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十六章 【古往今来第1大怂逼】

最新网址:    自古,匪过如梳,兵过如篦(bi)。

    讲的意思是说,盗贼土匪若是抢劫,如同梳子在所过之地梳了一遍,虽然够狠够毒,但是梳子毕竟还留有缝隙,所以勉强能有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兵丁则不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兵丁祸乱一方,那会像篦子一般犁地三尺,篦子是什么呢?篦子是一种比梳子更为紧密的工具,这玩意还有一个名字叫做‘密齿梳’,单从名字就能想象出它的缝隙有多小。(作者画外音:80年代左右,生活在农村的小伙伴应该还有印象。)

    篦子一般用来清理头皮和虱子,来回刮上几次之后保证毫无残留,用篦子形容兵丁祸乱,简直是再贴切不得的一个词汇。

    匪过如梳,兵过如篦,兵卒和军队,实乃这个世上最为两极分化的一种存在,若是掌兵之人用之为正,兵卒和军队便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,若是掌兵之人用之为恶,那么兵卒和军队简直是地府爬出来的催命阎罗。

    世家正是因为在乱世之时勾结乱兵,所以才能大片大片的侵吞田亩,那时的兵,为恶。

    而现在,顾天涯想到的办法同样是用兵,这时的兵,应为正。

    既然彼方能以兵卒之力祸乱地方,大口大口喝着老百姓的血,那么我方同样可以借助兵丁的优势,去把他们喝血而肥的肥肉刮下来。

    你们强行取之于民。

    我们便讨回来用之于民。

    这便是顾天涯想到的办法,称之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想用这个办法,是因为他现在勉强也算有了靠山,不但成为了娘子军的一名驿卒,而且还抱上了‘平阳公主闺蜜’这根大粗腿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前提,他才敢稍微动一点心思,若是搁在以前,他绝对会老老实实的躲在村子里,哪怕艰难隐忍,绝对不会出头,哪怕活的再苦再累,至少他能保证母亲活着。

    顾家家训,遇到事情苟一苟,有了机会再出手。

    机会是什么?

    机会就是能够去做某件事的先决条件和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现在,顾天涯已经有了条件和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世家不可轻碰,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大动干戈,即便只是小小的触动一下利益,动手之前也得先把后路安排好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稳健之人必须具备的基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夜已很深,然而满院众人并未离去,大家都在眼巴巴等着顾天涯出主意,却忽然看见顾天涯拉着昭宁走向屋中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火把燃烧熊熊,昭宁的脸上不知为何有些发红,突然使劲抽回自己的小手,声若蚊蝇道:“大家都没走呢,你心思怎么这么急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无头无脑,顾天涯听得明显一愣,忽见牛老四等人裂开大嘴,一齐坏笑道:“就走,就走,俺们马上就走,天不早哩,顾家兄弟要拉着媳妇睡,俺们做哥哥的都懂,不耽搁你们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个兵卒燕九甚至专门竖了竖大拇指,冲着顾天涯挤眉弄眼不断嘿嘿直乐。

    顾天涯只觉脑子一懵,这才明白昭宁为什么突然脸红。

    霎时之间,他脸色也红了。

    昭宁突然双手捂脸,嘤嘤咛咛道:“这…这实在是太急了,我得…我心里暂时没个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个屁!”

    顾天涯陡然羞赧成怒,急吼吼的大叫一声,死命辩解道:“我没想去做坏事,你们却都想歪了。我拉你进屋是想找个僻静之所,找你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某些事,你们倒好,你们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急赤白脸的吼了几声,不知为何总觉的有些心虚,明明自己没有哪方面的心思,为什么这一刻总觉得自己犯错理亏?

    “莫非是因为我喊过她小姨?所以才会觉得此事大逆不道!嗯嗯嗯,肯定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自我安抚半天,总算压下来毫无来由的心虚。

    但他再也不敢去拉昭宁进屋,无奈只能硬着头皮重新走回院子中,直接对昭宁道:“你能不能帮我个忙,让我去见一见娘子军的掌权者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想了一想,紧跟着又补充一句,道:“就是那位公主,你的闺中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见那位公主?”

    昭宁先是一怔,随即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她心中无比忐忑,同时又有好奇,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平静,然而心口仍旧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她努力压制慌张,小心试探问道:“你要见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天涯深吸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世家勾结兵祸,掠夺百姓田亩,而我刚才想到的讨债办法有些类同,同样也需要借助兵卒才能完成这件事,既然要借助兵卒,那就得获得娘子军的力挺,此事不管成与不成,都会触动世家利益,所以必须得到那位公主的支持,否则仅凭咱俩根本扛不住事后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昭宁听他说的吓人,不由得语气也正经起来,郑重问道:“你想干多大?”

