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八章 【老牛吃嫩草,此事可还行?】

  浓郁肉香,三只黄羊。

  小小一间茅屋,燃烧着三个火盆。

  哪怕此际乃是寒冬,然而屋里温暖如春,屋外虽有呼啸寒风,然而再也敌不过熊熊烈火,十八年以来,顾天涯还是首次享受这种幸福。

  只不过,这种日子实在是有些太过浪费了。

  他家的茅屋总共才多大?

  满打满算也只有八尺而已!

  竟然烧了三个大火盆,烘的整个屋子热浪滚滚,竟然一下子烤了三整只羊,弄的整个屋子肉香弥漫。

  这哪是穷人过的日子啊,这简直是在败家好不好。

  也就在这时,耳边响起昭宁的声音,有些得意道:“怎么样,很吃惊吧?嘻嘻,我曾跟你说过,你要天天吃肉。”

  顾天涯怔立当场。

  曾几何时,他因为这事和昭宁拌过几次嘴,那时他的语气带着嘲讽,暗喻昭宁乃是‘何不食肉糜’。

 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,昭宁说的全是发自真心。

  她说男儿当有强健体格,所以应该每一天吃肉,他说男儿应该养出气吞万里如虎的,所以手中应该执掌着权力。

  为了做到这件事,想来她应该付出了很多,哪怕她和那位公主乃是朋友,估计也得舍下面子苦苦求人。

  这时小青和小柔同时抬头,道:“我们来此之前,先进了一趟草原,几千人马一起横扫,围猎了数百只野生黄羊。其中三百只犒赏军卒,另有两百只运至村里,昭宁小姐乃是我家公主的好友,她的要求我们必须帮她做到。顾…顾公子呀,从今天以后您可以天天吃肉呢……”

 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他猛的双手抱拳,郑重行了一礼,诚恳道:“大恩,不言谢。”

  两个少女将军有些意外,慌里慌张想要站起来躲开,幸好昭宁暗暗示意,两个少女方才努力克制。

  但她们仍旧急急出声,不断解释道:“你不用如此,你千万不要如此,昭宁小姐乃是我家公主好友,同样也和我们极其的熟悉,我们帮她一把,只是举手之劳,你既然是昭宁小姐的…的家人,那你完全不用和我们见外……”

  哪知顾天涯郑重摇头,一脸严肃道:“受人恩惠,岂能不谢?世上从来没有理所应当,更不能觉得理该如此,否则的话,便失去了做人的本分,哪怕是有再好的交情,只受不谢也会慢慢疏离。所以,我才郑重以谢。”

  两个少女将军怔了一怔,俏脸都有些无可奈何,再次小声道:“其实…其实真的不用见外呢。”

  顾天涯一脸正色,再次遥遥头道:“我做人,就这样。”

  他语气极为坚持,显然是发自内心。

  两个少女怔怔看着他,想不通他为何会如此迂腐。

  却见顾天涯忽然轻轻吸了一口气,仿佛心中有着无比莫名感慨,突然缓缓吐出一句话,几乎一字一顿般的说道:“人因不惜而散,茶因不喝而凉。”

  人因不惜而散,茶因不喝而凉。

  这话真是说的极有哲理。

  世上的一切交情,从来没有理所应当,倘若别人的好意不能珍惜,再坚固的友谊也会慢慢疏远。

  ……

  可惜顾天涯根本无法料到,世上总有一些出人意外的事,两个少女将军对他这么好,压根不是因为所谓的交情。

  他自己坚持道谢,乃是天生秉性如此,但是两个少女满心无奈,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  幸好昭宁突然开口,像是转移话题,只听她故意语带不满,装出气呼呼的语调,道:“她们帮你这些,都是我的缘故,你对她俩郑重相谢,偏偏把我抛在一旁,这是什么道理?凭什么把我撇开,顾天涯,你,你,哼……”

  这话刚开始还只是为了转移话题,然而说着说着竟然真的有些生气了,似是突然觉得十分委屈,竟连声音都带着难过。

  她猛然扭开了头,使小性子一般跺了跺脚,最终嘀嘀咕咕,真格的气呼呼道:“臭家伙,气死人。”

  小青和小柔登时吓了一跳,隐约之间俏脸都有些发白。

  哪知顾天涯温声一笑,突然把目光看向昭宁,轻声道:“受人之恩,自当答谢,我之所以对她们郑重以待,是因为做不到理所应当,但是对你,却是不用……”

  昭宁明显一呆,下意识问道:“这却为何?”

  顾天涯再次温声一笑,轻轻道:“因为,你是家人。”

  昭宁刚刚升起的那一丝不满和醋意,瞬间像是雪见骄阳一般化为了乌有,堂堂天下第一女战神,俏脸陡然挂上红晕,她只觉两腮滚滚发烫,小胸口似是有东西扑腾扑腾乱跳,她突然有些惊慌失措,猛然用手捂住了眼睛,羞涩道:“坏小子,坏死了……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你不知道我比你大么?”

  顾天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

故意惊奇问道:“我哪里坏了啊?我说的都是实情!你比我大,所以你是长辈,我当喊你小姨,咱们乃是一家人。”

  昭宁怔怔拿开捂住眼睛的手,双目呆呆看着顾天涯,道:“原来你刚才说的家人是这个意思?”

  顾天涯再次故作惊奇,反问道:“难道应该有别的意思不成?”

  昭宁越发呆住,俏脸现出一抹失望,陡然间勃然大怒,大哭嘶喊道:“顾天涯,你气死我!”

  她像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发疯一般转身想要冲出门,哪知也就在这时,猛然感觉肩膀上伸来一只大手,随后又觉得另有一只大手,两只同时将她紧紧的抓住。

  然后,她被人重重的揽在怀中。

  只听一个沉厚声音响起,附在她耳边柔柔而言,只有八个字,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  仿佛晴空一道霹雳,将昭宁炸的呆立当场。

  仅仅八个字,却恍如天地之间最重最重的誓言,击穿了女战神的心,如同烙印一般重重的刻下去。

  她痴痴转头,看向顾天涯的脸,她下意识伸手去摸,早已忘了生气和大哭。

  她只是痴痴呆呆,仿佛一个傻了的女子,好半天过去之后,她才喃喃般问道:“你不在乎我比你大么?”

  顾天涯满脸柔笑,道:“大一点,才疼人。”

  突然附耳下去,凑近昭宁耳边坏笑低声,嘿嘿问道:“老牛吃嫩草,此事可还行?”

  “哎呀!”

  昭宁惊叫一声,惊慌失措的把他推开,女战神只觉的自己耳根子都变得发烫,只觉得两条大腿一阵一阵的发软。

  屋中的小青和小柔目瞪口呆,像是傻了一般张着小嘴。

  屋中的另一侧,顾天涯老娘看着眼前一幕,忽然满脸温柔看向屋外,目光像是想要眺望天际边,喃喃道:“这个哄人手法,真的很像你呀……”

  声音极其微弱,像是呓语般不能听清。也不知她说的那个你是谁,也不知她眺望的天际在哪里……

  唯有小屋之中,到处温暖如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