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十九章 【娘子军还有1位‘大帅’?】

  半盏茶过后,娘子军帅营!

  一个巨大的火盆当中燃烧,烘烤的整个营房热力四射,但见一个浑身甲胄的女人傲然坐在上首,下方垂手恭立着整整两排的将领。

  男将领站成一排,个个杀气腾腾。

  女将领同样一排,个个英气逼人。

  也不知到底为何会摆出这等阵仗,颇有几分大战之前的沉闷和肃杀,此时顾天涯垂手立在帅营中央,心里不由自主生出一股忐忑。

  “看这个架势,不会是暗地里埋伏着刀斧手吧?只要一声令下,顿时狞笑跳出,然后手起刀落,给我来个乱刀分尸……不应该啊,不应该啊,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,按说犯不上弄出这么大的阵势吧?”

  顾天涯额头上悄然冒汗,心里不断闪过杂乱的念头。

  可惜任凭他如何聪慧,始终看不透眼前的一幕,不管他如何沉稳,这一刻也觉得两股战战。

  人只有进了军营以后,才会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做不怒而威,尽管营帐里的众多将领并未刻意针对于他,但是他仍旧觉得浑身都在冒着虚汗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军营,原来这就是权力……”顾天涯不知为何,心底突然生出一个想法。

  他下意识偷窥一眼坐在帅营上首的女人,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感慨和敬畏之情。哪怕对方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不问他话,顾天涯仍旧感觉到无边的压力凭空而来。

  他终于知道,自己不可能做到侃侃而谈。

  来此之前,他也曾在心中推测过各种情况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认为自己能够轻松面对一切,然而真正到了帅营之后,他才知道所有的想法都是可笑的幻想。

 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,永远无法获得这种体会,当你忽然站到一个大人物的面前之时,你会发现自己竟然连开口说话的底气都不足。

  听起来可笑吧?

  然而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。

  平日里的侃侃而谈,平日里的满腹信心,这一刻全都化为乌有,满脑子似乎只有空白。

  哪怕他竭尽全力想要找个说辞,最后却发现竟然是有心无力。

  原因很简单,他不敢贸然开口!

  这就是权势的力量,能让人望而生畏!(作者画外音:哪个读者若是不信,可以试想一下,假若有一天你突然见到某个省级书记,你试试看自己会不会怂?哪怕你平时胆量再怎么大,我保证你在书记面前大气都不敢喘,那就是权力的威势。)

  顾天涯生平第一次有了亲身的体会。

  这种体会足足持续了得有一盏茶时间。

  整个帅营里弥漫着莫名的压抑。

  也不知为何,顾天涯隐隐有种错觉,似乎是娘子军的将领们故意如此,他们刻意想要在一见面给自己尝尝这种威压。

  可是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

  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驿卒,犯得上弄出这么大的阵仗针对吗?

  ……

  时间似是过了良久,终于气氛有了缓和。

  只见坐在帅营上首的那个女子突然展颜一笑,冲着顾天涯身边的昭宁远远招了招手,笑着道:“好姐妹,多日不见啊,快点过来和我一起坐坐,咱们姐妹俩个千万不要生分了。”

  哪知昭宁似是迟疑一下,有些‘畏惧’道:“那是你的帅坐,我怎能随意过去?”

  却见那女子哈哈一笑,满不在乎摆了摆手道:“今日不算升帐,所以不用顾忌太多的规矩,你过来就是了,咱们姐妹坐在一起。”

  昭宁再次迟疑一下,终于还是走过去坐下。

  顾天涯却在心中不断震惊,暗暗咋舌道:“好家伙,今日这等威势,气场何其强大,结果竟然还不算升帐,压根不需要顾忌规矩……不升帐之时尚且如此,升帐之时又该是何等场面?那时的威势之大,怕不是能把人给吓死。”

  他心里念头不断闪过,暗暗又警醒了自己三分。

  这时昭宁已经去那边坐好,低着头和那位‘公主’窃窃私语半天,似乎是在帮着顾天涯说了一些好话,所以那位‘公主’终于对他这个小人物有些留心。

  但见对方缓缓平视而来,淡淡问道:“原来你就是那个献上计策的人?”

  顾天涯身体下意识一僵,他努力让自己压下心里的紧张。

  他知道,昭宁已经帮自己创造了回话的机会,至于能不能抓住,接下来就看自己的表现。

 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郑重拱了拱手,施礼道:“晚辈顾天涯,见过平阳公主。”

  一番礼仪,做的十足。

 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当他低头弯腰下去的时候,上首的女子明显脸色微变,营帐的将军们也是呆了一呆。

  唯有昭宁面色不变,反而伸手轻轻掐了那个女子一下,那女子顿时醒悟过来,连忙把脸色又恢复平静。

  等到顾天涯行礼完毕抬起头来的时候,营帐众人仍是刚才那副气势逼人的架势。

  一切都没被顾天涯发现,所以顾天涯也就不疑有它。

  他轻轻咳嗽一声,准备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出来。

  哪知也就在此时,忽听那女子淡淡说了一句,道:“你不需要自称晚辈,只以军中称呼便可。本公主虽然和昭宁私交甚笃,但也不会看在她的面子上随便照顾人,你若是想要攀扯关系的话,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资格……”

  顾天涯心里一凛,连忙郑重道:“麾下明白!”