    顾天涯迟疑一下,沉吟着缓缓开口,道:“做事应当亦步亦趋,方能保证循序渐进,咱们要去碰触的乃是世家,刚开始的时候绝对不能动作太大,所以我想先以顾家村的驿站需求作为目标,如此方才不失为稳妥行事之道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无比慎重,脸色挂满了严谨。

    然而昭宁却听的目瞪口呆,俏脸上全是古怪和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可惜顾天涯没有留心她的脸色,只顾着自己诉述自己的筹谋,再次道:“我已经推算过了,顾家村驿站的建设大约需要两百人,咱们自己能出动一百个兵卒,所以只需要额外雇佣一百个人便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下,接着道:“工期大概一个月,粮食耗费并不多,若按一人一天两斤粮食计算,两百个人也才四石粮,

一个月有三十天,总数应该是一百二十石,再考虑各种突发事件,以及预留存粮作为穷苦救急,顶多也只需要一百五十石粮,保证可以让驿站建设完毕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一停,沉吟一下又道:“但是这个一百五十石粮乃是总数,实际上咱们压根不需要去向世家讨要这么多,因为咱们需要付出的粮食只有老百姓那部分,驿站兵卒的口粮则应该算在娘子军头上,自古当兵吃粮,乃是天经地义,所以咱们只需要九十石粮,便可以满足所有的开支。”

    他一番长篇大论,说的乃是精打细算,几乎想到了每一个细节,甚至还预留了突发事件的储备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完之后,顾天涯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,满脸慎重道:“这便是我的打算,应该不失为稳妥之道,只要能够获得那位公主的支持,咱们便不用顾忌世家的反扑和暴富,正因为如此,我才想让你帮我求见她……”

    昭宁听的两眼直冒金星。

    这一刻她的心情可以说是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一方面,她开心于顾天涯的聪慧和精明,另一方面,她对于顾天涯的稳健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哪里还是稳健啊,这分明是怂的吓人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当了驿卒,以后会有娘子军作为靠山,然而竟然还是如此之怂,昭宁简直不敢想象以前的顾天涯会怎样。

    这位大唐第一女战神憋了半天,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,有些恨铁不成钢道:“就因为九十石粮食,你就要去求见我…我的闺蜜?你知不知道整个北方有多大,你知不知道她坐镇的地域有多广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语速渐渐加快起来,道:“此次推行驿站之事,乃是娘子军的一大手笔,整个北方四个道,至少要建立三百甚至四百个驿站,结果你却为了一个驿站的粮食在这里犯怂,你竟然为了一个驿站的事情想去找靠山……顾天涯,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?你能不能坚挺一点,你能不能大气一些,大好男儿,当有虎视鹰扬、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,你瞅瞅你,你气死我啦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骂,可以说真的是由心而发,既气顾天涯不够果敢,又气顾天涯性子太怂。

    哪知顾天涯却仍旧一脸正色,肃重道:“做事不能太浪,一浪就会输家,你还记得我爹留下那个盒子里的第一本书么?乱世装逼,会被打脸。”

    昭宁几乎脱口而出,气哼哼道:“现在已经不是乱世啦!”

    可惜顾天涯却郑重摇头,轻轻道:“对我这种出身的穷人来说,现在依旧还是乱世。”

    昭宁猛然一怔,不知为何心里突然一软。

    这位大唐第一女战神忽然伸手去攥顾天涯的手,轻声道歉道:“对不起,我忘了咱们的起点不一样。在我看来只是简单小事,在你看来却是如临大敌……天涯,你是对的,我刚才不该凶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一呆,随即摇摇头道:“这没什么可道歉的,我只是找准了我的定位而已。”

    哪知昭宁柔声道歉之后,语气忽然再次改为强横,女战神仍旧攥住他的手掌,突然大声教唆道:“但你给我记住,大好男儿不该太怂,人活一辈子,怂也是过,轰轰烈烈也是过,既然如此,我希望你能轰轰烈烈的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展颜而笑,目光幽深道:“等到有机会时,我肯定也想轰轰烈烈的过。”

    顾家家训,遇到事情苟一苟,有了机会再出手。

    机会是什么?

    机会是能够去做某件事的先决条件和承受能力……

    既然有了那个能力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谁还不想轰轰烈烈的过一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昭宁忽然也展颜而笑,语带深意道:“既然如此,我帮你一次,你不是想要去见李秀宁么?我亲自带着你去见见她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见到那位公主,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必然能够说动对方大力支持他。

    这也就代表着,碰触世家利益的事情,可以干了

    这也就代表着,事后世家的反扑暴富,有人扛了。

    此事,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今晚还有一章,我估计很多人已经期待昭宁怎么带顾天涯去见‘李秀宁’了,嘿嘿,且容我想个骚点的局面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