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七十章 【王爵不得擅离,但我得去河北】

  李世民身为大唐一等王爵,竟然说要亲自去河北一趟,此事先不说朝堂上会否引起轩然大波,恐怕那些世家大臣们先要抓着机会抨击一番。

  王爵坐镇一地,不可轻易擅离。

  尤其是李世民这种手握兵权的王爵,每一次离开封地都要引起有心之人遐思。

  非是万不得已,不做此种选择。

  然而李世民的语气却十分坚定,显然他刚才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。

  整个天策府大殿,文武臣子都是一惊。

  但是随即,各有恍悟。

  “殿下此举,微臣支持!”

  杜如晦第一个开口,语气带着郑重意味。

  旁边房玄龄紧跟着点头,同样郑重道:“确该亲去,方显赤诚。那位顾先生能够炼出精钢,此等人物必须要给足重视……”

  他这话,文臣们无不点头。

  但是众人心下都知,这其实只是场面话而已。

  唯有李世民像是发自赤诚,缓缓开口道:“本王这次前去,会带一些礼物,毕竟乃是初次见面,我做哥哥的不能空手而行……”

  他这话分明乃是双关之语。

  所谓的哥哥自称,听起来似乎是针对李秀宁,但若是仔细往深了一想,说不定也能认为是针对顾天涯。

  果然不愧是当哥的人。

  哪怕看妹夫不爽,终归还是心疼妹妹。

  武将们则是有些迟疑,明显是在担心王爵轻易离地的后续,但是他们最终全都闭口不言,显然也是默默选择了支持。

  无论文臣还是武将,心里都跟明镜一般,这一趟河北之行,似乎还真就得李世民亲自去走一趟。

  原因非常简单,涉及的利益太大……

  倘若那个顾天涯只是一个农家小子,那么手段肯定不需要这么谨慎柔和,顶多是派出一路人马,直接把那小子抓起来控制,到时只要随便拷打一番,便可逼他交出秘方!

  甚至可以直接把他打成天策府的奴仆。

  成了奴仆之后,他就得乖乖给天策府熔铁炼钢。

  这是最方便的手段,不用付出任何代价,倘若那个顾天涯真的毫无根基,天策府众人绝对会选择这么做。

  原因很简单,世上从来没有公平之事。

  自古手握强权者,岂有道理和你谈?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,那么你就得乖乖拿给我!

  这种心思世家们会有,他们天策府自然也会有,就算他们天策府不干这种事,那些世家门阀知道了肯定也会干……

  既然别人肯定会这么干,那么我为何不先把利益抢在手?

  这就是自古以来强权者的心思,带着毫无顾忌的占有和肆意。

  但是很可惜,他们对顾天涯不能使用这一招。

  原因,很简单!

  顾天涯身后站着一位他们惹不起的大佬……

  李秀宁虽然是位公主,但她不是普通的公主,人家手握兵权印把子,二十万娘子军个个如狼似虎,真要是把那位公主给惹毛了,恐怕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打脸。

  所以就算是李世民这个当哥哥的人,为了得到精钢秘方也得亲自去走一趟,这既是为了尊重自己的妹妹,同时也是想看看顾天涯这个人。

  一个烂泥腿子出身的穷小子,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像是大鹏展翅了呢?

  ……

  此时忽见有人站出身来,赫然是天策府谋臣长孙无忌。

  这厮的目光闪烁几下,忽然语带深意暗示道:“殿下此去若是探亲,不妨把王妃娘娘带上,到时您二位一起帮着给公主掌掌眼,正好看一看那个顾天涯到底是个什么成色。”

  “我呸!”众人心里都有些腻歪,各自朝着长孙无忌鄙夷一眼。

  什么话只要从他嘴中说出,立马就变成冠冕堂皇的正义之言,秦王殿下此去,明明是想攀扯亲情,通过亲情手段,搞到精钢秘方,结果这货只不过稍微转化一下言辞,立马就变成了秦王是去帮公主查探顾天涯的成色。

  世上不要脸的人很多,但是能像长孙无忌这么不要脸的人很少。比如程咬金那人,不要脸是因为滚刀肉,比如刘弘基那货,不要脸是因为粗鄙,那些不要脸的情况能让人接受,唯独长孙无忌这种让人脊背发凉。

  “奶奶个熊,真不愧是老阴……”人群中有人低声一哼,显然是个秉性憨直的武将。

  长孙无忌抬眼看去,发现说话之人乃是牛进达,长孙无忌微微一笑,像是全不在意老牛的嘲讽,但是这货心中已经开始琢磨,以后他肯定得搞老牛一下子。

  李世民何等人物,岂不看不出长孙老阴货的心思,李世民陡然开口,语带点醒道:“彼此都是同僚,调侃勿要记心。”

  长孙无忌呵呵一笑,点点头道:“好!”

