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七十二章 【民生小事,很不起眼】

  几口大锅,火力熊熊,锅中热粥滚滚,香气袅袅升腾。

  此时已是傍晚,天色渐渐昏暗,然而那些干活的妇孺明显没有在意,似乎仍想继续在工地劳作干活。

  忽听一个驿卒扯开嗓子,大声开口道:“天黑了,收工喽,各位嫂子们,婶子们,停下手里的活儿吧,咱们今天就干到这儿……”

  可惜他虽然不断出声吆喝,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怎么理想。

  但见那些妇孺很是不愿,七嘴八舌叽叽喳喳,不断道:“燕九队正,再给一些时间吧,天还没有黑透,我们能够看得清楚呢!好不好,求您了,再给一些时间嘛,燕九队正最是好人呢。”

  女人一旦过百,胆子可比男人大的多,这些妇女围着那个驿卒不断请求,嘻嘻哈哈之间似乎有人动了手。应该是某个娘们手疾眼快,趁乱摸了一把燕九的裤裆,搞得燕九顿时脸红脖子粗,那些寡妇们则是哈哈大笑。

  她们表面看似是在开着玩笑,实则却是想要讨好负责管事的燕九,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子渴求,分明是想让燕九同意她们晚收工。

  “不行!”

  燕九猛然断喝一声,脸上明显带着坚决,一脸郑重道:“我说收工,就得收工,想要干活可以,明天清早再过来,今天大家都累了,晚上回家好好歇一歇。这话,我说的,不改……”

  “那我们去找顾小兄弟,让他给大家批个加班的口子。”妇女人看到燕九软硬不吃,顿时想去试试别的路子。

  哪知燕九嘿嘿一笑,道:“找他批准?怎么可能?这规矩本就是他定下的,否则你们以为我愿意得罪大家伙?嘿嘿嘿,不信是吧,那你们可以去试试啊,看看顾兄弟会不会给你们批口子。”

  妇女们无奈起来,各自站在那里连连叹气,她们脸上明显带着失望,似乎连精气神都比刚才差了许多。

  李世民看的心中迷惑,只觉眼前这一幕匪夷所思,他朝着长孙王妃和两员大将递个眼色,四人一起翻身下马走了过去。

  这时燕九还在安抚那些妇女,李世民找了个机会凑上前去,好奇问道:“这位燕九队正?在下有一事不明!为何这些妇孺不肯收工,反而吵着嚷着非要继续?莫非其中有着隐情,竟能让老百姓不怕苦累?”

  “哪有什么隐情啊,无非是想挣个加班费而已!”燕九想也不想,几乎脱口而出。

  李世民微微一怔,更加好奇道:“加班费?这是什么说道?”

  燕九没有直接回答,反而像是有些感叹,语带艰涩道:“人若穷的久了,便想抓住一切机会,只要能有口饭吃,哪还顾得上会不会累死。这话是我们顾兄弟说的,以前我还没有太大的体会,但是这段日子以来,我越来越能体会他的做法。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像是在模仿顾天涯的语气,轻叹又道:“穷人,活在烂泥之下,每每挣扎,心如死灰,宛如行尸走肉,勉强只是活着,所以得给他们希望,让他们不再心如死灰的活!”

  “又是顾天涯……”李世民心里微微一怔。

  这段日子以来他耳朵里都快被这个名字塞满了。

  这时燕九看他一眼,忽然语带试探问道:“我看你们四人四骑,所乘马匹几位雄俊,然而满身风尘之色,显然是经历了长途奔波,这倒让我也有些好奇,你们哪一方过来查探的探子?”

  “探子?”

  李世民又是一怔,忍不住道:“莫非最近一段时日有很多探子出现吗?”

  燕九嘿嘿两声,模棱两可道:“我们顾兄弟弄出的动作太大,必然会有些鼻子尖的狗儿闻着味儿过来。”

  这话颇有一些指桑骂槐的意思了。

  李世民脸色明显一僵,目带怒意看了燕九一眼,道:“你怀疑我是探子?”

  燕九仰天‘哈’了一声,样子像是在耍无赖,然而看他脸上神情,分明是说我就是怀疑你们。

  偏偏他越是这样,李世民反而不生气了,陡然微微一笑,淡淡开口道:“我们来自洛阳,乃是天策府帐下。”

  燕九神情登时一肃,上上下下打量着李世民,郑重问道:“真是天策府?”

  李世民再次微微一笑,忽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。

  燕九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。

  “秦…秦…”他明显震惊,嘴皮子都在打哆嗦。

  李世民轻轻一挥手,压低声音道:“把话给我憋回去。”

  燕九连忙深吸一口气,果然把话给憋了回去。

  李世民赞许看他一眼,忽然再次重提先前话题,问道:“现在你可以跟本…跟我说说,为什么这些妇孺不肯收工?”

