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十章 【李世民的决断】

  十日之后,关中洛阳。

  忽有一骑快马风驰电掣,发疯一般朝着天策府冲来,迅若闪电霹雳,转眼到了门前,马上战士不等坐骑挺稳,直接一个翻身凌空跳下。

  由于惯性太大,摔的他在地上连番打滚。

  但是这战士顾不得头脸皆被磕破,反而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高高举起,大声狂叫道:“秦王殿下,河北大喜……”

  天策府前的守门将士正要上前询问,竟被这个战士发了疯的一下撞开,然后他双手举着那样事物,不断狂叫着冲进大门。

  盏茶之后,天策府中。

  但听锵琅琅一阵脆鸣,李世民的甲胄甲叶撞击有声,这位大唐的第一王爵轰然站起,整个人似乎都在微微打着颤动。

  “秀…秀宁?”

  李世民几乎结结巴巴,满脸都是震惊的神色,他猛然快步狂冲,几个瞬息冲到那个战士身前。

  他双手几乎恶狠狠一夺,直接把战士举着的事物夺在手中。

  “这是…这是……”

  李世民双眼死死盯着那物,一双虎目竟然隐隐泛红和晶莹。

  这件物品极不普通,分明乃是一块丝绸,颜色大红如雪,入手触感丝滑,这一块丝绸,是从一件衣衫之上撕下的东西。

  这块丝绸的正中心处,赫然写着一个娟秀小字,宁。

  李世民猛然一把抓住那个战士肩膀,几乎狂吼般问道:“说,说,你快给本王说……”

  他明显情绪激动,双目一片猩红,两只手掌青筋暴起,宛如择人欲噬的野兽。

  其实不止李世民如此震惊和激动。

  此时天策府大殿之上所有人全都满脸震惊和激动。

  却听这个闯府而来的战士满脸兴奋,语气分明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,大声道:“启禀秦王殿下,正是如您所猜,我家主将,她并未死……”

  我家主将,她并未死。

  普通战士不懂言语修辞,难以说出文文绉绉的薨字,但是战士骨子里的骄傲和底气,却让他敢直面大唐的第一王爵,大声的禀告,满脸的自豪。

  甚至,他还闯了天策府的府门。

  他用十日十夜时间,一路从边境风驰电掣,他几乎不眠不休,满心都是难以抑制的狂喜。

  他狂奔五千余里,累的几乎转眼即死。

  他之所以发疯一般闯过天策府大门,只因为他要把这个喜讯告诉所有人……我们娘子军的主将,还活着。

  你们听见了没有?

  你们听见了没有?

  我们娘子军的主将,还活着。

  “她在哪?她在哪?”李世民猛然又是暴吼,双手更加死死抓着战士,不断大吼问道:“秀宁她,她在哪?”

  然而回答他的,却是战士的支支吾吾,只听战士道:“回禀秦王殿下,我家副将并未告知……”

  “嗯哼?”

  “你家副将?”

  “并未告知?”

  怎么突然扯到了娘子军的副将身上?

  却听战士继续回禀,大声又道:“禀告秦王殿下,其实我家主将并未回归,主将她只是在军营之前稍作现身,喊出营中的四位副将吩咐了一些事……临走之前,又撕下三块衣裳布片,说是当做信物,送给皇族三人……”

  “信物?送给三人?”李世民又是一怔。

  大殿之中突然有人小声开口,语带提醒道:“此三人,当是陛下,太子,秦王,可对否?”

  陛下,指的是如今的大唐皇帝李渊。

  太子,指的自然是大唐太子李建成。

  秦王,不用说也知道乃是李世民。

  这三个人,皆是平阳公主的至亲。

  李世民看着说话之人一眼,发现乃是自己的大舅哥长孙无忌,李世民微微迟疑一下,忽然微微皱眉道:“秀宁她…她到底什么意思?”

  这问题恐怕谁也答不上来。

  那个娘子军的战士此时已经过了亢奋劲头,整个人瞬间显得气息萎靡委顿,但他仍旧强撑着站直身体,突然探手入怀掏出一封厚厚的书信,大声禀告道:“秦王殿下,此乃我们娘子军四位副将共同签押的军书……”

  “四位副将共同签押的军书?”

  李世民目光一闪,立马猜到这份军士绝对非同小可。

  他伸手一把拿过军书,但却并未直接展开观看,反而先是看了眼前的娘子军战士一眼,突然对着大殿内的侍卫喝了一声道:“速速准备酒食,再喊医官等候,这位信使千里奔波劳累无比,尔等赶紧带着他去好生休憩。”

  殿中侍卫轰然应诺。

  娘子军的战士此时已经摇摇欲坠,坚持着行了一个军礼之后被人扶走。

  直到他的身影离开大殿,李世民这才缓缓展开了那份军书。

  入眼所见,先是四个大字。

  新型驿站。

  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无数小字,一条一条写的十分清楚明白,最结尾处,却是娘子军的四位副将共同签押的印符。

  李世民细细阅读,脸色渐渐变得精彩,突然他再次从头开始,大声诵读这份军书念给众人听。

  新型驿站!

  纳地千亩……

  新型驿站!

  驻兵百人……

  新型驿站!

  商旅市集……

  驿站驿长!

  正七品上!

  这些内容,分明全都是顾天涯曾经说给某个女子的构想。

  只不过顾天涯永远也无法料到,有个女人直接把他的构想扩大了是被规模。

  最主要的一点,乃是驿站驿长的官位设置,竟然定下了一个正七品上的级别,这分明乃是繁华大县的县令才能拥有的级别。

  某个女子在这件事上,不用说也是有着某种私心。

  ……

  随着李世民的大声诵读,整座天策府大殿气氛诡异,但见一个个文臣武将下意识站了起来,脸上全都挂满了震骇欲狂的神色。

  终于,长孙无忌忍不住开口,语气颤抖道:“这……这是要囊括北方之权啊?这是要尽掌北方内政啊?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她…她何时如此精通内政了?”

