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五十一章 【咱们都是说话算话的人。】

  “你敢杀我吗?”

  足足过去良久之后,孙昭终于艰难的开口,他像是想要彰显傲骨和不屈,然而语气里面明显带着一些忐忑。

  他目光死死盯着顾天涯,生怕顾天涯会下达什么命令,又是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再次道:“你敢杀我吗?我乃本县父母官!”

  这似是在提醒顾天涯,又像是在乞求保命,但是在场有几个聪明人全都心中一凛,隐约猜到这是孙昭的又一个陷阱。

  倘若顾天涯被胜利冲昏头脑,脱口而出说上一句‘我敢杀’,那么很好,他中计了。

  杀官属于造反,位列三不赦之一。

  何为三不赦?

  一,谋大逆。

  二,杀亲母

  三,民杀官

  古代有十大罪名可以判处死刑,然而唯独上面三种属于不可特赦,哪怕新皇登基大赦天下,这三种罪名也几乎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。

  第一项罪名谋大逆,说的乃是起兵谋反,乱世之时属于逐鹿天下,盛世之时属于祸乱一方,无论乱世还是盛世,走这条路的基本都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第二项罪名杀亲母,但并没有列指父亲,杀父之罪,在古代或有赦免可能,唯独杀亲母不行,这是所有人无法容忍的重罪。

  女人怀胎十月,抚育含辛茹苦,虽然生孩子乃是人间大喜之事,然而对于母亲来说却是一道鬼门关,儿女生辰之日,母亲劫难之时,在古代每一条新生命的降生,都像是母亲拿着自己的性命去和阎王做交换。

  儿生,我活,儿死,我死。

  生下儿女之后,还要艰辛哺育,抱在怀中,尿屎身上,睡觉之时怕压着,醒了之时要哄着,哪怕做母亲的饥肠辘辘将要饿死,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就不会断了孩子一口奶。

  此后虽然孩子会慢慢长大,但是母亲的慈爱永远不会消逝,女人很柔弱,为母则如钢,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,母亲的心一直都在牵挂。

  一尺三寸婴,十载又八功。

  十月胎恩重,三生报答轻。

  母在儿干卧,儿尿母湿眠。

  母苦儿未见,儿劳母不安。

  老母一百岁,常念儿八十。

  尊前慈母在,浪子不觉寒。

  世间万爱千恩外加百苦,疼我爱我亲我唯独亲母。

  所以杀亲母乃是一项重罪,位列于谋大逆这一项罪名之后。此罪无法令人容忍,属于不可大赦之罪。

  至于第三项罪名,则是民杀官。

  官员乃是朝廷根基,代表着牧养万民,倘若以民杀官,同样属于造反,每当盛世清平之时,这同样是一大重罪。

  虽然眼下乃是乱世结尾,然而大唐毕竟已经建立,只要新朝建立,世道自会生平,所以民杀官坚决不可容忍,同样会列为不可特赦的重罪。

  孙昭不愧是世家公子,心思果然阴沉狡诈,他看似是在示弱求饶,其实已经布下了陷阱。

  倘若顾天涯一时不查,恐怕一口黑锅立马就要背上了。

  可惜,孙昭的对手是个稳健流。

  但见顾天涯缓缓吐出一口气,突然展颜向着孙昭微笑,道:“我不敢!”

  孙昭心中一叹,暗道一声可惜。

  他忽然也缓缓吐出一口气,道:“既然你不敢杀我,便是有着和解可能,今日之事,本县记住了,人活世间时久日常,不争不抢一时长短,顾天涯,你说吧,你到底想要什么,看看本县能否答应于你。”

  他聪明的很,一口一个本县自称,这是紧紧抠着自己身为县令的字眼,时时刻刻都在给自己罩着一层保命符。

  他目光一直盯着顾天涯,希望能从顾天涯的表情反应做出各种推测,可惜顾天涯沉稳的很,面色始终保持着平静如初。

  孙昭心中微凛,终于放弃了再设陷阱的盘算。

  他陡然一声朗笑,所有伪装和示弱全都一扫而空,他忽然双手微抬合拢,竟然郑重其事的行了个礼,然后才道:“顾兄,可愿退兵否?”

  他不等顾天涯做出决断,紧跟着又道:“今日之事,孙氏认栽,既然认栽,愿赌服输,顾兄若是有什么要求,大可以提出来商讨一番,所谓漫天要价,可以坐地还钱,你我二人都是密云县的同僚,万万不可因为些许小事丢了情谊,对否。”

  他说完这话之后,仍是不等顾天涯开口,紧接着道:“顾兄虽然能够驱策几千兵马,然而我密云孙氏岂可轻易屠之?天下世家五百,盟誓姻亲宛如一家,牵一发,动全身,自古有唇亡齿寒之说,又有物伤其类之叹,顾兄你不用吓唬我,也不需要说什么天下世家不会硬保密云孙氏的话,你我都知道,咱们走不到那一步,因为无论你还是我,咱们的格局实在太低了,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,咱们的争斗便如小孩子过家家,可以争,可以斗,但是争斗得在他们圈定的范围之内,无论大唐皇族还是崔王两阀全都不会愿意看到天下再起大争,我这么说,你认为可对?”

  我这么说,你认为可对?

  很对!

  这人真不愧是世家精心培养的才子,他的一番分析确实符合当今世道的现实。

  顾天涯听的心折不已,突然他也发出一声朗笑,道:“好,那便谈一谈吧。”

  孙昭也笑,缓缓点头道:“谈一谈。”

  自古利益之争,尤其是官场之争,只要没到生死抉择的那一步,彼我双方肯定不会撕破脸皮。

  反而会像是小商小贩一般争吵价格,彼此为了自己一方的利益唇枪舌剑。

  只见孙昭陡然面色一肃,忽然再次拱了拱手,郑重道:“烦请顾兄漫天要价。”

  顾天涯同样面色一肃,沉声道:“我今日动了这么大手笔,几千兵马拉出来要吃要喝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你密云孙氏虽然笼罩一县,然而我们娘子军的颜面岂能轻折?所以,我不允许你坐地还钱……”

  这话说的足够强硬。

  然而孙昭却苦笑一声,像是无奈般感慨道:“真是强龙要压地头蛇啊。”

  顾天涯却不接这个话茬,直接提出他的要求道:“顾家村驿站周围三十里地,如今只剩下八个小村庄,这八个村庄,土地皆要收回,无论是良田,桑田,麻田,又或是沟渠,小山,小岭,只要是这三十里地之内的田产,孙家尽皆都要归还回来……”

  孙昭踟躇难决,面皮似在抽搐,忍不住道:“那得几千亩地,外加两三座小岭。”

  顾天涯不置可否,只是用目光静静看着他。

  足足得有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见孙昭突然重重点头,大声道:“好!”

  此人也用目光看向顾天涯,沉声道:“但只能是这三十里之内的田产,多余一分一厘你们也不能多拿。”

  顾天涯哈哈而笑,笑的直如满面春风,连连道:“放心放心,孙大人但请放心,咱们都是说话算话的人,哪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。”

  孙昭深深看他一眼,好半天才道:“几千娘子军的颜面,这笔田产足够了,倘若得寸进尺,只能鱼死网破。”

  顾天涯还是满面春风,连连道:“放心放心,咱们都是说话算话的人。”

  至此,完结。

  三十里土地尽占,八个村庄田产收回。

  然而下一刻,顾天涯突然又提出一个要求,这个要求,让孙昭如同吃了苍蝇一般腻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