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五章 【江湖骗子?】

  说来也是奇怪!

  那老道虽然故作神秘,但却始终盘膝坐在那里,这情形隐隐有些古怪,不似普通江湖术士的做派。

  若是普通江湖术士,一般也会摆出个高深架势,但是等到吸引别人注意之后,他们很快就会显露自己的目的。

  然而这老道却不一样,他始终只是盘膝坐在那里。

  要知道现在乃是寒冬腊月,地上到处都是厚厚积雪,天气很冷,雪中更寒,别说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,便是强壮小伙子坐在地上也撑不太久。

  顾天涯沉思片刻,隐隐猜到了一个可能,他认为这个老道之所以如此,无非是想表现出更高的高人风范,他在大寒天气里坐于雪中,确实能给人高深莫测之感。

  但是,这样坐着实在太冷了。

  坐的久了怕是容易受寒生病。

  顾天涯终究心善,不愿意见人如此,他无奈轻轻叹息一声,压低声音对着众人道:“诸位兄弟若是有心,不妨都去算上一卦……”

  这是帮着老道士招揽生意。

  老道士大冷天的蹲守路边,摆出一副卧雪而眠的高人架势,一旦有人途径,立马盘膝而坐,这显然是早已经冷的受不了,故而才会趁着机会由躺改坐……但是如此严寒天气之下,他为何要受这份罪呢?

  无非是生活所迫,想要挣一口吃喝。

  即便明知对方乃是江湖骗子,但是顾天涯仍旧生不出任何反感,原因其实很简单,这老道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大,若是能让对方挣到一口吃喝,顾天涯不在乎付出一些善意。

  他亲自出口帮忙招揽生意,二十个悍卒自然要给他一个面子,于是燕九第一个走上前去,笑呵呵道:“你这老道士,不用坐着啦,给咱算上一卦,需要多少铜钱?”

  说着伸出手来,想把老道士从地上拉起,哪知老道士连连摇头,满脸严肃道:“不可,不可,贫道正在感悟天地严寒,这位将军莫要破我功业。”

  噫嘻?

  众人都是一怔。

  燕九皱了皱眉,有些不悦道:“老道士,不要给脸不要脸,其实大家都知道,你是江湖下九流,若是搁在往常,谁肯正眼看你?我们顾兄弟怕你冻着,想让你接点生意早早离开,结果你竟不知好歹,还想坐在地上装高人?”

  说着再次伸手,要把老道士直接拽起来。

  哪知老道士又是连连摇头,急急摆手道:“不可不可,千万不可,贫道正在感悟天地严寒,这位将军莫要破我功业……”

  燕九气的面色一寒,张口便要喝骂两句。

  顾天涯却突然开口,略带笑意道:“燕九大哥,你直接拉他起来便可,不要在意他的说辞,这老道士应该是腿麻了。”

  说着又是一笑,很是有趣看着老道士,再次道:“他装了半天高人,结果腿却麻了站不起,他怕被你拉起来之后双腿发软,到时候会破掉自己努力装出的高人风范……”

  这话让燕九登时一愣。

  众人也听的啧啧称奇。

  大家一起拿眼去看老道士,果然看到老道士羞的满脸通红,虽然满脸通红,然而还在狡辩,不断摆手道:“没有没有,贫道腿脚利索的很,吾在感悟天地严寒,你们不要破我的功业……”

  可惜这次燕九再也不听,陡然伸手一个使劲,轻喝道:“你给我站起来吧。”

  直接把老道士抓住拽起。

  这时候才发现,老道士果然双腿颤颤,众人发出一声哄笑,围着老道士打趣不已。

  程处默等人则是啧啧称奇,三个小家伙都把脑袋伸到顾天涯面前,满脸纳闷道:“你咋猜到的啊,你咋猜到的啊?为什么我们都没发现,你却知道他的腿麻了?”

  顾天涯微微一笑,道:“此乃生活小常识,稍加留心便可猜透,眼下乃是寒冬腊月的天气,壮年小伙子坐在雪地里尚且不撑,他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,筋骨气血早已衰败虚弱,他这么盘膝打坐半天,最起码会有五成的可能导致腿麻。”

  “只有五成可能,你就敢做确定?”三个小家伙瞪大了眼睛。

  顾天涯看了三人一眼,不知为何突然谆谆教导起来,语带提点道:“世事万千,总有踪迹可寻,只要潜心思考,便能还本溯源,我刚开始确实只有五成猜测,然而却看到他不断拒绝燕九的好意,于是我便暗暗琢磨,他为什么会拒绝别人的好心呢?真的是因为感悟天地严寒吗?恐怕是不方便站起来罢了!所以,五成可能就变成了七成……”

  三个小家伙听的面面相觑,显然是脑瓜子还在迷迷糊糊,好半天过去之后,程处默才结结巴巴开口道:“就算…就算七成可能,但也不是十成十的确定啊。”

  顾天涯突然展颜而笑,像是要在给三个小家伙灌输某些道理,悠悠然道:“世上之事能有七成把握,已然可以试上一试了,你们乃是大唐宿卫出身,以后很可能要去军中历练,作为领兵将领,你们要有一颗敢于破釜沉舟的心,一旦确定事情能有七成把握,立马要鼓起勇气迅速出击,此乃猛将之道,不可心有迟疑。”

  三个小家伙连连点头,忍不住各自挺起自己的胸口,大喇喇道:“那是那是,我们肯定敢于破釜沉舟。”

  说着忽然看向顾天涯,十分好奇道:“你也是这般吗?”