  精通内政还是其次,最吓人的乃是那位公主的性格转变。

  以前那位公主虽然手握大军,但是历来不愿参合多余事情,不争权,不夺利,只是默默选择付出,甚至夹在太子府和天策府之间不断劝和。

  然而现在,那位公主为什么变了?

  单只看她弄出这一个新型驿站的设置,明眼人立马就能想到无数的用途和奇效,这分明是要把整个北方死死攥在手里,从此以后甚至成为国中之国的私人封地。

  长孙无忌几乎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直接反驳,大声道:“秦王殿下,此事万万不能任其做成。”

  他这一话,瞬间引起无数人共鸣,在场众人纷纷出声附和,支持长孙无忌的建议。

  然而李世民却一举军书,目光缓缓扫视大殿,沉声道:“此乃通报!”

  通报?

  在场所有人顿时怔住。

  通报,不是禀告。

  所谓通报,就是告诉你一声的意思,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们通报之后都会去做。

  禀告则不同,禀告才是征询求问的意思,需要获得许可,

方才可以做事。

  而眼前这一份娘子军的军书,赫然便是一份通报的军书。

  不是禀告。

  显然那四位娘子军的副将已经铁下了心,不管如何也要在整个北方设置新型驿站。

  长孙无忌眉头紧皱,陡然再次大声反驳,道:“不行!他们无权!”

  他直接越众而出,再次大声疾呼,道:“娘子军虽然坐镇北方,然而平阳公主并无私募官署的权力,放眼整个大唐皇族,唯有秦王的天策府才有资格。”

  说着,目光直直看向李世民,满脸急切道:“殿下,此事万万不能促成。”

  然而他的劝进失败了。

  只见李世民双手拿着军书,虎目之中似是闪着柔光,忽然轻轻开口,仿佛喃喃道:“秀宁她,很少求我做件事。”

  长孙无忌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。

  他真想骂一句你这样的心肠不是上位者之道。

  但他,他最终选择了闭口。因为谁都知道,李世民是一个决断无比的人。

  这时忽见李世民脸色变化,竟然不知为何挂上一丝笑意,悠悠道:“这个新型驿站,如同神来之笔,本王忽然觉得很是好奇,若是我们天策府也弄出一些将会如何?”

  弄出一些,只是个口语。

  真正的意思,分明乃是要在整个天策府掌控的地域也推行此事。

  在场所有文臣武将,猛然脸色全都变得精彩。

  是啊!

  如果天策府也学娘子军那么做,岂不同样也能把整个关中攥在手里,到时候,太子府那边的反应必然会是很有趣。

  这时忽然又听一人哈哈大笑,声音粗滚滚道:“还有还有,好处不止如此,公主她和殿下一向亲厚,导致整个娘子军上上下下也和我们天策府亲厚,倘若咱们天策府和娘子军同时开展此时,两股势力皆都再上一层楼,啊哈哈哈,太子那边更加不好过了。”

 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娘子军将会成为李世民争夺皇位的一大助臂。

  果然世事都要辩证的看。

  这样一想,竟然坏事变成好事了。

  李世民不置可否,忽然转身向内行去,道:“观音婢尚且不知这个喜讯,本王须得早早告她一声,诸位,今日的议事到此结束吧。”

  龙行虎步之间,身影转眼离去,陡然却传来他的一声长笑,听起来那么的开心和释怀。

  这时候的李世民,骨子里还是刻满了亲情的。

  妹妹突然有了活的音信,他简直快要欢喜的炸开了。

  ……

  又过五日,大唐长安。

  突然也有两匹快马风驰电掣,两个娘子军的战士发疯一般冲来。

  入城门,进长安。

  其中一骑直去皇宫,大吼着要见大唐皇帝陛下。另一骑则是去往东宫,同样吼着要见太子殿下。

  数盏茶后,皇宫里响起了皇帝李渊的开怀大笑。

  我家闺女,原来活着?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  至于设置新型驿站的事,闺女想要抓点权力那就抓吧,不管闺女抓权抓的多么坚决,终归是替整个皇族抓紧了地方。

  就算等她将来结婚生子,难道还会把权力交给丈夫孩子不成?

  终究是属于李家的。

  ……

  再数盏茶之后,东宫同样响起了李建成的惊喜之声。

  “你说什么?秀宁活着?”

  可惜这位大唐太子没能激动太久,忽然十几个世家官员登门求见。

  其中一人乃为王阀出身,张口便言道:“此事,甚危,太子不可顾及亲情,万万不能点头答应,娘子军若是做成此事,不啻于捅了太子殿下一刀,甚至,将太子一切未来全都埋葬……”

  李建成大怒,道:“那是我的妹子,她从小就不会抢夺。”

  然而一众世家毫不退让,很是强硬道:“无论殿下同不同意,吾等朝议之时必然拒绝,此事,世家绝不答应。”

  当然不能答应了。

  明眼人都知道这个新型驿站的设置就是奔着世家来的。

  可惜这些世家官员都不知道,就在他们进入东宫开口劝谏的时候,大唐洛阳的天策府已经派出隐秘信使,正在长安城中不断拜访着一部分官员。

  娘子军欲要在北方设置新型驿站。

  天策府同样也想在关中大举推行。

  那么,就要在朝堂上刀光剑影一番了。

  至于成不成功,只看各方相争……

  谁都无法想到,这番搅动风云大事,竟然只因为河北偏远山村的一个穷小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