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十七章 【‘小姨’归来,村头相见】

  “他读过书?一个穷小子竟然读过书?”

  孙昭明显怔了一下,随即眉头微微皱起。他隐隐约约明白过来,自己的下人为何会看重那个少年。

  这时代的书籍大多掌控在世家手中,民间百姓几乎没有读书识字的可能,那个少年虽然穿的有些寒酸,然而谈吐之间颇为不俗,最主要的是举止不吭不卑,丝毫没有普通穷人的唯唯诺诺。

  可见,是个读书读出了志气的情况。

  这样的人物,确实有资格受到世家的重视,世家虽然庞大,然而天下更大,世家之所以能够把持整个天下,是因为不断的收纳和掌控人才,越是寒族之士,越要收在手中,哪怕是放着不用,也强过放任自流。

  因为,任何一个不受掌控的读书人都是隐患。

  他像是稍稍有些后悔,但又不愿意向人低头,所以他只是轻轻挥了挥手,对孙七管事道:“今日抽打于你,算是一场责罚,等你回族之后,可去领些赏钱……嗯,就赏你一贯吧,以后做事记得要四平八稳!”

  这是打一棍子给个甜枣的御下之道。

  孙七管事连忙躬身低头,恭恭敬敬答应了一声。

  孙昭迟疑一下,忽然又补充一句,道:“你是家生子,算是自己人,虽然身份是个家奴,但我并没有把你当做家奴看,今日我之所以责打于你,主要还是因为你犯了规矩,以后你要记住,同情不可轻施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悠悠然又道:“天下穷人何其之多,他们生下来就是受苦受穷的命,饿死也好,累死也罢,那都是他们投胎之时便已注定的结局,倘若无人搭理他们,穷人自会默默承受,可你却突然出手相帮,这岂不是让他们产生希望??你突然给了他们希望,却又没能力改变他们的生活,这对于穷人们来说,却比漠然无视更加痛苦……”

  这话长篇大论,听着似乎很有道理,可惜,却是歪理。

  但是孙七管事不敢不听,他再次恭恭敬敬答应一声,道:“多谢公子警醒,小人以后不会再犯。”

  孙昭甚是满意,点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回去吧。”

  孙七小心翼翼看他一眼,问道:“您不回吗?”

  孙昭摆了摆手,淡淡道:“本公子乃是县令,以后只会住在县衙。”

  孙七管事连忙道:“天黑路滑,颇有不顺,小人有些不太放心,可否让小人陪您前去?”

  孙昭淡淡摆手,语气微微有些傲然道:“这里是我的县域,何人敢招惹于我?”

  他不等孙七开口,已然转身而行,步履十分悠闲懒散,宛如踏雪赏景一般,过不多时,身影远去。

  孙七管事一直躬身目送他的离去,好半天后才敢挺起身子。

  直到此时,孙七才陡然发出一阵疼痛无比的呻吟,寒风刺骨之间,他哆哆嗦嗦摸向身上的十几道鞭痕,疼的脸皮不断抽搐,几乎就要站立不稳。

  此时夜色已黑,仿佛天地间只有他孤零零站在寒风中。

  他忽然转头看向顾天涯离去的方向,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叠放整齐的纸。

  这张纸上,写着四行似诗非诗的字。

  雪压枝头低,

  虽低不着泥。

  一朝红日出,

  依旧与天齐。

  这是那个少年前些日子找他买地之时,他亲口索要方才得来的一首诗,他很喜欢这首诗,一直把这首诗藏在怀里。

  他身为世家的家奴,勉强也能粗通文墨,他虽然读不懂这首诗里的内涵,但却总觉得每次读后都会心中憧憬。

  这首诗,应该是那个少年写给他的共勉。

  他两人一个是贫寒无比的穷泥腿子,一个家生子出身的永远家奴,然而即便人生像是大雪压满枝头,心中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。

  可惜,他一辈子只能把这个梦想埋藏在心中。

  而那个少年,却敢在烂泥之时写出这么一首诗。

  所以,这个共勉不能称之为两个人的共勉。

  这个共勉自始至终只能属于那个少年一人。

  他孙七这一辈子唯一能做的事,只能是保证自己‘雪压枝头低,虽低不着泥’的初衷。

  然而那个少年却有无数未来,说不定就会达成‘一朝红日出,依旧与天齐’的高度。

  孙七很羡慕那个穷苦少年。

  ……

  寒风又一次刺骨吹来,吹的浑身鞭痕更加疼痛。

  孙七忽然仰头看向天空,口中哈出一团受冷变白的热气,仿佛是无限悲伤绝望,他满脸之上全是泪水。

  他突然凄凉出声,泪水更加汹涌,喃喃道:“叹我孙七此生,只是一个家奴,我唯一能做的事,只能是不变的同情心……”

