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七章 【她在等我】2合1章节

  “这个老道士很出名吗?”

  三个小憨货突然挤了过来,满脸疑惑的看着顾天涯。

  顾天涯微微一怔,反问道:“我怎知道?为何问我?咱们都是第一次见他,我怎知道他是不是很出名……”

  哪知三个小憨货很是狐疑,六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,满是不信的道:“不对劲,不对劲,你应该知道,你肯定知道。刚才你脸上的表情很奇怪,像是听过这个老道士的名字……”

  说着忽然得意洋洋起来,叽叽歪歪又道:“你不用骗我们,我们看的很清楚,刚才那个老道士自报家门,你的眼孔明显收缩了一下,你不要把我们当做傻子,其实我们精明的很,我们勋贵子弟都要学习一门艺业,乃是通过察言观色揣摩别人的心思,哼哼哼,你刚才的表情绝对有问题……”

  顾天涯深深看了三个小家伙一眼。

  突然他脸上淡淡一笑,道:“想不到三位竟能察言观色,真是让我有些大为吃惊,可惜,你们猜错了!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我刚才那个表情,应该叫做发怔,至于我为什么会发怔,却不是因为听了老道士的名字……”

  他仅仅这么一绕圈子,三个小家伙顿时好奇起来,忍不住道:“那是为何?”

  顾天涯目光看向远处,像是解释般道:“是因为他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!”

  “他临走之时说的那句话?”三个小子迷惑起来。

  “不错!”

  顾天涯点了点头,道:“身怀利器,雄威自起,在这人世之间,权力就是最大的利器……这句话十分精髓,让我听了大为触动,所以我才会一时怔住,让你们错以为我听过他的名字。显然你们艺业不精,只能做到粗浅的揣测,虽然懂得察言观色,但却不懂得具体分析。”

  三个小子登时被他唬住,下意识点头道:“长孙伯伯也是这么说我们。”

  顾天涯展颜而笑,道:“所以,你们以后还得好好学。”

  三个小子面面相觑,各自尴尬的打了个哈哈。

  这时燕九凑了过来,像是提醒般道:“顾兄弟,这个老道士很奇怪,他方才的那番举动,似是故意要和你结识,他给我们算命批卦只是表象,真正目的怕是为了对你自报家门……”

  顾天涯目光还是看着远方,好半天后才缓缓点头道: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

  燕九迟疑一下,忽然又道:“他临走之时说的那些话,颇有一种谆谆教导的意思,莫非他认识你的家中长辈,所以才教你一些处事的道理。”

  顾天涯摇了摇头,对此不置可否。

  燕九深深看他一眼,同样选择闭口不言。

  反倒是三个小子像是受到启发,猛地呼啦啦又围了过来,盯着顾天涯手里的拂尘左看又看,三张小脸全都露出浓浓好奇,道:“他还送了你一把拂尘,莫非这里面藏着绝学武艺?”

  顾天涯像是失笑起来,道:“一把拂尘而已,毛都快掉光了。”

  程处默猛然出手,一把将拂尘抢了过去,然后三个小子围在一起查看,大眼瞪小眼的讨论起来。

  可惜这把拂尘实在太过平平无奇,任凭他们怎么检查也看不出特殊之处。三个小子顿时意兴阑珊,转眼之间失去了兴趣。

  顾天涯趁机伸手,又把拂尘拿了回来,突然微笑开口道:“天不早了,我们要回了,你们三位身负官职,县中必有忙碌之事,不如咱们就此别过,以后有机会再叙如何?”

  这话的意思,分明乃是告辞。

  哪知三个小子突然一起摇头,连连咋呼道:“不急不急,没事没事,我们虽然担任了县衙武官,但是密云县屁大一点地方哪有太多政务,我们听说顾家村要建驿站,早就想着要去看个新鲜,今天我们帮了你的忙,你得邀请我们去做客,这是礼仪,你不懂么?我们长辈说了,必须和娘子军搞好关系,若是有人从中作梗,就拿大道理直接逼他……”

  顾天涯目光看向三人,似笑非笑问道:“这是你们长辈教的办法?”