  这却是改口自称兵卒的意思。

  那女子点了点头,看不出满意还是不满意,只是淡淡又道:“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  顾天涯连忙再次深吸一口气,满脸肃然道:“麾下此来,只为求助,事关顾家村建设一事,希望能够获得主帅的许可……”

  “说下去!”女子仍旧面色淡然,看不出心中是喜是怒。

  顾天涯努力让自己保持不卑不吭,加快语速道:“事情的起源,是因为麾下不愿意强征百姓去服徭役,我们准备雇佣贫寒之人做工,并且根据做工的天数给予一定酬劳,之所以这么做,主要有三个好处……”

  “不用这么啰嗦,你直接说想求助什么?”那女子似乎性子很急,突然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顾天涯微微一怔,隐约却觉得这是个机会,于是他连忙开口,大声道:“麾下只求一事,希望主帅能当我的靠山,倘若麾下不小心惹出一些乱子的时候,恳请主帅到时候能够替我们撑腰……”

  他说的是我们,而不是我。

  这是把诉求的范围提前扩大,也是悄悄给将来留一条多余的后路,如果只说是他自己求助,将来世家却去报复那些做工的百姓,到时候这位公主不愿意出手,岂不是白白让百姓们遭殃。

  所以,顾天涯才在语句里面设置了一些漏洞。

  但他虽然将求助的范围悄然扩大,心里却是隐隐的忐忑和不安。他不知道这位公主会不会听出来,又会不会因为他的小心思而暴怒。

  可惜,他实在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。

  只听那女子突然一笑,像是很有趣的问他道:“你知不知道,娘子军有个传统……”

  “传统?”顾天涯微微一怔。

  却见女子缓缓站起身来,忽然语气变得傲然,语带深意道:“但凡娘子军之人,皆都是生死同袍,哪怕只是一个做饭的火佐,又或是喂养马匹的马夫,只要他入了娘子军中,那他就是娘子军的兄弟,如果犯了错,自会受军规,但是,我们自己人可以打,我们自己人可以骂,外人,不行!”

  这话,说的好生霸气。

  然而更霸气的还在后面。

  只听女子突然又道:“你既然成了我娘子军的驿卒,那么你同样也是我娘子军的兄弟,哪怕你在外面惹了滔天大祸,也得由我娘子军自己处理,如果外人胆敢插手,先问问二十万生死同袍答不答应……”

  这话,顾天涯却听的热血一涌。

  他从小在小村长大,经受了无数的苦难艰辛,哪怕他心性再怎么坚韧,遇到压榨和欺辱之时也渴望有人帮他一把。

  这是人之常情,谁都渴望有个帮助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  然而他的渴望和希冀太难达成,乱世之中只能算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  整整十八年,活的低声下气。

  谨小慎微,生怕惹事。

  因为一旦惹了事,再小的报复他也扛不起。

  唯独今天,他听到了一句霸气无比的宣言,堂堂娘子军的主帅告诉他,他有二十万兄弟做靠山。

  哪怕他只是一个驿卒。

  顾天涯第三次深深吸了一口气。这次吸气根本不是因为紧张。

  他正要开口表达感激,忽听‘主帅’再次开口,道:“驿站之事,关乎颇大,但是本帅既然已把权力下放给你们这些驿卒,那便代表着允许你们去做任何想做的事,至于会不会惹来敌人,又或者某些势力的反扑和报复,嗤,我李秀宁这一辈子,最害怕的就是日子过的太清闲。”

  顾天涯听的血脉喷张,这分明是暗示他可以肆无忌惮啊。

  他突然郑重拱手,满脸感激道:“主帅,麾下再给您行个礼吧,否则您给了这么大的支持,我若是白白受了感觉有愧。”

  他正要弯腰行礼,哪知女子突然一声清喝,打断他道:“行礼就不必了,你只需记住一件事,咱们娘子军的传统,乃是打了小的来大的,今日你虽然是一个小卒,但我身为大帅同样力挺你,希望你能记住这个传统,把它牢牢放在心中这一生,若是将来你也执掌了军中大权,你须得同样照顾娘子军的所有兄弟……”

  这话,让顾天涯登时呆住。

  我将来执掌军中大权?

  您可太看得起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