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十二章 【顾天涯的梦想和愿望】

  就在众人的好奇目光中,顾天涯的老娘走了出来。

  左手之中,拿着一个盒子。

  右手之内,同样也拿着一个盒子。

  左手拿的那个盒子很小,大约只有成人的拳头般大,整个盒子四四方方,看起来像个比较规整的四方体。

  至于右手所拿的盒子,则是用木料打造而成,盒子也不算太大,约莫能放几本书。

  只见老娘一路走过来,双手同时把盒子递向顾天涯,不知为何,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,仿佛依依不舍般道:“这都是你父亲留下的东西,你以后可得省检着使用……”

  顾天涯父亲留下的东西?

  女战神的两只小耳朵瞬间支棱起来……

  可惜,顾天涯的老娘再没多说什么。唯见顾天涯郑重点头,轻声道:“您放心,孩儿从不糟蹋东西。”

  说着,把两个盒子接在手中。

  女战神满心好奇,忍不住把一颗小脑袋凑了上去,她一双眼睛眨呀眨呀的瞅着左边那个盒子看,发现上面写着一行奇怪的字。

  四四方方,应是汉字。

  偏偏写法古怪,总觉得似是而非。

  女战神努力看了半天,最终也只能认出其中一个字。

  那个字,念‘粉’。

  ‘粉’字的后面还有一个字,看起来像是个筆画的‘筆’字。

  两个字恰好一前一后,连贯起来应该念做‘粉笔’。

  “粉…粉笔?”女战神迟迟疑疑的念出了声,小脑袋里全是一无所知的迷糊。

  她除了这两个字能够认出,其它几个字完全不认识,明明看着像是字,偏偏双眼一抹黑。

  她忍不住伸手想去触摸,眼睛里闪烁着无比好奇,再次磕磕巴巴念了一次,道:“粉…粉笔?”

  顾天涯在一旁笑起来,点了点头鼓励她道:“对,你念的对,这两个字,正是念做粉笔!”

  女战神顿时眼睛一亮,急忙又探了探小脑袋,她眼睛眨呀眨呀的看着小盒子,急不可耐问道:“这上面还有字?可惜我全都不认得,你认不认的?告诉我念什么!”

  顾天涯似乎并不迟疑,张口直接念给她听,道:“广东国营粉笔厂。”

  女战神双眼明显带着迷茫,满头雾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顾天涯这次迟疑起来,好半天后才轻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娘不愿说。”

  他说着看向老娘,目光之中明显带着眼巴巴的期盼。

  女战神心中微微一动,连忙也看向顾天涯的老娘,可怜巴巴帮着哀求道:“您给他说一说好不好,我感觉他心里很渴望知道。”

  可惜顾天涯老娘摇了摇头,温声笑道:“等他长大以后再说吧。”

  女战神登时一呆,下意识道:“天涯已经十八了啊,十八岁还不算长大吗?”

  结果老娘仍是温声一笑,再次道:“没成家呢!没立业呢!你们不用求了,这事没得商量,他什么时候能让我抱上孙子,我什么时候才把一切告诉他。现在,不行。”

  这番话虽然说的很是温和,然而语气却带着不可置疑的坚定,顾天涯明显很是失望,不过仍旧点了点头,一脸恭顺道:“好吧,我不逼您。什么时候让您抱上孙子,什么时候您在告诉我一切。”

  然而女战神却是个急性子,几乎脱口而出道:“想抱孙子还不简单啊?我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……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意识到四周全是人,登时小脸红的宛如火烧,霎时间变的又羞又臊。

  她猛然像个鸵鸟一般,死死低下自己的小脑袋,支支吾吾努力辩解道:“我…我刚要的意思是说,我这个做小姨的…身为…身为他的长辈,明年会帮他把关,让他娶一房媳妇,然后,他媳妇给他生个大胖小子,嗯嗯嗯,就是这样,我就是这个意思,我这样说你们信不信?”

  解释半天,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几乎变成蚊子哼哼一般,因为这个辩解连她自己都不信。

  她脸蛋更加涨红,恍惚间只觉得周围众人似乎都在暗暗偷笑她,无比羞臊之下,陡然急中生智,连忙抬头看向顾天涯,转移话题问道:“这两个盒子是做什么用的?”

  两个盒子做什么用的?

  顾天涯被她这么一问,顿时想起还有正事要办,他连忙也收敛起各种心思,掀开左边那个小盒子道:“这里面装的乃是粉笔,可以很方便的书写和涂擦,以前我娘教我读书写字的时候,用的就是我爹留下的这些粉笔……”

  他说着站起身来,走到小院的一处篱笆墙边,只见篱笆墙上挂着一块黑漆漆的木板,他拿着粉笔在木板上轻轻画了一道。

  顿时,黑底白划,格外分明。

  这时他才仔细解释起来,笑着道:“今晚咱们需要商量怎么建立驿站,光凭口说很难让大家有个直观的印象,所以我才求助我娘,让她拿出粉笔让我用。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抬手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方框,再次笑着道:“你们看,我先画了一个方框,这个方框做什么用呢?咱们可以把它看成是驿站的大门……”

  说着,又是一停,然后再次拿起粉笔,顺着方框两侧各自画了一条白线,又笑道:“大家再看看这两条白线,可以看成是驿站大门两旁的两道院墙!”