  三个小子自知失言,顿时支支吾吾起来,好半天过后,才见房遗爱一瞪大眼,哼哼唧唧道:“是我爹教的,你想怎么样吧。”

  顾天涯突然哈哈一笑,道:“原来是令尊大人所授。”

  他猛然伸手相邀,满脸微笑再道:“既然如此,敢不从命,三位若是闲来无事,可否前往顾家村一观。”

  这话说的颇为文雅,三个小子听的呆了一呆,程处默愣头愣脑看着顾天涯,道:“莫非你也和我一样,乃是祖传的书香门第……”

  顾天涯哈哈大笑。

  他不再逗趣三个小子,转身顺着道路而行,燕九等人急忙跟上,三个小子自然也跟上,后面又有他们各自的家丁部曲,百十号人组成了一个令人注目的队伍。

  这队伍岂能不令人侧目?

  二十个悍卒,个个配备横刀,一百多号部曲,人人体格魁梧,这样的队伍别说是用来赶路,便是上了沙场也是一股尖兵,除了顾天涯以外,其余众人全都脚力非凡,所以仅仅只用了一个时辰,已然看到了大河旁边的顾家村。

  顾天涯目光忽然一怔,看着村头大树下的一抹身影。

  此际乃是隆冬,北风凛冽如刀,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,若是哈出一口热气,转眼便能听到遇冷凝结的噼啪声,这等严寒之节,实是令人畏惧。

  便是常年习武之人,也难熬住这样的天气。

  若非逼不得已,没人愿意出门。

  然而村头那颗大树之下,却有一抹身影楚然而立。

  那是一个女子。

  看她不时跺脚,借以抗拒严寒,显然她也很冷,需要通过不断的活动来保持暖意,再看大树之下的积雪,全是密密麻麻的脚印,不用猜也能知道,她是在树下等了很久。

  此时那女子正在跺脚取暖,腿脚的动作依稀有些发僵,猛然间她看到了顾天涯等人,女子顿时欢喜的拔足飞奔。

  她速度又快又疾,她是那般的欢喜,她仿佛一道风,转眼到跟前,她小脸冻的有些发青,呼吸吐出浓浓白气,她的脸腮和耳朵都被寒风吹的通红,然而她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急急问道:“天涯,你冷不冷?”

  天涯,你冷不冷。

  顾天涯只觉胸口一堵,有种莫名的东西滋生。

  世间有种情意,名字叫做温柔。

  他怔怔站在那里,感受着女子因为奔跑而喘息喷吐的白气,他下意识抬起手来,想要碰触女子的脸颊。

  然而手还没有碰到,猛然胆怯一般收回,他只是轻轻张开口,有些艰难的喊了一声,仿佛喃喃般道:“昭宁。”

  这女子正是昭宁。

  她在村头等着自己,她顶着严寒在等自己。

  大树之下那些密密麻麻的脚印,是她冻的受不了之时跺脚踩出,那么多的脚印啊,她到底等了有多久?

  也许自己今早出门之时,她已经在大树之下等着了。

  世间有种情意,名字叫做温柔。

  顾天涯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平静,脸上强行挤出一些笑容,他想开口说些什么,然而这一刻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话语。

  却见昭宁问他一句之后,似是仍然带着担心和紧张,猛然昭宁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再次急急问道:“有没有冻着?有没有冻坏?天涯,你冷不冷……”

  问着问着,语气像是生气起来,又道:“你体魄这么虚弱,偏要在大冷天出门,你是不是非要气死我才好,你说你去衙门能顶什么用?计策已经定下,让燕九他们去办就是了,这样大冷的天气,你非要气死我啊你。”

  这一番话,说的竟是有些啰嗦,乍一听似乎很不通顺,

然而细一想却有浓浓疼惜。虽然是在责怪,其实是在担心。

 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稳,轻声道:“你放心,我不冷。”

  “不冷个屁!”

