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四十八章 【那个烂泥腿子顾天涯?】

  此时刘云早已起身,同样面色凝重道:“对方明明是娘子军的兵卒,偏偏却自称是顾家村的百姓,此事恐怕非同小可,寄远兄须得多加小心。”

  孙昭缓缓点头,再次皱眉沉吟,忽然问道:“若是由你猜测,你会怎么看待此事?对方到底什么目的,莫非要和县衙争权?”

  他是整个密云县的县令,遇事首先会想到争权夺势,自古官场之争,大多都是权力之争,顾家村驿站的驿长和他一样都是七品官,所以他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争权。

  但是刘云却没有立即开口,反而转头看向门口的衙役孙三,沉声问道:“除了那些兵卒以外,顾家村可还有其他人前来?”

  这话让孙昭微微一怔,然而衙役孙三却忙不迭失开口,急急道:“有,确实有,并且那人我曾见过,乃是顾家村的唯一男丁,是个少年,约莫十七八岁,他以前经常上门求买坟地,名字好像叫做顾天涯。”

  说着迟疑一下,紧跟着又道:“说来也是奇怪,这个穷小子顾天涯,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,他像是那群兵卒的头领。”

  嗯哼?

  顾天涯!

  孙昭陡然目光一闪,脑海中显现出一个少年。

  他恍惚回忆起来,自己曾和那个少年见过一次,当时那少年背着一个累死的寡妇,面色极其平静的让人从他胸口掏出十七文钱。

  那十七文钱,还给了自己这个执掌密云全县的县令。

  那十七文钱,乃是自己的管事孙七私自掏给对方的。

  孙昭皱眉不断回忆,猛地又想起那少年临走时的一幕,他记得当时那少年背着那个累死的寡妇顶风冒雪,曾经大声的嘶吼着呼唤亡魂……

  其中有一段话,孙昭记得很清晰。

  那段话里有三句,孙昭一直很不喜,乃是:“卑从投胎起,百般不如人。傲从骨里生,万难不屈膝。怒从喉间荡,恶向胆边生。饥寒交迫者,为何受此讥。”

  “好一个恶向胆边生,好一个饥寒交迫者!”孙昭陡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下意识紧紧攥起来,脸色发寒道:“这个顾天涯,我倒是小觑了他,当日只是一个穷泥腿子,想不到今天竟敢带兵告状,好的很,真是好的很啊……”

  旁边刘云目光闪动几下,突然开口问道:“寄远兄莫非认识这个顾天涯?”

  孙昭冷哼一声,语气有些森然道:“此人乃是顾家村里唯一男丁,堪称是个穷困潦倒的烂泥出身,然而不知为何,竟然读过书,性格有些桀骜,不懂上下尊卑。”

  刘云细细听完,脸上若有所思,忽然轻轻开口,语带迟疑道:“寄远兄,我认为今日之事恐怕不止是上下尊卑那么简单,对方竟能带着娘子军的兵卒击鼓鸣冤,这里面怕是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手段。”

  孙昭登时目光一闪,脸上同样若有所思。

  他忽然转头看向门口的衙役孙三,沉声问道:“那个顾天涯带兵前来之后,可曾做过什么特殊的举动?”

  孙三微微一怔,随即摇了摇头,恭声回答道:“并没有,他只是静静在门口立着……”

  话才说到一半,忽然迟疑起来,像是想起不久之前某个事,连忙改口道:“他给一个卖饼的老头磕了头,直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磕的头!据说是感谢救命之恩,磕头磕的很是郑重。”

  孙昭登时和刘云对视一样,几乎异口同声开口,猜测道:“莫非乃是邀买人心之策?”

  说完之后,忽又皱眉摇头,沉吟道:“一个卖饼老头而已,人心不值得邀买,即便是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群,也没有几个值得邀买的人……”

  说着不由冷笑一声,有些不屑道:“此举看似精明,然而太小家子气,果然是烂泥腿子出身,即使用计也上不得台面。”

  刘云也点了点头,道:“百姓最能趋炎附势,人心善变易离,若是邀买百姓之心,确实有些上不得台面。”

 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,继续猜测顾天涯的目的。

  这时衙役孙三忙又开口,道:“他给那个老头嗑完头以后,让那个敲鼓的兵卒掏钱买下了老头一筐饼,他买完饼后,让那个老头赶紧回家,说是不要来看热闹,说是今天的热闹不好看。”

  这句话,才让孙昭和刘云同时一惊。

  两人不约而同开口,寒声道:“不让熟人围观,定是害怕误伤!也就是说,他们今天很可能会动硬的。嘶,二十个带着横刀的悍卒……”

  衙役孙三吓了一跳,只觉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却见孙昭忽然看向他,

沉声道:“你速速从后门出去,直奔家族禀告,一定要将所有事情说个清楚,大伯他听完之后必然有所应对。”

  孙三连忙点头,急急慌慌跑去后门。

  这时县丞刘云再次开口,语带试探道:“寄远兄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却见孙昭猛然负手抬脚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直接走出后堂大门,傲然道:“我乃一县之令,有人告状岂能不予升堂?”

  县丞刘云追着他走出大门,提醒道:“但是对方带着二十个兵。”

  孙昭傲然一笑,眼中陡然一寒,森然道:“我孙氏扎根密云三百载,天下大乱之时照样屹立如山,一个烂泥腿子都能带来二十个兵卒,我堂堂孙氏难道就没有家丁部曲么?”

  这分明是要去硬碰硬的节奏。

  县丞刘云陡然也是一笑,满脸豪迈道:“小弟身为本县县丞,亦有责任升堂问审,若是对方胆敢依兵逞强,当由寄远兄的家丁部曲应对,但若对方乖乖遵守规矩,那么小弟恰可以施展一番县丞的威风,寄远吾兄,此次升堂坐镇,小弟陪你一同前去,可好?”

  孙昭双手一拱,同样笑道:“如此,多谢也!”

  两人相视而望,随即直奔前堂。

  片刻之后,衙役聚齐,孙昭一脸森严坐于大堂上首,刘云身为县丞陪坐在了次桌位置。

 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,忽然孙昭重重一拍醒木,沉声道:“本县,升堂,传令告状百姓顾天涯,前来衙堂听侯问审……”

  他故意把百姓两个字咬的极重。

  他估计只喊了顾天涯一个人的名字。

  至于那二十个娘子军的悍卒。

  刻意掠过不喊。

  这就是第一个陷阱。

  我不传唤之时,看你们敢不敢动?若是不经传唤私自上堂,先就可以给对方扣上一定大帽子。

  可惜事实证明,娘子军的悍卒们底气足的很。

  他们,敢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