  “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了,我必须得有十二成把握才行。”

  三个小家伙目瞪口呆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三人才满脸古怪开口,愣愣道:“你让我们七成把握便出手,自己却要十二成把握才肯干,这…这…这怎么感觉像是把我们当傻子哄?”

  “哪能啊!”顾天涯满脸是笑,突然伸手拍了拍三个小家伙,打趣道:“像你们这般精明的孩子,岂能轻易被人给哄了?若是以我看来,这世上能够哄骗你们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。”

  “咦,这话听着很带劲啊。哈哈哈,你说的不错,我们精的跟猴一般,岂能轻易被人给哄了。”

  三个小憨货显的洋洋得意,

已经忘了追究七成和十二成的区别。

  但是他们的家丁部曲却是面色发红,人人脸上都挂着尴尬无奈的神色,有人忽然朝着顾天涯拱了拱手,语带诚恳道:“求求您,别这样,您给我们小公子说出实情吧,告诉他们您刚才只是在逗趣。”

  哪知顾天涯面色一肃,郑重摇头道:“我并非逗趣,而是诚心之言。七成把握之说,实乃猛将之道。更有破釜沉舟之士,五成机会也敢硬拼,你们若是真的在意自家小公子,那就让他们时时刻刻记住我的话。”

  那些家丁部曲明显一怔,像是很不满顾天涯的这番说辞。

  但是顾天涯已经不再解释,有些话他没法跟这些家丁部曲解释。

  这时忽听三个小子咋咋呼呼起来,语气很是惊奇般道:“快看快看,老道士不打哆嗦了,果然他刚才是腿麻了,这么半天方才缓过神来,哈哈哈,有趣有趣,真的有趣。”

  众人被这一打岔,顿时又把目光看向老道士。

  却见老道士满脸涨红,不断强辩道:“怎是腿麻?不是腿麻!修行人的事,能叫腿麻么……”

  众人嘻嘻哈哈,充满了欢乐的气氛。

  唯有燕九还惦记着顾天涯的善心,忽然开口问道:“既然缓过神,那便开始吧,顾兄弟让我们照顾你生意,我们不能不卖他的面子,老道士,你说说,如果让你算上一卦,应该给你多少铜钱。”

  似乎是因为听到铜钱,老道士终于不再嘴硬,但他仍旧强装高人风范,硬是摆出一副深奥莫测的架势,叽叽歪歪道:“铁口直断,算人一生,贫道游戏人间,只给有缘人解卦……”

  “少啰嗦!”燕九一声厉喝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带着三分怒气道:“若是再敢神神叨叨,信不信老子一刀砍了你。”

  老道士连忙改口,道:“所谓有缘,见面便是有缘,既然已经有缘,自当卜筮解卦。咳咳,这位将军,贫道帮人解卦的卦资需要五文钱。”

  说到卦资的时候,似乎两眼都在放光,哪里还有一点高人风范,分明就是个江湖骗子。

  燕九强忍着腻歪,直接开口道:“那你给我算算。”

  老道士点了点头,问道:“算什么?”

  燕九稍微迟疑一下,随即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道:“随便你怎么算,算完之后给你钱。”

  哪知老道士突然耍起无赖,竟然直接把手伸到他的面前,笑呵呵道:“承恵,五文。”

  燕九顿时怔住,愕然道:“尚未开始,就要给钱?”

  结果老道士缓缓摇头,笑呵呵再道:“已经开始了,已经结束了,将军勿要赖账,卦资承恵五文。”

  这番无赖举动,终于惹得燕九心头火起,他正要暴吼一声,忽然怔怔呆立当场,只因老道士突然悠悠开口,满脸深邃的看着他:“贫道方才已经喊出,您是一位将军……”

  “啊哈哈哈,笑死人了!”

  旁边陡然响起三个小憨货的公鸭嗓,咋咋呼呼的道:“你这也能叫做算卦?你这分明是睁着眼睛骗人啊。老道士,你可看好了,这位娘子军的大叔虽然魁伟不凡,可他身上的甲胄乃是士卒制式,你竟然说他是个将军,你咋不说他是个大将呢……”

  三个小家伙叽叽喳喳,自觉揭穿了老道士的底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