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六十五章 【你过来啊!】

  娘俩站在河畔这么久,生怕再待下去会惹人怀疑,哪知正欲转身回归,恰听远处传来动静,只听一个女子焦急呼唤,分明是在喊着顾天涯的名字。

  顾氏顿时笑出声来,道:“这丫头真是一刻也离不开你啊!这才出来多长时间?她已经急慌慌的过来寻找了。”

  语气听起来像是打趣,其实饱含着满意和舒心。

  她说着突然转身,迈脚朝着顾家村走去,口中笑呵呵又道:“娘自己先回家吧,将地方留给你们年轻人,免得昭宁脸嫩,不肯过来找你。”

  顾天涯登时翻个白眼,有些悻悻道:“她脸嫩?您真会说笑话。”

  顾氏噗嗤失笑,迈步远远走开。

  哪知回村之路只有一条,恰好昭宁从对面奔跑而来,迎头照面,正好遭遇,昭宁先是一怔,随即羞的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道:“我自己在家里待的心慌,所以才出来走一走。”

  “好好好,出来走走好……”顾氏温和而笑,并不揭露她的心思,反而点点头道:“家里确实沉闷,是该出来走走,正好顾儿也在,你去找他说说话吧。”

  昭宁轻轻‘嗯’了一声,脸蛋儿红的像个小苹果。

  顾氏再次温和而笑,顺着道路慢慢回村。

  昭宁强忍着心中焦急,恭送顾氏缓缓的离开,然后她猛然拔脚飞奔,像是风儿一般跑向顾天涯。

  她人还没到,已经欢喜的大叫起来,像是十分得意,连连邀功道:“天涯你猜猜看,我给你带来什么好消息?保证让你大吃一惊,保证让你开怀大乐……”

  顾天涯面色温柔,静静看着她像是小女子一般冲向自己,他根本不开口去猜,只是默默的等待着,他知道她这么急急跑过来找自己,乃是想要向他告知一些开心的事,倘若自己开口猜出来,会让她失去告知的乐趣。

  所以即便他早已猜到了答案,但是仍旧他选择了闭口不言。

  他不猜。

  爱情有时候就像游戏,男女双方都要学会宠溺。一方要学会装傻,才能满足另一方的得意。

  果然昭宁很是得意,小脸之上全是兴奋之色。

  她冲到顾天涯面前,眉眼之间尽是骄傲,突然小手一伸,把一份密信递给顾天涯,眉飞色舞道:“看到没,密云孙氏写给突厥人的信,果然一切都被你给洞穿,他们竟然真想勾结草原,嘻嘻,有了这份证据之后,密云孙氏算是完了,只要咱们愿意,随时可以弄死他们……”

  堂堂一个公主,天下第一女战神,其实密云孙氏压根不会放在她的眼中,就像是猛虎永远不会在意一只小兽的死活。

  只要她愿意,她可以很简单的拍死密云孙家。

  虽然天下世家乃是一体,但是世家之中同样有大有小,她乃是手握大军的大唐实权派,就算真的灭掉一个世家也不会有太大麻烦。

  无论是五姓七望也好,还是各大上品世家也罢,大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密云孙氏,惹怒一个手握二十万娘子军的女战神。

  所以在昭宁眼中,密云孙氏的死活她压根不会在意。

  若是她自己动手,她绝对会心静无波,她不会兴奋,也不会骄傲,因为对手实在太弱了,不会让她提起任何兴趣。

  但她现在却很兴奋,甚至是欢喜的雀跃不已。

  原因很简单,这是顾天涯出的手。

  女人一旦陷入爱情,再怎么强势也会犯傻,她之所以这般的开心和得意,其实是因为顾天涯赢了对手而得意。

  她把那份密信递给顾天涯,眼巴巴等着顾天涯夸奖她,不断道:“你看看,厉害吧!”

  顾天涯岂能不知她的心思,连忙不吝夸奖道:“不愧是我的‘小姨’,出手就是不同凡响。”

  仅仅一句夸奖而已,昭宁登时欢喜快要炸了,但见她俏脸全是开心,眉眼里面全是笑意,更加得意道:“我让我那闺蜜按照你的计策施行,派出几十队斥候堵住了前往草原的路,果然抓到了密云孙氏的骑士,拦截到了他们写给突厥的密信,有着这份密信之后,咱们就攥住了他们的把柄,到时给他们安上一个叛国之罪,随意咱们怎么揉搓他们都行……”

  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,表达着自己的开心和得意,然而突然小脸一僵,像是想起了某件事。

  她猛然脸蛋前探,一把抓住顾天涯胳膊,凶巴巴的问道:“你刚才称呼我什么?你竟然喊我叫做小姨?”

