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六章 【送你1样东西】

  可惜他们却没有注意,燕九的脸色明显变了一变,不知为何,突然探手入怀,看样子是想掏钱,结果手在怀中僵住,只见燕九怔了一怔,随即很是郑重道:“我今日忘记带钱,回头给你补上。”

  他的钱袋子给了那个救过顾天涯的城东老刘,所以这时才会掏不出钱来,虽然掏不出钱来,但却有个掏钱的动作,这让在场众人都是微微一怔,隐隐约约感觉事情有些离奇。

  燕九准备掏钱付账,岂不是说老道士算的很准?

  难道他真是一位将军?

  顾天涯在一旁看的心中一动,霎时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。

  但也就在这时,猛见燕九面带苦涩,像是对顾天涯解释般道:“曾经是,现在不是了,咱们娘子军的军规很严,而我有个毛病喜欢喝酒……”

  剩下的话,他没有说。

  但是顾天涯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  他缓缓伸出手来,轻轻去拍燕九的肩膀,正想安慰几句,忽听老道士淡淡开口,笑呵呵道:“贫道给人解卦,从无出错可能,我既然喊你将军,那你便是将军。”

  这话让顾天涯和燕九同时怔住。

  燕九下意识看向老道,不知为何语气有些激动,道:“你是说,你是说我有起复可能?”

  然而老道士已经不再解释,反而将手缓缓伸了一伸,笑呵呵道:“承恵,卦资五文,将军若是今天不方便,以后可得给我五百贯了哟。”

  五文钱,直接变成了五百贯。

  一贯有千钱,五百贯就是五十万钱,这是十万倍的增长,直接把燕九吓了一跳。

  他忍不住便想去问同袍借钱,哪知顾天涯突然伸手将他拦住,郑重道:“燕九大哥,这钱先欠着……”

  燕九登时一怔。

  却见顾天涯满脸肃重,沉声道:“等你以后成了将军,咱们给他五百贯钱。”

  燕九再次一怔,随即面沉如水,郑重点头道:“好!”

  ……

  这时谁都能够看出,老道士真的有点本事,场面霎时间改观,大家都想算上一卦。

  三个小憨货性格毛躁,对于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最为热衷,于是一起挤了上来,急吼吼的咋呼道:“我们也算算,我们也算算,喂喂喂,老道士,呃不对,是老高人,你给我们也都算算,看看我们将来如何?”

  老道士看了三个小家伙一眼,不知为何脸上挂起微笑,缓缓颔首道:“你们也是有缘人,自是可以算一卦。”

  说着手指拨动几下,先是把目光看向程处默,道:“汝有绿衣之福。”

  程处默小脸发楞,他明显没有听懂,这货抓了抓脑门,呆呆问道:“啥意思?”

  旁边顾天涯突然开口,微笑道:“自古红男绿女,说的乃是婚嫁,他说你有绿衣之福,应该是要当个赘婿。偏偏你乃是大唐宿卫,出身必然是勋贵子弟,按说这种出身一般不会去当赘婿,若是去当赘婿必须是极贵极高,什么样的赘婿才会如此呢,你可以自己琢磨琢磨……”

  他虽然让程处默自己琢磨,然而话里话外其实已经接近揭穿,可惜程处默仍旧没有听懂,急的这货不断抓耳挠腮。

  最后还是一个家丁部曲小心翼翼开口,压低声音道:“小公子,他们说你有可能去当驸马!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程处默一蹦老高,满脸惊恐道:“陛下的那些公主,和我爹一个辈分。这怎么能行,莫非是想老牛吃嫩草……”

  那家丁部曲面皮抽搐,满脸无奈提醒道:“老一辈的公主不行,但是还有小一辈的公主啊。”

  程处默这才明白,顿时裂开嘴大笑,嘎嘎道:“若是那样的话,倒也还能凑合。”

  他满脸兴奋起来,忍不住还想让老道士算算,哪知老道士已经看向房俊,忽然叹息一声道:“汝也有绿衣之福。”

  房俊抓了抓脑门,好奇问道:“我也会当驸马?”

  老道士看他半天,忽然道:“若是不想当,其实也挺好。”

  房俊登时恼怒起来,瞪眼道:“程处默若是当了驸马,我岂能比他混的差了。”

  老道士不再搭话,又把目光看向第三个小家伙。

  这次他手指波动的比较艰难,好半天才缓缓摇了摇头,道:“你这一卦不需要算,天生就是个不需要拼搏的命。坐享其成,何其乐哉。”

  李崇义大为不满,同样瞪眼道:“呸!小爷我要自己建功立业。”

  老道士呵呵而笑,对此不置可否。

  ……

  三个小家伙的卦,各自都有一些离奇,这时众人已被老道士折服,忍不住全都凑了过来。

  娘子军那二十个悍卒距离较近,占据优势围在了老道士的内围,其中一个悍卒满脸渴盼的看着老道士,问道:“帮俺算算,将来如何……”

  老道士来者不拒,再次拨动了手指头,忽然手指微微一僵,

脸色变得有些沉痛,缓缓道:“乱世本是英雄定,未见英雄享太平,唉,可惜。”

  那悍卒脸色一白,下意识道:“啥意思。”

  他虽然没有听懂,但却从老道士的语气里猜到不对劲。

  这时顾天涯突然站到他身边,沉声道:“这位同袍,你以后留守驿站吧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不准你告老归家。”

  老道士僵住的手指猛然又恢复拨动,轻咦一声道:“咦,命数改变了,纵使乌云压覆顶,大树底下可萌荫,这位军爷,你当切记,一辈子不要告老还乡,只要活着一天就得当一天的兵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切记切记……”

  那悍卒听的似懂非懂,旁边燕九陡然开口帮他答应,无比郑重道:“韩四以后会跟着顾家兄弟,这辈子婚丧嫁娶全由娘子军承担。”

  老道士呵呵而笑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  他忽然把目光看向顾天涯,意味深长问道:“敢问这位小哥,你想不想算一算呢?”

  顾天涯微微皱了皱眉,同样也把目光看着老道,他似是心中迟疑,不愿做出决断,足足好半天之后,他才缓缓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  哪知老道士陡然发笑,指着他摇了摇头,道:“不给你算。”

  这话让众人全都怔住。

  刚才主动问人家要不要算卦,现在却拒绝帮人家算卦,耍人玩么,很好玩么?在场悍卒全都皱起眉头,目光之中隐隐现出了怒意。

  但也就在这时,猛见老道士将手一伸,他把手里拿着的那柄拂尘直接塞到顾天涯手中,笑着道:“贫道逗你一次,委实有些不该,但是贫道身无长物,便把这柄拂尘当做赔礼吧。小哥儿,你可莫要嫌弃呐……”

  顾天涯微微一愣,不明白老道士打的什么机锋。

  却见老道士忽然抬脚迈步,竟然转身向着雪地而行,转眼之间,走出去老远,突然转头而望,像是要好好看一看顾天涯,远远的道:“身怀利器,雄威自起,顾小哥儿,你且记住,在这人世之间,权力就是最大的利器,咱们今既有缘,日后自会相见,贫道袁天罡,记好我的名字……”

  “袁天罡?”

  顾天涯口中喃喃,目光微带闪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