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一十章 【我有后顾之忧,故而艰难隐忍】

  顾天涯轻轻夹了夹胳膊下面的芦席,不知为何竟然选择了默不作声。

  他像是心中有所苦衷,所以不愿回答‘小姨’的问话。

  偏偏女子目光一眨不眨盯着他,明显竟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架势,顾天涯无奈长长一叹,若有所指道:“心虽所愿,惜之难行。”

  “这却为何?”女子紧跟着追问。

  顾天涯缓缓看她一眼,目光再次仰头望天,无数雪花飘落他的脸上,转眼融化成流淌的水液,恍惚之间,那水液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雪水。

  女子不知为何,只觉得心中没来由一阵酸楚,这一刻她甚至想脱口而出,对顾天涯说一句‘我不逼你了’,但她终究是个心性决断的人,哪怕心里酸楚仍旧强行压制,反而再次开口道:“到底为何?小姨要听。”

  顾天涯终于开口,然而吐出的却只有四个字,一字一顿道:“后顾,有忧。”

  女子何等人物,瞬间变得恍然。

  后顾,有忧。

  也可以理解为后顾之忧。

  少年的后顾之忧是什么呢?不用说也是他最孝顺的老娘。所以他才会躲在小村之中,忍耐着饥饿和艰辛熬天度日,所以他才能忍受那个孙家管事的欺压,哪怕拼命干活一天才给他半斤粮食。

  十八岁少年,正应该是血性十足的年纪,然而他却咬牙隐忍着,只因为他有着后顾之忧。

  老娘,就是他最为放心不下的软肋。

  此时雪花更大了,寒风宛如人在哭,忽听那个瞎眼老人咳嗽一声,仿佛糊糊涂涂道:“人走喽,是解脱,下辈子不要再做人啦,做人实在是太苦喽……”

  顾天涯和女子同时目光看去。

  却发现原来是老人已经进了阿瑶家的小屋,此时也不知从哪里点燃了一盏小油灯,灯火飘摇之间,老人正举着小油灯围着阿瑶母亲的尸体在打转。

  走一圈,念一句,走一圈,念一句,像是浑浑噩噩的唠叨,又像是劝走亡人的慰藉,不断道:“走吧,走吧,不用惦记孩子,不用割舍不得,你家丫头是个福命,她不会像你一样冻饿而死,有贵人照顾的,她有贵人照看的……”

  念叨半天,忽然缓缓弯下了岣嵝的腰,只见他把那小盏油灯放在了阿瑶母亲的头顶处,然后抬头看向了顾天涯和女子这边,喉咙含混不清道:“十文钱!”

  这话说的突兀,女子听的有些不解,顾天涯却连忙郑重点头,沉声道:“瞎爷放心,这账算是我的。”

  女子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,好奇问道:“什么账?”

  顾天涯看她一眼,轻声解释道:“灯油钱,送走亡人的灯油钱,瞎爷帮着阿瑶母亲点燃了油灯,可以照亮她在黄泉之上的路,这是瞎爷的恩赐,但是灯油钱必须得由亡者的家人承担,阿瑶家里没钱,所以这笔钱只能算在我身上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轻声又道:“但我现在也没有钱,所以只能向瞎爷赊个账。”

  女子听的恍有所悟,目光却望向那盏小油灯,忽然开口道:“才这一点点油,就要你出十文钱。”

  她语气竟然有种心疼的味道。

  明明她自幼在豪门长大,见过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,她从未把千贯万贯放在眼里,赏赐属下的时候更是豪气干云,钱,她以前从未在意,然而现在,她却为了十文钱感觉心疼。

  只因为,这是她的‘乖外甥’要担负的债。

  顾天涯却冲她摆了摆手,再次轻声解释道:“守夜人无儿无女,并且大多都是五弊三缺,他们没有别的生活来源,仅靠着在村里帮忙红白喜事有点收入,这油灯的灯油确实不值十文钱,但是瞎爷点燃之后却值十文钱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沉吟一下后再次解释,道:“至于这里面的具体原因,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我们村子的风俗,总之就是得给守夜人钱,让他们有点收入能够活下去。”

  女子听得若有所思,目光不由看向那个瞎眼老人,她心中隐隐有所明悟,这其实还是穷人帮助穷人的意思。

  瞎爷是个无儿无女的人,并且脑子还有些糊糊涂涂,像这样的苍老之人,在这个世道很容易活不下去,但是乡里乡亲并没有让他活活饿死,而是借着守夜人的风俗传统,让这种孤寡老人也能挣到一口吃喝。

  说穿了,还是救急不救穷的道理。

  瞎爷因为是守夜人,等于是有着自己的行当,只要是有着行当的人,便不是吃白食混吃等死的人。

  这时忽见瞎爷冲着顾天涯招了招手,缓缓说道:“可以了,进来吧。”

  顾天涯看了一眼女子,欲言又止道:“要不你留在门外,我自己进去便可。”

  女子毫不迟疑摇头,轻声道:“

你不用担心,我并不害怕死人,我跟你一起进去,还能帮你搭一把手。”

  顾天涯上上下下看她两眼,似是在决定要不要‘小姨’帮忙。

  女子已经等待不急,直接伸手推他一把,略似责怪道:“大好男儿,拖拖拉拉,赶紧的,别啰嗦,我说了我不怕死人,我见过的死人可比你多。”

  顾天涯终于点了点头,道:“那也好,有你搭手我能轻松一些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

  为什么如此说?

  因为忙活亡故之人的身后事确实很累。

  古语有云,死沉死沉,人若一旦死了,尸身可比活着的时候沉重多了。顾天涯由于体格虚弱,他自己搬动尸身的时候确实会很吃力。

  当下两人迈步进门,静静等候着瞎爷的指点,却见瞎爷慢慢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铃铛,悬在阿瑶母亲的额头上摇晃几下,口中念叨道:“老三家的,走吧走吧,不要惦记孩子,不要割舍不得,走喽,走喽,天黑路滑,跟好瞎爷的油灯……”

  念叨结束之后,这才又看向顾天涯,慢悠悠说道:“裹起来吧。”

  顾天涯连忙上前,拿着芦席铺在地上。

  女子猛然也凑了上前,竟然毫无畏惧的搬起尸体,然后干净利索的朝着芦席上一放,动作说不出的轻松自如。

  顾天涯心中一动,下意识道:“你力气挺大啊。”

  女子冲他一笑,道:“小姨可是个练家子呢。”忽然语气一转,略显怂恿又道:“怎么样,想不想学?大好男儿,应该横行于世,哪怕不能沙场争锋,至少应该有着手提三尺长剑的本领,只要你想学,小姨便教你,就算不去参军打仗,也可以用来防护家人。”

  顾天涯颇为心动,随即却苦笑摇了摇头,遗憾道:“我连走路都会气喘吁吁。”

  女子瞬间跟了一句,郑重道:“我说过,从今往后你得吃肉。”

  顾天涯满脸无语。

  这话他听对方说过多少次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两章连更,后面紧跟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