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六十四章 【实锤了?顾天涯穿越?】

  自古有云,知子莫若母。

  顾天涯脸上的表情才一出现,老娘已然苦涩叹息出声。

  她缓缓再次伸手,抚摸儿子脸庞,她仔细帮儿子擦掉眼泪,然而自己双眼却泛起泪花。

  傍晚寒风很大,远处是结冰大河,放眼一望而去,天地间全是白皑皑的积雪,顾天涯忽然底下头去,小声安抚母亲道:“您放心,不会的,孩儿并没打算报仇,我只是想弄点产业而已,这样才能过好日子,平平安安一生。”

  他一边温声劝着,一边帮着母亲擦泪。

  顾氏忽然把他手掌推开,眼泪流淌的更加厉害,道:“你不用骗娘,你从小就不敢在我面前撒谎。你骗别人之时,可以做到面不改色,但是你在我面前撒谎之时,每次都会不由自主的低下头。”

  顾天涯一怔。

  却见顾氏突的仅仅攥着他手,道:“儿子,你记住,如果你真的心有不甘,那么娘不会再拦着你。你想报仇,那就去报,但你一定要永远记住,世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……”

  她使劲抓着顾天涯的手,不断叮嘱道:“世家害人的那些手段,娘跟你说过很多次很多次,你一定要小心,你一定不能忘!”

  顾天涯不断温笑,再次安抚道:“您放心,孩儿没打算报仇!”

  然而顾氏根本不听,她能感受到儿子的心思。

  她仍旧攥着顾天涯的手,不断絮叨道:“世家害人的手段,大体可以分为三种,在你弱势之前,他们会持强凌弱,完全不讲道理,善用以势压人,当你惹到他们之时,他们会直接把你打死……”

  顾天涯微微一笑,忽然轻声开口道:“这一招虽然厉害,但是咱们已经不需要害怕了。咱们娘俩忍了十八年,已经熬过了会被人直接打死的阶段。虽然暂时还是弱势,但是不会被人随意的打死。”

  顾氏见他如此坚决,无奈只能苦涩一叹,喃喃道:“娘真不该教你那些东西,让你学会了隐忍和借势,顾儿啊,昭宁对你很好,你就算想借她的势,但你一定不能伤了她的心。”

  顾天涯脸上现出一抹温柔,轻轻点头道:“昭宁她确实很好!”

  说着低头看向母亲,忽然又道:“既然您也觉得她好,孩儿会和她一起老死。”

  这是携手一生的意思。

  一旦在母亲面前说出,便等同于是立下了誓言。

  顾氏抬头看他,突然又道:“世家害人的手段,第二种乃是规则。”

  “我知道!”顾天涯点了点头,轻声接口道:“在我们弱势之前,他们会蛮不讲理以势压人,一旦我们有了与之相抗的能力,他们立马会换个手段和我们玩规则。”

  顾氏满脸担忧,道:“他们有上千年的传承,擅长的就是规则和道理。”

  顾天涯展颜温笑,伸手帮母亲再次擦泪,道:“您放心,孩儿同样也擅长这个,他们虽有千年传承,可是孩儿继承的是包罗万象,您逼着我读了那么多的书,难道还怕儿子会输给他们不成?”

  顾氏像是被他劝住,下意识朝着儿子点了点头。

  但她很快又再次抬头,望着顾天涯道:“最后一招,才最危险,当他们感觉赢不了你的时候,他们会选择灭掉威胁,比如暗杀,比如下毒,他们会像一条一条的毒蛇,时时刻刻在暗中盯着你,只要稍微寻到一丝机会,他们绝对会毫不迟疑的下狠手……”

  顾天涯缓缓点头,这次他的表情有些肃重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他才轻轻开口,道:“若是以后有了机会,孩儿得练一练武,哪怕不能做个提刀杀人的侠客,至少可以防备被人一刺即杀。”

  他虽然这么说着,然后语气之中毫无畏惧,显然他已经坚定了决心,这辈子非要去报仇不可。

  顾氏深知儿子的秉性,所以这一次再没阻拦。

  但是她忽然探手入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她将盒子递到顾天涯手中,压低声音叮嘱道:“既然劝说无用,娘便不再劝你,所以从今天开始,这个盒子里的东西你要拿好了,无论是吃饭睡觉,又或是出行远游,这两样东西你不准离身,一辈子都得带着它们。”

  顾天涯先是微微一怔,随即脸上现出狂喜的神情,他性格一向沉稳,然而这一刻却抑制不住激动,他双手死死抓着盒子,整个人似乎都要颤抖起来。

  只听顾氏微微叹息出声,像是万般无奈的道:“这个盒子里面的两样东西,你从小一直想要拿去当玩具,但它们不是玩具,而是两样大杀器,所以娘一直不肯给你,怕你拿着惹出大事来。”

  “对对对!”顾天涯不断点头,道:“娘亲您做的对!”

  他说话明显带着激动,再次又道:“那时候咱家弱小无比,就仿佛河里无根飘零的浮萍,谁都能欺压,谁都能欺负,

所以得万般隐忍,不能把家底示人,但是现在咱们渡过了危机阶段,有些东西可以慢慢的拿出来用了。”

  顾氏深深看他一眼,不断叮嘱道:“一定要记住,两样东西永远不可离身。”

  顾天涯毫不迟疑,连连向母亲做出保证。

  顾氏这才勉强放心,口中发出一声低叹,忽然又再次开口,仿佛征询儿子意见一般,问道:“还有另外一个盒子,你觉得什么时候拿给昭宁合适?”

  顾天涯微微一怔。

  顾氏并不等他搭话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出声又道:“娘能看出来,你喜欢那个丫头,既然你喜欢她,那她就是咱家的人,成了咱家的人,岂能不给她盒子……”

  这话里的意思,明显已把昭宁当做儿媳妇看待了。

  但是顾天涯眉头轻轻皱起,像是心中有着顾虑一般,足足好半天之后,他才缓缓开口,道:“此物颇为危险,暂时别给她了,等我慢慢瞅准时机,先教会她如何使用,到那时您再给她,免得她误伤了自己。”

  顾氏听到‘误伤’二字,吓得顿时脸色一白,连忙点头道:“对对对,现在不能给她,她不像你,她从小没有学过那些知识。”

  顾天涯呵呵一笑,道:“以后若是有时间,孩儿准备开个小学堂,不但要教昭宁,还要教阿瑶她们……娘您不用担心,我会有选择的教导,保证不会害了她们,只让她们学到该学的东西!”

  顾氏像是有些担忧,忍不住道:“你爹留下的那些学识,实在是太过于磅礴,她们未必能像你那般,可以做到融会贯通……说来也是奇怪,你似乎遗传了你爹的天赋,娘虽然被他教了很多年,但是娘看那些书本的时候只能看懂一两成,反而你像是无师自通一般,几乎学全了你爹留下的所有知识。真的很神奇,真的很厉害!”

  “当然厉害喽!”顾天涯嘿嘿一笑,语带搞怪般道:“我可是您生的儿子,若是太差岂不丢了您的颜面。”

  顾氏顿时噗嗤一声,冲着儿子宠溺一笑,责怪般道:“又耍宝。”

  顾天涯再次嘿嘿而笑,不断讨好着老娘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