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九章 【运筹帷幄,猜测对方】

  一句老牛吃嫩草,几乎是夫妻之间才会说的隐私话,某位女曾经横扫天下的女战神,陡然化作了无比乖巧的乖宝宝。

  顾天涯拉着她的手,两人一起走到火盆旁边,小青和小柔连忙让开一侧,两个少女的脸蛋儿似乎也带着红扑扑。

  这时老娘突然开口,像是打圆场般道:“顾儿,娘饿了。”

  顾天涯连忙点头,道:“吃饭,吃饭,咱们现在就吃饭。”

  他是家中男丁,按照规矩应该先吃第一口,虽然是贫寒之家,然而这个礼仪一直在遵守。

  但是这一次顾天涯没有先吃,反而伸手撕下了一只烤羊腿,忽然双手一递,直接递给小青,郑重道:“古有客随主便之说,奈何家中实在贫寒,故而只能借花献佛,以这只烤羊腿作为答谢……”

  他不等小青迟疑,紧跟着又道:“将军千万不要推辞,因为这是我的一腔谢意。”

  说完之后,双手郑重托着烤羊腿,面上带着感激,静等小青接下。

  小青直到这时才有机会开口,道:“您…你…顾公子刚才已经谢过了啊,怎么忽然又要再谢一次呢?我听昭宁小姐说过,顾家村一直遵守着古老规矩,每当用膳…呃,吃饭之时,家主男丁先吃第一口,这怎么让我先吃?您刚才已经谢过一次了呀。”

  她像是因为心里紧张,所以连说话也显得有些重复。

  哪知顾天涯摇了摇头,再次郑重道:“刚才所谢,乃是谢你们私人恩情,现在所谢,却是谢你带兵替我解围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今日之事,颇有波折,虽然我已经预料到孙昭会很强硬,但却没料到孙氏竟然敢出动家丁,倘若不是青将军你带兵围住孙氏,恐怕今日之事将会是另一番结局,当时我们只有二十一人,对方却有一百多个家丁部曲,一旦双方厮杀起来,我们怕是全都要葬身县衙之中。”

  “他们敢……”

  小小屋子之中,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三个女子的轻喝,异口同声道:“小小一个密云孙氏,岂有胆量和我们厮杀。”

  小青紧跟着又道:“今日我带兵围住孙家之时,他们全家吓得瑟瑟发抖,胆子小的很,没一点骨气。以我看来,他们已经吓破了胆,以后咱们可以继续再用这个办法,威慑其它世家也这么乖乖听话,也许不用多久,就能满足您的愿望,到时候讨回所有的侵占土地,全都还给河北道的百姓们……”

  哪知顾天涯却缓缓摇头,一脸肃重道:“难!”

  小青登时一呆,有些愕然问道:“难?”

  旁边小柔轻轻开口,像是想要给顾天涯鼓舞,柔柔道:“顾…顾同袍,咱们娘子军很厉害的。当初隋末大乱,我们连窦建德都敢打呢。”

  “我知道!”顾天涯点了点头,不过随即又道:“但是现在咱们要做的事情不是领兵打仗可以解决,而是另外一种特殊的争斗和争锋。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像是想要整理一番思绪,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再次开口道:“今日孙氏之争,看起来是我们赢了,但我可以肯定,咱们只赢了一小局。”

  屋中三个女子相互看看,都没猜透他是什么意思。

  却见顾天涯缓缓吐出一口气,道:“与人相争之时,应当换位思考,倘若我是密云孙氏的家主,你们猜我对今日之事作何应对?”

  三个女子再次相互看看,各自蹙起眉头陷入沉思。

  良久之后,昭宁第一个开口,道:“若是以我的性格,自然是不愿吃这么大的亏。”

  小青紧跟着道:“我也是,不吃亏。”

  唯有小柔想了一想,道:“我可能会忍耐一番,静等着看一看顾公子会否还有下一次动作,倘若顾公子只讨要一次土地,今日之后偃旗息鼓再也不动,那么我就忍下这口气,顶多相互间不再来往……”

  顾天涯怔了一怔,目光下意识看了一眼小柔,道:“你是个心性柔软的人,可惜密云孙氏肯定不是。”