  说也没有想到,温柔的昭宁猛然爆出粗口,只见她陡然伸出一根手指,使劲在顾天涯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气道:“你连走路都要气喘吁吁,你竟然敢说自己不冷?你要气死我是吧?你是不是认为气死我你就开心了……”

  好吧,又开始唠唠叨叨。

  虽然仍是责怪,其实还是疼惜。

  真像是一个使小性子的小女人,正在向着自己的丈夫撒气发威,突然她又抓起顾天涯的胳膊,拽着顾天涯直接转身,急急道:“快点回家,烤烤火去,等你暖和了之后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哼,这次你把我气的不轻,回头保证有你好受的……”

  刀子嘴,豆腐心,说着最凶狠的话,露出最温柔的情。

  顾天涯被她拽的踉踉跄跄,转眼之间冲进了小村村头。

  像是一阵风,踏雪般飞速。

  二十个悍卒怔怔呆在当场,面面相觑人人脸色古怪,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听燕九尴尬咳嗽两声,道:“咱们顾兄弟,是个有福的人。呵呵,呵呵,是个有福的人,对吧……”

  悍卒们下意识点头,面色更加古怪道:“是是是,顾兄弟是个有福的人。”

  他们还只是面色古怪,却没注意到后面三个小子已经目瞪口呆。

  只见三个小家伙满脸不可置信,像是看见了全天下最震惊的事,足足得有十几个喘息之后,才听李崇义结结巴巴开口道:“我姑…我估计这就是顾家村了。嘿,果然是个挺好的村子,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  另外两个小子傻傻点头,显然还处在震惊之中,又是七八个喘息之后,才见程处默反应过来,同样结结巴巴道:“刚才那个,是,是……”

  旁边房遗爱下意识咽口唾沫,打个哆嗦道:“是!”

  三个少年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。

  至于后面那些家丁,此时已经完全傻住了。

  尤其是不久之前曾经跟顾天涯辩过嘴的一个,这时站在那里竟然吓的有些打摆子,嘴皮子哆哆嗦嗦,像是在倒抽冷气,不断道:“难怪家主一再叮嘱,让我们表现的恭敬一些,难怪家主一再叮嘱,让我们表现的恭敬一些……”

  旁边几个部曲满脸担忧看着他,忽然压低声音道:“你得赶紧找个机会,去给顾公子低头认错。”

  “对对对,认错!”这个部曲惊醒,顿时连连点头,道:“我肯定要认错,我一定要认错。”

  敢不认错么?

  那可是二十万娘子军主帅的男人!

  ……

  这时燕九忽然迈步走了过来,目光在这群部曲的脸上来回扫视,最后落到程处默三人身上,突然语带深意问道:“你们还做客吗?”

  三个小家伙对视一眼,支支吾吾不愿意搭话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见李崇义弱弱点头,道:“既然来了,总得进去看看,这是礼仪,不可不守。”

  程处默和房遗爱连忙道:“对对对,守礼仪。”

  燕九再次看看三人,忽然伸手一邀,郑重道:“请。”

  随即又道:“今日天气严寒,顾兄弟冻的不轻,他被那位…那位昭宁姑娘拉回家烤火去了,咱们一时之间不太方便去打搅。UU看书www.uukanshu.com不如我先带着大家去村中转上一转,等他烤火暖和了身体之后再去他家,如何?”

  三个小家伙哪能不从,甚至有种长出一口气的欢喜,连忙道:“正要好好观看一番,见识一下顾家村驿站。”

  燕九哈哈而笑,道:“尚未开始建立呢,但是草图已经画在黑板上了。”

  “黑板?”三个小子有些好奇,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。

  燕九再次一笑,转身领路道:“咱们边走边说。”

  众人连忙跟上,转眼进了顾家村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,顾天涯已被昭宁拉回了家。

  进门之后,先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,随即又闻到一股浓郁肉香,横冲直撞的钻进了鼻子,顾天涯何曾闻过这种香味,口中几乎在瞬间就分泌出液体,他怔怔看着自家屋子中央,目光已然变得呆滞无比。

  但见小小屋子之中,竟然摆着三个硕大火盆,烈火熊熊燃烧之际,上面各自架着一只整羊,此时已被烤的油脂直冒,不断发出兹拉兹拉的响声。

  又见两位少女,静静坐在那里,左面少女面色娇柔,正在小心的侍弄烤羊,右面女子英姿勃发,正在陪着老娘说话,也不知到底说了什么话,逗的老娘满脸微笑。

  这两位女子全都身穿戎装,正是娘子军的小青小柔两位将军。

  她们,怎么来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其实现在已经有人在猜,顾天涯是不是也穿越者,这个事,山水不能说,阅读的乐趣就在于,看到令人意外的剧情,对不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