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六十八章 【李世民,2舅哥,很不爽】

  这时代只要有了粮食,任何困难都不再是困难。

  地拿回来了,粮食也有了,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偃旗息鼓,默默的发展一阵子民生,这不是在打退堂鼓,也不是不想乘胜追击……

  每当拳头攥紧之后,并不一定要立马打出去,多攒一些力气,打人才会更疼,如果能够瞅准时机,一下子能把人打死。

  这道理顾天涯懂,想必密云孙氏也懂,所以密云孙氏派出孙七前来示好,而顾天涯正好也选择了将计就计。

  顾家村,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虽然曾经只是一个小山村,但是现在却变的不再普通了,因为它有平阳公主的参与,所以时刻吸引着有心人的注意……

  ……

  关中,洛阳,天策府。

  这日傍晚时分,一骑绝尘而来,奔马速度极快,溅起无数积雪,骑马之人很快到达天策府,通传禀告之后进入府邸之内。

  此由北地而来,带回了最新的消息,这时代虽然有着飞禽传书,然而书信毕竟无法把事情写的面面俱到,所以有些重要之事依旧需要信使,负责往来传递最为细致的各类消息。

  这段日子以来,这种信使经常从北地而回。

  此时天策府中,李世民和一众官员正在等候,那骑士身负红翎,可以直接登堂入室,他此来带回了两叠军报,另有一份厚厚的密信藏在怀中……

  两叠军报属于边境,厚厚的密信则是出自顾家村。

  天下大事,国事为先,所以天策府众人毫不迟疑,先是传阅了两叠边境军报,阅然而读之后,人人面带疑惑。

  但见李世民眉头微皱,略显不解道:“秀宁她这是何意?为何要故意吸引突厥?”

  他话音未落,旁边响起杜如晦的声音,似是同样不解道:“自古刀兵之事,实乃水火之凶,就算拥有着十足把握,打仗之事仍旧是能避则避,公主她既然发现了密云孙氏私通草原,应该将两队信使全都拦截狙杀,为何非要抓一队放一队,这岂不是故意让那一队进入草原?”

 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是指李秀宁故意想要让突厥人起兵。

  这情况明显不符合常理。

  而今突厥势强,大唐新建未稳,边境之地防守还来之不及,怎么会上赶着想要突厥人来攻?

  众人都觉得匪夷所思,想不通李秀宁到底什么目的。

  李世民忽然看向信使,沉声问道:“你从北地而来,必然详知内幕,你且仔细说说,这其中有着何等隐秘?”

  “回禀殿下,却有隐秘!”

  只见信使恭敬点头,然后口中缓缓吐出一个字,语带钦佩道:“牛!”

  “牛?”

  众人都是一怔。

  却见李世民像是想通什么,猛然眼中闪烁一道精光,他豁然站立而起,脱口而出道:“本王明白了,秀宁她盯上了突厥人的牛。”

  杜如晦紧跟着出声,恍然大悟道:“臣也想明白了,此计果然犀利,以前突厥人趁冬入侵之时,每次都有辅兵驱动犍牛运送抢掠的粮食,那时中原势弱,只能任其宰割,哪怕北地驻守着二十万娘子军,但也只能勉强保证国土不被侵占,除了勉强守住国土,其它有心无力,对于突厥骑兵肆虐掠夺之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横行,然而这次却不一样,因为边境多了咱们天策府的数万大军……”

  多了数万大军之后,战局已经变成了有心算无心,倘若突厥人真的南下,这一次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  草原都是骑兵,讲究来去如风,一旦战事失力,只能仓皇而回,但是他们的辅兵无法做到来去如风,那些草原犍牛必然会被娘子军给留下。

  这是要发战争财!

  杜如晦忍不住开口称赞,竖起大拇指道:“公主此计,真是犀利,看似有些兵行险着,实则乃是火中取栗,若是按照臣的推算,此事竟有九成胜算,一旦计策成功,那可就是几百上千头牛……”

  几百上千头牛?

  整个议事大殿之中,忽然响起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  李世民明显有些兴奋,忍不住道:“此事之所以能成,是因为本王的天策大军奔赴北地,若是事成之后,天策府岂不是也能分到一半的牛?秀宁真是不错,此计精妙非凡……”

  哪知信使忽然开口,小心翼翼提醒道:“回禀殿下,这并非是公主的谋算,此计乃是出自顾天涯,是他想要趁机捞一笔狠的。公主殿下正是因为听了他的分析,所以才下定决断盯上了突厥人的牛。”

  “顾天涯?”

