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六十三章 【第2计,你们自己在找死】

  这时忽听一人开口,略带提醒之意道:“但是此计只能算是一个开端,并不能将那个顾天涯直接打死,毕竟咱们都知道,他真的是驿站驿卒,既然咱们能给他泼脏水,娘子军必然也能力保他,即使强行给他扣上兵匪罪名,最后的结局也不会受到治罪。”

  众人无不点头。

  孙昭同样也点头,忽然开口又道:“三叔公说的一点没错,这一计确实只是开端,不管事情能不能成,主要是给朝堂诸公提供一个借口。只要争吵起来,便会旷日持久,到时顺势反对理清田亩之事,天下的世家可以一起发力给皇族施压。”

  众人恍然大悟,这才明白他的目的。

  但是孙氏家主却微微皱眉,沉吟道:“虽是如此,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毕竟娘子军乃是北地强兵,真要铁了心的想做某事谁也拦不住。咱们密云孙氏,依旧抵抗不住。”

  “所以我还有一计!”孙昭陡然开口,眼神有些阴森,他猛地伸手指了指北边,语带寒气道:“大家应该都能知道,娘子军为什么要驻守边境。”

  孙氏众人眼睛都是一亮,忍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防卫突厥,抵抗入侵!”

  孙昭缓缓点头,道:“那么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,援引突厥,请其来侵,今冬数场大雪,草原比河北更加严寒,突厥人一向不事生产,需要依靠掠夺渡过寒冬,只要我们能把意思传递过去,告诉对方我们愿意提供各种消息,突厥人必然大喜过望,肯定会大举兵马来袭,到时候娘子军迫于守疆压力,再也没有精力推行理清田亩之事。”

  “好!”孙氏众人无不大喜。

  孙氏家主同样面色带喜,忽然悠悠开口道:“密云县靠近边陲,咱们孙氏一向和突厥人有着联络,他们缺粮缺铁,常向咱们收购,彼此友谊颇深,正可以作为援引。此计,甚秒。”

  孙昭拱手行礼,笑道:“据闻大伯父和突厥一个部族首领交情极好。”

  孙氏家主哈哈一笑,道:“我现在就修书一封,派人连夜赶往草原。只要咱们的意思传递过去,格尔木必然会联络各个部族起兵,到时候,倒要看看娘子军会死多少人……”

  孙氏众人齐声大笑。

  计策,成矣!

  ……

  当夜,孙氏家主果然亲自写下书信,派出家里豢养的骑士连夜出门,风驰电掣,直往草原。

  并且为了保证信息传递成功,孙氏家主专门写了两封密信,分别派出两队骑士,各选一条路径北上。

  同一时间,孙昭以密云县令之身上书,言称河北道出现暴民乱匪,不但持兵冲击官衙,而且犯下种种恶罪,所以他恳请朝廷责令娘子军剿匪,希望能够肃清河北道的暴民匪患。

  这两计施展开来,孙氏众人静候以待,一连数日,聚众商议,不断推陈出新,又补充出十几条毒计。

  可惜谁也没有想到,第五天的时候突然出现大变。

  一个满身是血的骑士冲回家中,直接倒地咽气死在孙氏众人面前,临死之前,只来得及说出两句话。

  说第一句话时,这骑士满脸都是急切,道:“密信,被截,孙九,被抓。”

  说第二句话时,整个人已经变成惊恐,道:“另一队,进了草原,家主啊,天塌了……”

  所有孙氏族人,只觉如坠冰窟。

  仿佛晴天一个霹雳,脑中全都闪现出一个念头:“娘子军竟然提早预防,将计就计拦下了他们的信使……”

  派出去送信的两队骑士,其中一队正是孙九和这个拼死逃回的骑士,甚至根本不是拼死逃回,有可能是娘子军故意放回。

  而他们手中的密信,已经被娘子军截在了手里。

  密信,被截。

  孙九,被抓。

  人证物质,齐全了!

  如果只是人证物证齐全,事情也还有抵赖机会,偏偏娘子军还用了一招,竟然放过了另一队信使进入草原。

  也就是说,突厥人肯定会起兵来攻。

  而勾结草原入侵的人,是他们密云孙氏。

  所有孙氏之人,只觉浑身发冷。

  唯有孙昭反应极快,陡然转身直奔大门而去,口中叫道:“本官身为一县执掌,须得时刻为民而忧,从今天开始,我要时时刻刻坐镇县衙……”

  他脚步极快,转眼走到门口,忽然一个转身,目光直直看向孙氏家主,他像是打了个哆嗦,浑身抑制不住颤抖,但他强行压下恐惧,陡然涩声开口道:“大伯父,必要之时您的去死。”

  这话让孙氏众人心头都是一寒。

  反倒是孙氏家主先是一怔,随即面色如水缓缓点头,肃重道:“我自己因为心中愤恨,所以写信勾结突厥,此事你们皆都不知,是我孙灿一人之罪。”

  他想了一想,紧跟着又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卸任孙氏家主之位,静等事态发展,不会吝啬此身,倘若突厥之兵被娘子军抵住,我立即自缚前往衙门请罪,稍加审问之后,便可坐实罪名,然后我会在牢中自杀,

孙昭你切记要断我一个畏罪寻死的说法……”

  孙昭面色沉痛,硬撑着点头道:“大伯父,对不住。为了整个家族,万般无奈如此。”

  孙氏家主毫不在意自己的死活,他只是感觉事情仍旧不够稳妥,陡然又道:“光是寻死,怕还不够,所以孙昭你即刻接任家主之位,对外宣称将我逐出家门,至于原因,可以说我淫乱,有辱孙氏家风,故而驱逐家谱。”

  孙昭深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心中宛如刀割。

  这时孙氏家主第三次开口,又道:“我平日颇爱名声,整个密云县都知道,所以乍然说我淫乱怕是不能服众,须得再找一个借口方才稳妥,这样吧,你们就说我患了疯癫之疾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所以才会淫乱,辱没了孙氏家风。”

  孙昭满眼是泪,重重点了点头,忽然哽咽道:“大伯父,对不住,都是侄儿的计策害了您。”

  孙氏家主淡淡而笑,缓缓摇头道:“此事并非你的错,只能说对方有高人,咱们能想到的计策,已经落入了他们的预料之中……”

  还未动手,已经输了。

  他远远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孙昭,忽然挥挥手道:“赶紧走吧,去县衙里待着,这一次,咱们输了,既然输了,就得认下,只可惜真是没有想到啊,娘子军那边竟然有高人啊。”

  他们的计策,完全被人猜中,所以一旦开始施行,等同于是自己找死。

  孙昭猛然擦了一把眼泪,大声道:“但是我们还有机会,天下世家不会放任不管。”

  孙氏家主缓缓眺望长安方向,喃喃道:“是啊,还有机会,咱们世家乃是一体,朝堂上九成都是世家的官,唯今之计,只希望朝堂上那边能赢了。”

  “朝堂上……”

  所有孙氏之人下意识都看向长安方向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,顾家村中。

  顾天涯独自站在大河旁边,不知为何忽然长长吐出了一口气。

  他的脸上,缓缓淌下了两行热泪。

  在他不远之处,老娘满脸担忧走过来,伸手摸摸他的脑袋,喃喃道:“顾儿,一定要报仇吗?其实在为娘心里,并不愿意你这么做,娘只盼望着,你能平平淡淡过一生。”

  顾天涯缓缓摇头。

  目光里面全是坚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