  一个方框,代表大门?

  两条白线,代表院墙?

  众人目光盯着黑板,努力理解着顾天涯的意思。

  顾天涯又道:“画完了大门和院墙之后,接下来就可以再画各个房屋,通过一笔一笔的勾画,能够让大家看到驿站将会建成什么样子,如果感觉哪里有所不妥,直接擦涂之后改掉,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办法很方便?是不是很适合所有人一起讨论着涂改?”

  众人至此方才恍然大悟,个个都把目光盯着那块黑板,人人啧啧称奇,感觉很是新鲜。

  牛老四摸了摸脑门,当先一个开口道:“俺想建立一个马厩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  顾天涯哈哈一笑,道:“既然是驿站,当然得有马厩,马厩不但要建,而且还得建的很大,牛四哥的提议很好,小弟先把马厩的位置标出来。”

  他说着拿起粉笔,在黑板上的一处画了个方框。

  那个方框虽然画的极其简单,

然而众人不由自主的都把方框看成了马厩,牛老四裂开大嘴直笑,满脸欢喜道:“这个马厩不错哩,建的位置距离大门不算远。”

  忽然一个兵卒跟着开声,小心翼翼问道:“咱们以后需要常驻驿站,是不是应该建立一些营房?”

  “自然需要!”顾天涯连忙点头,鼓励一句道:“这位大哥提的意见很不错,咱们的驿站规划又进了一步。”

  那个兵卒顿时也裂开大嘴,感觉自己竟然也有了出风头的机会。

  有这么一个人带头,其他兵卒登时眼热起来,于是转眼之间,七嘴八舌都开始出着主意,然而顾天涯这次没有立刻听从,而是选择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。

  他对于驿站的规划早已胸有成竹,并不会完全听从这些兵卒的建议,所谓商讨,其实只是想听听大家的想法以便查漏补缺而已……

  可惜这些兵卒见识太浅,难以提出太好的建议,所以最终还是得靠着顾天涯自己,兵卒们的建议完全没有超出他的构想范围。

  但他仍旧静静的听完了所有建议,直到所有人全都说完之后才开始再次动笔。

  首先,他画了一排小方框,代表房屋。

  其次,他画了又一小排方框,代表集市。

  最后,他不断写写画画,画满了一整块的黑板,一边画着,一边解释着,渐渐地,整座驿站的格局清晰展现,人人脸上都显现出期盼的神采。

  夜很深了,天更冷了,然而所有人全都感觉心里有一团火,恨不得早早把这座驿站建造起来。

  说到建造,就得有人手。

  这时顾天涯终于语气一转,说出了他的另一个目的。

  他轻声道:“此座驿站,将要驻兵百人,拥有良田千亩,将会影响周边五十里,所以这个工程将会很大,光凭我们这些人肯定不够,所以,需要雇人来帮忙。”

  “顾家兄弟,咱们自己能干!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兵卒们立马吆喝起来,积极表态道:“压根不需要雇人,咱们自己就能把驿站建起来。顶多也就是辛劳一些,但是比打仗可要轻松多了。”

  顾天涯呵呵一笑,点点头表示认可,但他的意思仍旧不改,继续道:“能建起来,但会很慢,倘若选择雇人的方式,那么将会是另一种速度。”

  昭宁忽然开口,略显迟疑道:“你想雇谁来帮忙?”

  这话听起来像是好奇,其实是在帮着顾天涯找台阶。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轻轻吐出两个字道:“穷人!”

  这两个字虽然吐字很轻,然而顾天涯说的却很坚定,他目光缓缓看向夜空,仿佛喃喃般道:“不止建房需要雇人,其它地方也要雇人,比如驿站的那一千亩,开垦和耕种都需要人手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能让许多人挣到过冬的粮食……”

  他像是在憧憬未来,满脸都现出幸福的神色。

  他似乎越想越是兴奋,渐渐变得激动起来,一脸欢喜道:“你可以想象一下,这一次的机会将会有多少穷人跟着受益,咱们雇佣他们来干活,每天可以发给铜钱或者粮食,他们挣到了钱和粮食之后,就能养活一家老小不会饿死,多好啊,昭宁你说对不对,这事多好啊!”

  他欢喜的说着,语气充满了兴奋,他双手下意识攥住昭宁的手,不断的道:“从此以后,咱们再也不会看到阿瑶母亲那种惨事,大冷天里活活的饿死在家里,咱们再也不用看到四嫂那样的人,强忍着饥饿去干活累死在沟渠,昭宁,昭宁,你想象一下,这事多好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