  就因为一点同情心,他挨了主人十七鞭子打。

  但他满脸泪痕之时,嘴角却全是释然的笑。

  他似乎,并不后悔。

  他主人打他,训斥他,让他不准对穷人施与同情心。

  他乖乖听着,陪笑着,但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改。

  ……

  当孙七管事仰天流泪的时候,顾天涯已经背着四嫂的尸身接近了顾家村。

  此时天色漆黑,道路积雪泥泞,偏生今晚乃是个无月之夜,赶路行走越发显得很是艰难。

  这一路之上,顾天涯歇息了足有五六回。

  虽然歇息了五六回,但他仍旧累的浑身无力。

  那些跟着他的寡妇们同样很累,但却始终帮他一起托着四嫂的身体,就这样,一群体弱饥饿的穷人边走边歇,蹒跚跋涉,漆黑而行,终于渐渐接近了顾家村,终于感觉快要到家了。

  然而也就在快要到家之时,所有人心中陡然蹦起了一根弦,顾天涯的眉头紧紧皱起,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顾家村。

  今夜,是无月之夜,到处黑漆漆,

伸手不见指,然而村中却有无数火光,像是要把整个小村全都照亮。

  村里那么穷,谁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?所以这些火光很是突兀,绝非顾家村人自己点燃的。

  顾天涯眉头继续皱着,心中不断闪过各种疑虑,寡妇们则是早已吓得瑟瑟发抖,惊慌失措的躲在他身后不敢露头。

  这些谨小慎微的女人,此时连喘息都不敢大口。

  顾天涯忽然弯腰下去,轻轻把四嫂的尸身放平在地上,然后,他沉声对众人叮嘱道:“几位嫂子,你们都在这里等着,我先进村探上一探,如果无事再喊你们。”

  寡妇们怯怯点头,但是很快又焦急摇头,万分无助道:“不能去,不能去啊,说不定是来了强匪,你可千万不要被人给杀了。”

  河北道这些年一直不太平,经常会有匪患袭击村庄的情况,这些女人生怕顾天涯会出事,几乎全都伸出手想要阻拦他。

  然而顾天涯却心急如焚,他必须得进村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,就算真是强匪进村点燃了火把,他也得找机会去把老娘救出来。

  他使劲甩开几个阻拦他的女人,小心翼翼的朝着村口悄然接近。

  哪知还没走出几步,陡然发现前方有了动静,但见一点火光突然晃动,像是迎着他的方向急速而来。

  顾天涯心中一凛,感觉头皮有些发麻。

  但是那点火光接近的速度很快,转眼间已可看清乃是一根火把,顾天涯浑身僵直,手心瞬间沁满汗水。

  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穷凶极恶的匪寇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他一颗心几乎就要跳出了嗓子眼。

  忽听对面响起惊喜之中带着担忧的声音,很是欢喜的大叫道:“是天涯么?是不是天涯回来了?”

  只这一句话,顾天涯悬着的一颗心猛然松弛下来。

  他几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  此时举着火把的人飞速奔来,光火照耀之下现出一张秀美无比的俏脸,那俏脸之人又是欢喜又是心疼,突然伸手对着他的肩膀恶狠狠打了一巴掌,怒气冲冲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,死去哪里了?”

  这声音何其熟悉。

  这气场何等强烈。

  还有这故作生气骂人的俏脸,为何看起来如此的亲切可人。

  顾天涯直愣愣坐在地上,仰头看着女子举着火把骂他,忽然他大口深深喘了一口气,无比轻松般的舒畅而笑,道:“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
  女子又是恶狠狠剜了他一眼,俏脸带怒道:“还敢嘻嘻哈哈,信不信我打死你?坐在地上干什么,赶紧给我站起来,天气这么冷,地上这么凉,你要是敢冻坏了自己,小心我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  说话说得凶狠无比,然而动作却无比温柔,只见她弯腰伸出一手,轻轻扶着顾天涯站起来。

  然后小手不断乱拍,帮着顾天涯打落屁股上沾满的积雪。

  顾天涯不知为何有些扭捏,尴尬躲闪道:“你摸我哪呢?男女授受不亲知道不?”

  “我呸!”

  女子猛然啐他一口,似是很想反驳一声,然而手上的动作却缩了回去,火把照耀之下似乎俏脸红了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