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六十一章 【大隋官仓,巨富遗产】

  但见顾天涯稍加沉思,随即便再次开口,道:“突厥能防,朝堂难争,世家若是无法通过勾结草原施加压力,必然会把所有的力量全都砸向朝堂,只可惜,此事咱们使不上力气。”

  昭宁迟疑一下,忽然轻声道:“我觉得李家皇族既然执掌天下,肯定有着能够制衡世家的手段。朝堂上有皇帝,有太子,有一众大唐皇族,有那么多的王爵嫡系,也许他们早已筹谋许久,正等着要和天下世家掰手腕呢。”

  顾天涯登时怔住,好半天才若有所思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,看来我的眼界还是太低了。”

  第二个担忧,隐约也可以暂且放下。

  剩下的,唯有第三个。

  世家控制卖粮,该当如何应对。

  昭宁一直记着顾天涯先前所说,这时终于有了机会,连忙问道:“你说你有解决的办法,快点说给大家听一听。到底是什么神奇手段,竟能抗住世家控制卖粮的毒计?”

  这话问出之后,所有人全都看向顾天涯,众人心里同样好奇,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。

  却见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缓缓吐出了十六个字,一字一顿道:“前隋栽树,大唐乘凉,末代所遗,八大粮仓。”

  众人都是一怔,面色茫然起来。

  唯有昭宁陡然想起什么,脱口而出道:“我明白了,你说的是大隋留下的八个粮仓,那里面有着数百万石粮食,足够支持我们抗衡世家的控粮之计。”

  哪知顾天涯突然摇头,沉声道:“你错了,那里面没有粮食。”

  昭宁登时怔住,满脸不可置信。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或者我应该换个说法,那里面有着粮食,但却没有我们需要的粮食。”

  这说法听起来很拧,有种相互冲突的不合理。

  众人更加茫然起来。

  他们听不懂顾天涯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  幸好顾天涯紧跟着开口,仔细解释道:“隋朝末年,天下各地修建了许多粮仓,不断储存粮食,用以对抗荒年,这其中又有八个超级粮仓,据传每个巨仓皆有存粮百万石之多,结果荒年没有遇上,天下已经揭竿而起。那些粮仓各被所占,成为了反王们争夺天下的底气。”

  昭宁忍不住接口,若有感慨道:“兴洛仓,回洛仓,常平仓,黎阳仓……”

  她曾在乱世之中领兵征伐,对于天下粮仓的情况如数家珍,她将一个一个粮仓的名字不断说出,好半天才震惊般吐出一口气,道:“我竟然忘了,隋朝留给我们的家底很厚实。”《注1:史书记载,隋朝留下的粮食,唐朝吃到贞观十一年才吃光,加上大唐立国之初的九年,整整吃了二十年》

  哪知顾天涯忽然再次叹气,有些伤感道:“可惜,粮仓里的粮食怕是没有了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昭宁下意识开口,反驳道:“我曾听人说过,那些粮食能吃二十年。”

  “不错,能吃二十年!”顾天涯点了点头,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,道:“可惜,这只是表象!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缓缓在众人面上扫过,轻轻道:“再大的粮仓也经不住亏空,再多的存粮也扛不住硕鼠,隋朝留下了无数粮仓,外加八个超级大仓,但是这些粮仓里的粮食,恐怕早已搬进了各个世家的家仓……”

  众人听到这里,终于恍然大悟。

  世家,又是世家。

  天下九成官员,出身都是世家,虽然李家皇族夺得了江山,但是执掌地方的却是世家。

  一块肥肉被人过手之后,即使不吃也能沾到满手的油,而那些世家官员执掌地方的时候可不止是过手,他们直接就是负责掌管着各地的粮仓。

  监守者若是利益一体,必然会滋生出自相盗窃。

  这就是监守自盗的释意。

  ……

  顾天涯忽然再次开口,沉声道:“倘若我是某地的一个世家,我岂能忍住不向粮仓去伸手?咱们仍旧以密云孙氏打个比方,比如我现在就是密云孙氏的家主,那么,诸位猜猜,我会怎么做?”