  屋中众人再次一怔。

  李世民似乎很‘不喜欢’听到顾天涯的名字,陡然哼哼一声道:“一个穷苦小子而已,他哪有这般的聪慧?此计必然是本王的妹子苦心所设,只不过为了瞒过众人所以才假托顾天涯。你莫要胡说八道,本王不喜欢听……”

  这话,就有些不讲理了。

  自古至今,做大舅哥的似乎都一样,总是看着妹夫不顺眼,总是觉得拱了自己家的小白菜。

  那信使满脸无奈,点点头道:“是是是,殿下说的对。”

  李世民又‘哼’了一声,不知为何像是有些生气,呵斥道:“瞅瞅你们这些人,个个成了什么样子?这一段时间以来,天策府总共回来了二十个信使,然而几乎每个人都是胡说八道,全都把那个小子夸到了天上,本王真的很想问一问你们,你们的脑子是不是都被驴踢了?”

  那信使缩了缩脑袋,连连告罪道:“是是是,殿下训斥的是,麾下以后不敢了,麾下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他嘴上虽然告饶,然后忽又小声嘀咕,满脸纠结道:“但是顾天涯真的很厉害啊!”这货显然是个直肠子,心里有话不吐不快。

  “嗯??”

  李世民何等耳力,岂会听不到信使的碎碎念?

  李世民陡然笑了起来,冲着信使道:“

看你这个样子,明显心中不服,也罢,本王给你个机会,本王倒是要听一听,那个顾天涯到底有什么奇特,为何你们这些信使全都犯了昏一般,一提起他来顿时两只眼睛都冒光?说吧,奏报给本王听,也奏报给在场诸位同袍听……”

  那信使听到允许他奏报,顿时变的兴奋起来,这货竟然真的眼睛开始冒光,张口便道:“启禀殿下,顾天涯可厉害了。”

  李世民悻悻一声,转过头悄悄翻了个白眼,自己压低声音嘀咕一句,似是很不爽道:“废话,不厉害能哄骗本王的妹子?”

  他吐槽了心里不爽之后,再次转回头看着信使,脸上装出四平八稳之色,仿佛完全不在意顾天涯的事情,只是轻描淡写问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他到底厉害何处?”

  “首先,是收废铁!”信使脱口而出,满脸都是崇拜。

  然而在场众人却都一呆,面面相觑各自纳闷,一脸愕然道:“收废铁?”

  “对对对,就是收废铁!”

  只见信使特别兴奋,急不可耐开口道:“如今整个顾家村周围,都已知道了收废铁的事,干这事的主要有八个村庄,无论老幼妇孺每天是早早出门晚晚回家,他们走村串巷,不断收取废铁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谁家若有是破旧铁锅,已经烂到没法修补再用,收了;谁家若是有废弃的农具,已经腐烂锈蚀(shi)到没法再用,也收了;另外河北道乃是久战之地,到处都有打过仗的战场旧址,只要细心刨开积雪和土层,经常会找到生锈的箭头和折断的刀兵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这些可都是宝贝啊,同样能捡回去卖。”

  信使越说越兴奋,忍不住眉飞色舞道:“不瞒殿下您说,连麾下都跟着发了一笔小财,这段日子以来,麾下挖了不少战场遗留,拿到顾家村之后,公主给折算了不少赏钱呢……”

  说话忽然探手入怀,掏出一张仔细放好的纸条,然后眼巴巴看着李世民,道:“殿下您看,这是公主给我打的白条,公主让俺拿着这张条子,找您领取相应的钱款。”

  李世民登时呆住,面皮不自觉抽搐起来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他才面色古怪开口,啼笑皆非道:“你帮他们做事,却到我这领赏?”

  信使略显扭捏一下,满脸憨厚道:“公主跟俺们说了,她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以前可以大手大脚,但是以后得勤俭持家,能坑一笔,就坑一笔,公主她还说,您是她二哥,您爱好颜面,所以最好坑……”

  李世民登时瞠目结舌,只觉胸口一阵阵发堵。

 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他才使劲吸了一口气,努力劝说自己道:“这是亲妹子,这是我的亲妹子。”

  他自我劝解半天,勉强平复了心中憋闷,这才再次看向信使,咬牙问道:“说,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收废铁,此中必有蹊跷之处。”

  信使毫不迟疑,脱口而出道:“回禀殿下,熔铁炼钢。”

  他说这话之时,满脸都是崇拜。

  然而在场众人却满头雾水,李世民同样也是一脸懵逼。

  熔铁炼钢?

  这是什么词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