  她像是陡然生气起来,气哼哼道:“我跟你说过没有?没人的时候你喊我名字。”

  女人嘛,在意的事情很奇葩。

  也许只是一点小事,却会让女人气的发鼓。

  但她根本不知道,顾天涯是故意喊她小姨的。

  只见顾天涯缓缓把头凑到她的面前,目光与她的目光直直相对,忽然顾天涯嘿嘿坏笑,语带调侃道:“小姨小姨,并非是姨,你比我足足大了三岁,却非要搞一出老牛吃嫩草,我这颗小嫩草饱受打击,难道还不能在口上占点便宜吗?小姨小姨,我非要喊你小姨,只不过么,你不是我的亲小姨,我也不是你的亲外甥,所以咱们两个应该是,干小姨,干外甥……”

  谐音字,真是一种神奇的好东西。

  这种露骨的挑逗话儿,唯有夫妻床笫之间才会说,昭宁登时俏脸绯红,哪里还有一丝生气。

  她羞的耳根子都在发烫,只觉的大腿根儿一阵发软,突然双手捂住脸蛋,使劲跺脚道:“顾天涯,你坏死了。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老实人,想不到你竟然也会口花花。”

  顾天涯顿时接话,嘿嘿道:“是不是想一天打我三顿。”

  昭宁顿时一呆,俏脸怔了一怔。

  但她很快想起来,这话十分的耳熟,分明是当初她刚认识股天涯之时所说,那时候她调侃顾天涯是不是想一天打她三顿。

  这笔债务,还的真快。

  “好啊,原来你是在报复我!”她猛然攥起小拳头,像是要打顾天涯,实则乃是撒娇,像极了一个小女人。

  顾天涯哈哈大笑,顺势往后一窜,

然后单手抱胸,另一只手冲她勾动,故意装作嚣张模样,道:“你过来啊!”

  昭宁挥舞小拳头扑了上去。

  顾天涯再次哈哈大笑,还想故技重施往后再窜,可惜他忽视了一个问题,昭宁毕竟不是普通女子。

  人家练过武的!

  只听噗嗤一声,像是有东西倒地,栽在雪地里,溅起无数白,却原来是顾天涯四仰八叉,被人直接给放倒在地上。

  河风呼啸之间,天上一轮弯月,但见月下一个俏丽女子,气势汹汹骑在一个青年身上,突然她俯身弯腰,将自己的脸蛋逼近青年脸前,很凶狠的吓唬道:“你再敢满嘴口花花,信不信我直接骑了你。”

  虽是凶狠吓唬,实则掩盖含羞,顾天涯岂是一般人物,立马抓住这个弱点反击,他故意装作瑟瑟发抖,满脸‘惊恐’叫道:“不要啊,放过我,姑娘,你这样是不允许的,爱情需要彼此交心,怎能施展此等手段,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牛不喝水强摁头,姑娘你如此持枪凌弱,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,呜呜呜,老天爷,谁来救救我……”

  他被人横刀立马骑在身下,像极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好孩子。

  昭宁被他逗的满脸通红,显然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羞涩。女战神只觉脸蛋耳根滚烫无比,陡然恶狠狠的一声狞笑,道:“虽然强扭的瓜不甜,但是它很解渴啊,小嫩草,让你尝尝我这头老牛的厉害……”

  伸手便要去解顾天涯的衣襟。

  顾天涯这次真的吓了一跳。

  幸好昭宁只是作势,其实她早已羞的不能自已,所以伸出手像是触到烈火一般,还未碰到顾天涯已经仓皇收回,然后只听她嘤的一声,慌里慌张的放开了顾天涯。

  一抹弯月之下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两人脸上都泛着晕红。

  空气之中,似是荡漾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。

 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顾天涯才尴尬咳嗽两声,忽然道:“密云孙氏,未必服输,虽然咱们拦截了他们的密信,但是此事有着抵赖的可能,只要对方足够心狠,能够舍下心思壮士断腕,先把写信之人逐出家门,再让他在必要的时候寻死,一推二六五,满口不承认,那么,叛国的罪名扣不到整个孙氏所有人的脑袋上……”

  昭宁仍旧满腔羞涩,涨红着小脸躲在一边,又是好半天过去之后,她才轻轻开口,像是好奇般问道:“你为何会这么笃定?”

  顾天涯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因为,换了我也会这么做。”

  昭宁怔了一怔,有些失望道:“那你岂不是白白忙活了啊?”

  她可以不在乎密云孙氏,因为对方根本算不得她的对手,但她很在乎顾天涯的心思,她会因为顾天涯失望而失望。

  哪知顾天涯突然一笑,语带幽幽道:“怎能是白忙活啊?我盼的就是他们这么做……”

  一次计策成,对方的家主就得乖乖赴死。

  下次计策出,又有一个孙氏之人再去死。

  这种眼睁睁看着亲族一个一个接着去死的恐慌,才是顾天涯真正想要送给密云孙氏的大礼。

  小人报仇,从早到晚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  而他顾天涯为了报仇,已经整整隐忍了十五年,他今年也才十八岁,等于是三岁那年就开始了。

  作为苟稳之人,十五年不算太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