  他口上说着让众人猜,其实自己已经直接开口,又道:“密云县,也有一个前隋留下的小粮仓,此仓虽然稍小,毕竟乃是官仓,据传仓中存储粮食十万石,足够密云县的百姓吃三年。不得不说,这是前隋的一大功绩,盛世存储余粮,荒年可度危机,这个粮仓乃是前朝遗留的财富,按理应该属于密云县所有的百姓共有,然而大唐立国之后,它却掌管在地方官员的手里,确切的说,是掌管在密云孙氏出身的官员手里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紧跟着再道:“肥肉在口边,岂能不吞咽?倘若我是密云孙氏的人,我绝对会把官仓的粮食搬回家。这件事,做起来简单的很,无非是监守自盗,简直是唾手可得。我只需要在粮仓里面稍微留点粮食,满足朝堂户部的定期巡视和临检便可了,就算突击检查,问题也不太大,因为大唐的官员几乎都是世家出身,大家对于这种事早已经习以为常。倘若遇到突发事件紧急用粮,我留下的那些粮食也能轻松应对,所以,万事无忧,而我,早已中饱私囊。

  昭宁听的面色发白,众人也觉得脊背寒冷。

  顾天涯仿佛抽丝剥茧一般,将一件天下大秘缓缓的揭露,众人都能听出来,这个大秘密乃是他猜的,虽然是猜的,但却很真实。

  丝丝入扣,环环有理,让人听完之后不得不选择相信,世家已经搬空了大隋遗留的官仓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昭宁才缓缓开口,道:“我现在终于明白,你刚才为什么会说粮仓虽然有粮,但却没有我们需要的粮……”

  所谓的粮仓有粮,那是因为世家稍微留下了一些应付巡查的粮。

  没有需要的粮,则是因为那部分粮食已经成了世家的粮。

  昭宁忽然看向顾天涯,像是猛地反应过来所有一切,她陡然抓住顾天涯的手臂,惊喜道:“你前前后后说了这么多,其实想要说出的只有一个意思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你盯向了大隋的官仓,你想要针对的是世家搬走的存粮,若是这些存粮能够回归官仓,再也不用担心世家会控制卖粮……”

  她说着停了一停,猛然又有新的领悟,惊喜又道:“这些回归官仓的存粮,甚至就是世家粮铺一直在卖的粮食,这是兵法上的釜底抽薪之策,简直可以说是神来之笔。”

  顾天涯微微点头,道:“亏空未发之时,属于中饱私囊,一旦揭露出来,便是触犯律法,世家势力哪怕再怎么庞大,有些规矩仍旧是需要遵守的,倘若他们不愿意归还大隋遗粮,那便是铁了心的要枉顾国法,搬空官仓之粮,如同动摇国本,若是坚持不愿意归还,岂不是可以按照祸乱谋反论处?”

  谋反罪,是皇族唯一能动世家的理由。

  自古虽然是皇族与世家共治天下,双方之间存在着某种相互容忍的平衡,但是唯独一件事皇族不会容忍,那就是世家想要动摇皇家的根本。

  你敢谋反祸乱,我就可以杀人。

  若是我连江山都要丢了,自然不会在乎治理地方,哪怕天下九成官员出自世家,我们皇族发起狠来也敢杀绝,因为,那一刻已经是同归于尽的局面了。

  也正是因为此,世家绝对不会选择碰触皇族的底线。

  既然底线不能破,那就要守规则。

  亏空的粮食,都得还回来。

  这件事,甚至要比讨回土地简单的多。原因很简单,粮食是浮财,哪怕这份浮财十分巨大,但却没必要逼的皇族同归于尽。

  所以,这一局顾天涯筹谋的很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