住这种调侃,她慌里慌张的捂着脸蛋,撒丫子一般逃了开去。

    长孙王妃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