  虽然只说了一个字,然而李世民却放下心来,长孙无忌这人虽然很阴,但是很少做那种口是心非的事,他的阴险都放在明面,既然答应了便不会再做。

  李世民深深看了他一眼,忽然再次开口道:“本王此次前往河北,不欲大张旗鼓而行,吾意,单枪匹马,一人一骑,由洛阳直去密云,十日便可来回,此举可以避开有心之人注意,免得朝堂上掀起轩然大波……”

  他说着微微一停,随即又道:“本王去见妹妹之后,顺便看一看那个顾天涯,若是双方谈得拢了,或可拿到精钢锻造秘方,到时疾驰回转,不惹世家留心。此举,甚是稳妥。”

  他这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惊。

  房玄龄首先脱口而出,满脸急切道:“不可,万万不可。”

  杜如晦紧跟着道:“河北道兵患多见,山林之间颇有巨匪,青天白日之下,也敢拦路抢劫,秦王殿下岂能孤身而行,此事吾等万万不会同意。”

  李世民傲然一笑,道:“本王这一生,何曾有畏惧?当年窦建德盘踞河北何等威势,本王照样敢纵马驰骋在那片土地,而今河北已属大唐,本王反而不能孤身前往了么?”

  “不可,万万不可!”

  众臣只是不许,连连出声反对。

  突然见到一员战将走出,面色肃重道:“殿下若是执意前往,须得让末将随同而行,若是您不同意,末将撞死当场。”

  众人转目去看,发现说话之人乃是段志玄,顿时稍稍放心,连连道:“若有段将军随行,勉强倒也可以。”

  只是勉强,但非绝对。

  所以很快又有一员大将站出来,同样面色肃重道:“末将也得随行,否则撞死当场。”

  众人再次转目去看,发现说话之人乃是张亮,登时大为放心,再次连连点头道:“若是张亮将军也能随行,此去河北应当无忧矣。”

  为何?

  因为这两员大将都是猛将。

  他俩也许不像徐茂功那般拥有帅才,但是论其悍勇却是位列天策府前五,尤其张亮乃是瓦岗寨出身,骨子里带着悍匪的血性,此去河北之地,更容易护卫李世民周全。

  最主要的是,他俩肯定不是独身随行。

  表面上说着独身随行,暗地里肯定安排亲卫部曲,那可都是百战悍卒,厮杀起来毫无二话。

  李世民明显有些不悦,微微皱眉道:“本王此去乃是探望妹妹。”

  两位大将同时开口,一脸坦然道:“吾等却是想去见识见识顾天涯。”

  说完一起看着李世民,耍无赖一般又道:“吾等出身卑微,甚少能有机会见识奇人,殿下莫不是看不起我俩,不愿意让我们一尝所愿?”

  长孙无忌忽然开口插话,道:“臣刚才已经说了,殿下此去最好带上王妃娘娘,有着女眷随行,才好攀扯亲情,殿下您就算自己英明神武,可以不畏惧河北道的匪患,但是王妃娘娘毕竟乃是女子,您舍得让她跟着您担惊受怕吗?”

  李世民迟疑一下,终于缓缓点头,道:“也罢!”

  他想了一想,忽然又道:“若是观音婢随同前往,怕是无法在十日之内赶个来回,本王能受得住一路颠簸,观音婢肯定受不了这份罪。”

  哪知长孙无忌微微摇头,一脸郑重道:“十日之内,必须来回,否则泄露王爵轻易离开封地之秘,朝堂上的世家官员必然大举攻讦。殿下无需担心王妃娘娘,我们长孙家的女子并非娇柔之辈,为了那份精钢秘方,为了天策府的强大,这份千里奔波之苦,她身为王妃必须去受。”

  这人的心肠真是够硬,竟然舍得让亲妹妹去受那千里奔袭之苦。

  李世民明显还是迟疑不决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甚至对长孙无忌有些不爽,但也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,猛听大殿后方有个女声响起,语带坚定道:“殿下,臣妾能骑马。”

  话音之中,但见长孙氏缓缓走出,一脸坚定道:“若是殿下担心十日无法来回,可以把臣妾留在河北先住下,臣妾得有两年时间没见秀宁了,心里真是特别的思念这位小姑子,殿下您渴盼亲情,难道臣妾就不渴盼亲情了么,您这个当哥哥的急着想去看望妹妹,我这个当嫂嫂的同样也盼着去看看小姑子,最主要的是,臣妾想见识见识那位顾小哥,我要帮着秀宁掌掌眼,免得她再一次所托非人……”

  不愧是一代贤女,说话与凡人不同,不但全了众人的颜面,而且坚持了自己本心。

  明明她是为了天策府的利益而去奔波受苦,然而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是自己思念小姑子。

  李世民终于下定决断,重重点头道:“好!”

  他卓然而立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即刻启程,本王和王妃各乘一马,段志玄和张亮随骑同行,只有吾等四人,千里奔赴河北。”

  说着此处忽然迟疑起来,终于还是舍不得自己妻子太过受苦,忍不住又道:“时间定为十五日,免得路上太辛苦。十五日时间并不算长,未必会被人察觉本王离开。”

  在场众人推测一番,慎重点头道:“吾等会多方掩饰,力保殿下踪迹不泄。”

  李世民重重点头。

  王爵不得擅离,但我得去河北。

  不止是想去看自家妹妹,还想去看看某个令他不爽的臭小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