  “因为加班费!”

  燕九光棍的很,直接把所有话秃噜出来,道:“这些妇孺之所以不愿收工,是因为她们想要赚取加班费,我们顾家村驿站雇人做工,不是按照天工给人算钱,而是按照时工,算的极其清楚,这是我们顾兄弟的办法,有什么疑惑您直接问他……”

  这货不愧是个老,一推二六五玩的很溜。

  他说完之后就想躲开,却被李世民一把攥着胳膊,低声喝问道:“给我说清楚一点,勿要含含糊糊,为什么按时算工,而不是按天算工。”

  燕九满脸纠葛,十分苦恼道:“求您了,别问了,我只是一个小人物,哪有资格给您解答?您若真想知道,可以去问公主,此事公主全都明晓,公主她肯定不会瞒您,我却不能随便说给您听,因为我说了属于私自泄密。我只是小人物,我没这个资格……”

  李世民微微一怔,忽然上上下下打量燕九一番,若有所思道:“秀宁可以跟我说,你说却属于泄密……想不到娘子军的一个小卒,竟然也能做到知进知退,也罢,我不问了。”

  燕九干笑两声,小心翼翼道:“这都是我们顾兄弟教导的好,最近一段日子我们都在上夜校。”

  “又是顾天涯?”李世民心里一动。

  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段日子以来听过多少次这个名字了。

  还有,

夜校是什么?

  李世民心中迷惑万千,只觉得升起无数好奇。

  但他虽然心中好奇,却能强行压制下去。他知道问这个驿卒也是白问,对方明显是个滚刀肉一般的老。哪怕自己是第一王爵,这个驿卒仍旧敢耍无赖。

  他忽然手掌轻轻一松,将燕九的胳膊松了开来。

  燕九如蒙大赦,连忙躲到一边,这货小心翼翼看了李世民两眼,转头开始去招呼那些收工的妇女们,大声吆喝道:“嫂子们,婶子们,收工了,去吃饭……”

  吆吆喝喝之间,带着一群寡妇们走了。

  这时长孙王妃缓缓开口,压低声音对李世民道:“夫君,妾身刚才在一旁倒是听了个通透,这些妇孺不是按天做工,而是按照时辰计算工钱,如此一来,人人争先,只要多干一点活,便能多赚一些钱,此举不但能杜绝懒散,而且能极大调动积极性,多劳者,可多得,甚是有益,深谙人心。”

  “哼!”

  李世民其实早就想明白这里面的益处,但是他仍旧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道:“秀宁才不会算计的这么细,这肯定是那个顾天涯搞出的事情。”

  长孙王妃噗嗤一笑,道:“明明是一大创举,明显是透着善意,怎么从您嘴里说出来之后,妾身听着就这么扎耳朵呢?”

  李世民嘴硬,强行道:“我就是不喜欢他耍小聪明。”

  “怎么能是小聪明呢?”

  长孙王妃媚他一眼,娇笑道:“妾身觉得咱家妹夫这办法很新颖。”

  李世民一张脸拉的比驴还长,道:“乱喊什么妹夫?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

  他陡然转身,朝着村头那边看了两眼,脸色忽然变得柔和,轻声道:“这些妇孺收工了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秀宁她更加忙碌了。”

  长孙王妃同样也看向村头,轻声道:“妾身想过去搭一把手。您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?”

  李世民微一迟疑,随即欣然点头,但他明明很想过去帮忙,偏偏硬着嘴皮子死不承认,只是道:“咱们只过去看看。”

  虽然口上这么说着,脚下却已急急抬起,转眼之间跑向村头,面色复杂的站在了人群边缘。

  此时昭宁正在忙碌,手里拎着一口大马勺,每当有妇孺走到大锅旁边,她便给人盛上满满一大碗浓粥。

 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,头上包裹着一块粗布,她像是个几位普通的农家女子,语带欢快的和人打着招呼。

  她不断给人盛饭,不断问那些妇孺,连连道:“这位嫂子,够不够吃?那位婶娘,您小心烫,慢点咽,不着急……”

  她对所有人都是笑脸,哪还有一丝女战神的霸气,她口中温和无比,不断叮嘱着所有的人,道:“大家若是没有吃饱,随时过来找我盛饭,我家天涯说了,吃喝乃是天底下最大的事……”

  那些妇孺连连点头,捧着大碗吃的香甜。

  昭宁的脸上也笑的香甜。

  李世民站在边缘看着,心中没来由一阵疼惜,他望着自家妹子满头汗水,口中不由自主喃喃一声,若有感慨道:“秀宁……”

  昭宁身子明显一僵,像是不敢置信一般转头。

  下一刻,兄妹二人四目相对。

  当世两位手握大军权柄之人,大唐第一王爵和第一女帅,兄妹之间两年时间不见,相见之地却是一个小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