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十三章 【柴绍啊,绿色帽子你要不要戴?】

  当今天下尚未完全清平,讯息传递自然颇为迟缓,朝堂上的定论如果想要传到地方,十天半个月都算是比较快捷了。

  从长安到洛阳,快马也得三天。

  从洛阳到河北,狂奔又得十日。

  自从朝堂上通过新型驿站的争辩之后,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全都不由自主放向了河北。

  皇族。

  世家。

  东宫太子府。

  秦王天策府……

  所有人全都不约而同,满心好奇的等待着一个答案。

  “那个特批的新型驿站,将会在什么地方设立……”

  世间无论千百万事,都有以小窥大的共通之处,只需要知道那位巾帼女子在哪里设立那个驿站,众人便能从中猜测出某些不一般的异常。

  到时候,无论是选择避开那处驿站,又或是借着那处驿站展开某种斗争,无论做出怎养选择都能提前有所准备。

  不至于像现在这般,大家完全不知道那位公主的心思。

  ……

  这时代若是仅靠马匹传递讯息确实很慢。

  但是幸好,还有另一种较为快捷的传书。

  是什么呢?

  飞禽!

  皇族也好,世家也罢,只要是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家族,都会把讯息传递当成一件郑重大事。

  所以,要养飞禽。

  这种飞禽,乃是产自东海辽东的一种鹰隼,翼展可达半丈,性情凶猛无比,不但善于捕猎,飞行也迅若雷霆。

  此鹰倘若出发之前饱餐给肉,一日之间便可飞驰千里之地,经人驯化之后,乃是这时代最为快捷的飞禽传书。

  从长安到河北,鹰隼一日外加半夜便可到达。

  而从洛阳到河北呢,则是仅需一个白天就能到达。

  即便是送出讯息之后等候回信,全部所耗时间也只不过三日上下,搁在这个时代,已可算是通讯及时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,正是第三日。

  天色刚明,旭日未出,整座长安上空忽有七八只猛禽飞来,前前后后相差顶多也就一盏茶的功夫。

  这七八只猛禽鹰隼,各自飞入城中某处,有皇城,有东宫,有朱雀大街的门阀,也有国公侯爵的府邸。

  河北那边的消息,终于回来了。

  也就在这一日,洛阳的天策府中群臣聚集,但见李世民手里展开一小卷薄如蝉翼的丝帛,一双虎目不断阅读者丝帛上面的文字。

  “河北密云,城外十里,东南处,有村,此村极小,仅十五户人,村临大河,背依高山,又有大湖名曰密云湖,恰在大河流淌注入之东,若以奔马冲刺之速测算距离,耗时约为三百七十个喘息,大河,大湖,高山,颇有围拢成圈之地势,圈之中央,乃有一村,查阅县志所载,名为顾家之村。”

  这是一份极其详细的飞禽传书,几乎把整个顾家村的情况尽皆摸清,不但注明了地理方位,而且把周边环境做了极致探索。

  无论大河大湖还是村后所靠的高山,全都在这份传书之中详细描写出来,倘若是遇到行军打仗的时候,斥候们甚至能凭这些文字直接画出一份地图。

  然后李世民去丝毫没有在意这些详尽的描述,他只是双目死死盯着这份传书结尾的最后一行字:

  “麾下等人拜访娘子军四将,求问消息,获得回答,那座特批驿站欲要设立之地,正是密云城外顾家村。”

  密云城外?

  顾家村?

  李世民目光闪过某种沉思之色,好半天才迟疑开口道:“秀宁她,秀宁她,她到底为何要把那个特殊的驿站设在那里。”

  可惜李世民这个疑问无人能够回答。

  因为飞禽传说上面没有书写这方面的消息。

  既然不曾书写,显然是探子们没能打探得知。

  李世民忽然把传书一递,交给在场的臣子们传阅观看,他自己却是负手背后,语气再次带着迟疑道:“顾家村?一个只有十五户人家的小村?秀宁她这段日子到底遭遇了什么,竟然把那个特殊驿站设在了这个小小的顾家村。”

  他满心迷惑,越来越觉得好奇。

  这时人群之中站起一人,赫然是长孙无忌缓缓开口,微笑道:“不管原因为何,咱们总算是知道了公主的最新景况,既然公主把驿站设在顾家村,想必是对这个地方极为属意,咱们只需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加留心,总有一天能够得到所有的答案……”

  可惜这个回答,不是李世民满意的回答。

  旁边站起来一个将军,同样笑道:“殿下关心则乱,故而看不清这其中的隐秘,末将在这段日子里潜心思虑,隐约琢磨出了一件有趣的事情。”

  李世民连忙目视于他,急急道:“茂公有何推测,还请速速道来。”

  那将军再次一笑,缓缓开口道:“众所周知,公主性格倔强坚韧,一旦认定某个事情,九死其尤未悔,也正因公主性格如此刚烈,所以前段日子咱们看到她的绝笔遗书才会认为公主必然自尽离世。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微笑又道:“那段日子里,殿下悲痛,臣等同样也悲痛,陛下甚至大举追封,

十八位将领亲自抬棺而行,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公主竟然没有自尽寻死,这件事情,明显不符合公主的性格……”

  “茂公到底要说什么?”李世民有些急了,忍不住开口催促道:“勿要扯东扯西,你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。”

  结果却见那个将军哈哈一笑,仍旧不急不缓道:“臣以为,公主在这段日子以来,必然碰上了让她转变心思的某种遭遇,或者是某个人,或者是某件事,不管是因为某个人还是因为某件事,总之公主她一心寻死的死志消失了。”

  他说着又是一停,紧跟着道:“这个变故原本会是一个无头悬案,偏偏公主却突然要让娘子军设立驿站,结果朝堂上一番纷争,驿站的规模被缩减十倍,唯独特批一座用以照顾公主颜面,这座特批的驿站却要设在顾家村,臣通过以上诸多讯息予以推测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终于得出了公主当初遭遇的很可能是某个人。而这个人,很可能出自顾家村……”

  不愧是徐茂功,仅凭一些蛛丝马迹就推断了一切。

  可惜他说到这里再次是一停,似乎接下来的话不太方便直接说,他把目光看向殿中深长脖子的某个将军,明显是在迟疑应不应该继续说下去。

  那个伸长脖子倾听的将军正是柴绍……

  ……

  李世民目光悄然扫了柴绍一眼。

  同样迟疑片刻之后,他代替徐茂功说出了接下来的猜测。

  但听李世民轻声道:“那个人,很可能出自顾家村,那个人,也许是劝解了秀宁的死志,他让秀宁有了活下去的心思,所以秀宁才把最为特殊的一个驿站设在顾家村。”

  不愧是李世民,他已经猜到了徐茂功为什么不愿意继续说。

  原因,柴绍。

  但见柴绍此时满脸涨红,明显像是想歪了些什么,这家伙身体隐隐像在颤抖,只不过双手死死的攥住保持克制。

  他能成为一代名将,自然不是愚笨无比的傻子。

  李世民和徐茂功刚才的那些话,话里话外总是有种古古怪怪的意思。

  平阳公主那等女子,性格何等的骄傲坚韧,她既然心中有了寻死之志,即便是李世民也劝解不开,结果呢,现在平阳公主还活的。

  当世之间,谁能让那种巾帼女子改变心志?

  有些事最怕胡乱猜。

  也许明明只是没影的事,胡乱一猜就觉得越猜越像。

  很多误会,就是从胡思乱想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