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七十一章 【李世民要找顾天涯的茬】

  仅仅半个时辰之后,天策府走出两马一车,一路悠闲而行,直出洛阳南门,看那慢悠悠的悠闲样子,像是要去城外踏雪赏景一般。

  两马一车出了城门之后,继续慢悠悠的行了三四里,忽然道路旁边的山林中又现两个骑士,转眼之间奔到了马车的两侧。

  马车的帘子一掀,李世民和长孙王妃赫然乘坐车中,两人都是束身紧装,极为适合长途之行。

  “弃车,换马!”

  李世民沉声开口,对那两个骑士下令道:“汝二人装作本王和王妃,继续乘坐马车踏雪赏景,待到天黑之后,大张旗鼓回府。”

  两个骑士躬声应命,小心翼翼登上马车。

  而李世民和长孙王妃则是下了马车,各自翻身一跃骑上了战马,李世民看了众人一眼,突然语带不爽道:“为了一个穷苦小子,竟然本王和观音婢千里奔波,此去若是不被好好招待一番,别指望本王会给他个好脸子看。”

  长孙王妃噗嗤一笑,道:“您也就发发狠吧,说不定您见了妹夫以后比谁都亲。”

  李世民脸色阴沉,哼哼道:“他想都别想,本王绝不会给他好脸色。一个烂泥小子,竟敢哄我妹妹,哼……”

  堂堂第一王爵,嘴硬的像是鸭子。

  旁边随行的段志玄和张亮悄然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古怪和偷笑。

  李世民突然一抽马鞭,轻声低喝道:“走!”

  夸下坐骑嘶鸣一声,瞬间踏雪冲刺而起,后面三人同样一抽马鞭,追着他的方向一同疾驰。

  他们为了防止眼线,故意走的洛阳东门,这时需要调转方向,改为向北而行。

  四人四骑一路风驰电掣,大冷天的可算是冒寒而行,李世民和两位大将常年行军,对于这份苦寒自然不在话下,令人敬佩的是长孙王妃竟也颇为坚韧,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奔波和受罪。

  如此一路疾驰,每天竟能赶路两三百里,从洛阳到河北,大概八百里地,进了河北继续疾驰,到达密云又是八百里地……

  四人四骑拼命赶路,竟然仅仅用了六天时间,人困马乏之际,终于到了顾家村。

  此时恰是一日傍晚,河北这边的天气更为严寒,然而四人顾不得在意天气,他们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  但见小小一座村庄,正是倚在大河矗立,村头与官道相接之处,已有一片建筑建造出了雏形。

  眼下乃是寒冬傍晚时节,按说都该躲在家中御寒,然而眼前却是人声鼎沸一片,简直像是洛阳里的繁华场所一般。

  最少得有一两百个小孩子,个个都是身上背着一个小口袋,他们年纪虽小,然而并不嬉闹,反而规规矩矩排成一个队伍,似乎在静静等候着想干什么。

  又见许许多多的妇女和老人,人数最少也得有七八十个,虽然都是妇孺老弱,但却顶风冒寒干活,她们在搬着一块一块红色的奇特砖石,她们在扛着一根一根粗大的木头木料,她们在和一些娘子军的悍卒们齐心协力,建造着矗立于官道旁边的顾家村驿站。

  长孙王妃明显有些吃惊,忍不住小声开口道:“都是女人,老人……”

  由于天寒地冻,并且干活的妇女和老人们体魄太弱,所以很多时候需要好几个人共同抬起一根木料,吃力的抬到驿站工地上教给那些驿卒们。

  她们明显很累,然而到处都有欢快的笑声,偶尔叽叽喳喳一阵,响起妇女们的嘻哈声,似乎是某个妇女调戏了某个驿卒,引得所有女人都跟着一起捉弄。

  她们明显很累,但是不知为何心情很好。

  李世民怔怔看着这些妇女,望着她们身上的衣衫褴褛,忽然像是有感而发,语带艰涩道:“本王于河北,愧疚良多矣!”【历史上,李世民曾言,朕于河北,愧疚良多矣】

  他当年带兵和窦建德交战,在这片地域上展开殊死搏杀,千里之地杀的血流成河,几乎遍地都是孤寡老幼。

  虽然李家赢了,但是李世民觉得他良心输了。

  这些河北道的寡妇,有他当年带兵攻伐造下的一份孽。

  李世民目光炯炯看着眼前场景,不知不觉视线向远处延伸,他看到不远处的村头之处,有着几口大锅正在热气腾腾,那里面煮着浓浓的热粥,香气在寒风中飘荡出很远。

  耳畔,又响起寡妇们的欢笑声。

  李世民忽然若有所思,仿佛喃喃自语般道:“这恐怕就是她们开心的原因了。

百姓们所求的无非是一口吃食。哪怕天寒地冻,哪怕苦力做工,然而能有一口热粥挣到嘴里,能有一份活计让她们活下去,这就是开心,这就是希望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像是心里有些不甘,然而虽然不甘,终究还是语带钦佩,仿佛再次喃喃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轻哼某个人的名字,又道:“顾天涯,顾天涯,嘿,好一个顾天涯。”

  他目光四处打量,像是想要发现某个与人不同的农家小子,然而目光扫视半天,压根没觉得那个人特别出奇。

  反而当他再次看向村头几口大锅的时候,忽然目光明显变得一怔,他呆呆看着大锅旁边的一道身影,脸上现出绝不敢相信的神色。

  那是一个极其熟悉的女子,身上穿着极其质朴的农家衣物,布衣木钗,正在忙碌,天寒地冻之间,她忙的满头大汗,但她俏脸之上分明带着开怀,眉眼之间全是浓浓的幸福。

  这时长孙王妃也发现了那个女子,顿时惊的小手捂住嘴巴,面带惊讶道:“天呐,秀宁妹妹她…她…她竟然在干粗活……”

  旁边段志玄和张亮同样目瞪口呆,怔怔看着大锅旁边的那一道身影,两位大将怎么也不敢相信,那个干粗活的女子竟是名震天下的平阳公主。

  布衣,木钗。

  宛如九天神女,如今跌落凡尘。

  然而为什么,公主的脸上竟是那般的如意,舒心。

  李世民远远看着自家妹子,面色明显挂上了阴沉之色,他一张脸拉的比驴还长,陡然恶狠狠的冷哼一声,咬牙切齿道:“顾天涯,好一个顾天涯,你竟敢让本王的妹子受这份苦,本王发誓绝对不会给你好果子吃,见面之后,有你好看……”

  哪怕你让这方百姓活出了希望,但是本王仍旧要给你甩个脸子,哼!

  自古至今,做哥哥的人都是一样货色。

  对妹夫,很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