  他说着一停,目光看向门外,悠悠道:“倘若我是对方的家主,如何能够忍下这一次事情?归还八个村庄的土地是小,开了一个不好的开端是大,我身为一家之主,担负着整个家族的厚望,世家想要传承绵延,土地乃是重中之重,只有我们不断侵吞他人田亩,岂能容忍被他人讨要回去。所以,今日之事,不能忍……”

  小青脱口而出,道:“但是我们有兵,今天围困了他们。”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郑重道:“事出突然,不能算作常理,带兵围困这种事情,可一可二不可三,哪怕咱们有着二十万大军,但也只能围困世家两三次,倘若超过这个次数,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,因为,现在不是乱世,因为,对方不是乱民。最主要的是,这容易把对方逼上极端……”

  他说着又是一停,随即又道:“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,恐怕今日这一次已经要引起轩然大波了。对方虽然只是一县之世家,但是天下世家历来都是同仇敌忾,咱们今日能够带兵去围孙氏,明日是不是也会去围别的家族,对方有此想法之后,必然要做出反击。”

  “如何反击?”昭宁猛然开口,像是很在意这个。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沉声道:“首先,朝堂发声。今日之事,密云孙氏必然会大喊委屈,也许就在这一刻,他们已经把消息传递了出去,世家同盟联姻,利益乃是一体,孙氏丢了八个村子土地,对于所有世家来说都是开了一个不好的开头,

所他们必然会通过朝堂发声,想要在规则之下摁死这个苗头。”

  “朝堂上的纷争么……”昭宁喃喃一声,忽然对着顾天涯笑了一笑,道:“这种事,你也只是猜猜而已。你毕竟没见过大唐皇族的那些人,不知道他们的性格是不是愿意服输。”

  “不,你错了!”顾天涯猛然开口,紧接着又道:“我见过大唐皇族的人,咱们前几天刚刚见过平阳公主!”

  他停了一停,再道:“公主的性格很刚!”

  昭宁先是一怔,随即又笑了起来,语气稍微有些古怪,含糊其辞道:“就算李秀宁的性格很刚强,但不代表其他皇族的性格也刚强呀?也许有阴柔之人呢?也许是绵里藏针呢。世家若是想在朝堂上发起争端,未必便能把事情给强行摁下去。”

  顾天涯点了点头,像是被昭宁的说法给劝住。

  但他很快再次开口,道:“朝堂上的纷争,乃是第一手策略,若我是对方家族,必然还会有后手,比如,地方上施加压力。”

  昭宁皱了皱眉,忍不住问道:“如何施加压力?”

  顾天涯轻叹一口气,道:“控制不卖粮。”

  昭宁的脸色猛变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又道:“河北道穷困已久,眼下又是寒冬之节,老百姓家中几乎都无隔夜之粮,需要去世家的店铺里购买粮食,倘若世家突然联合起来关闭粮店,你猜猜看咱们的事情还能否推行下去。”

  昭宁呆在那里,秀美紧紧蹙在一起。

  顾天涯再次叹了口气,道:“所以说,这事是个大麻烦,不过虽然麻烦,但我也有解决办法,真正让我担忧的是,世家很可能会狗急跳墙。”

  昭宁连忙抬头看他,语带急促问道:“何为狗急跳墙?”

  顾天涯猛地站起身来,伸手朝着北方一指,道:“勾结突厥,大举南下,到时候兵锋骤起,咱们娘子军必然要守土保疆。巨大压力之下,再难有精力去讨回世家侵占的田亩,此一事,会有七成可能……”

  屋中三个女子全都一惊,下意识的站了起来。

  但也就在这时,忽听外面响起燕九的声音,道:“顾兄弟,在家吗?天策府的三位小兄弟,想要进屋和你见一见……”

  天策府的三位小兄弟?

  那不就是程处默等人?

  顾天涯忽然眼睛一亮,想起了某种可能,而昭宁则是俏脸带笑,似乎已经放下了所有担忧。

  她趁顾天涯不注意之时,目光悄然朝着中原方向看了一眼。

  朝堂上的争锋,有父皇和大哥在那里顶着。

  倘若世家胆敢勾结突厥,二哥的天策府岂会坐视不理?

  天涯你担心的三件事,只有控制卖粮一件需要解决,而这件事,你说你有办法解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