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章 【你想死,我不拦着】

  冻僵了的人应该怎么救?

  先得用雪搓。

  再用温水泡。

  如此两三个时辰之后,河里捞上来的女人总算救活了。

  却说此时已是晌午,顾天涯累的浑身是汗,老娘正在锅台那边忙着做饭,屋子里渐渐弥漫着淡淡鱼香。

  那女人已经醒了,脸色僵白躺在床上。

  虽然她身上盖着顾天涯的厚厚大袄,虽然屋子里烧着一个熊熊火盆,但是顾天涯仍旧敏锐发现,女子身躯还在微微打哆嗦。

  大冷天的泡在河里那么久,恐怕一时半会是暖和不过来的。

  但是不管如何,人总算是救活了。

  顾天涯端着一碗汤水走到窗前,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温和轻缓,低声道:“你醒啦?醒了就先喝点热水。家母正在烧饭,今日煮的是鱼,咱家屋里弥漫的香味你应该已经闻到了,我敢保证你从未尝过这种好东西……”

  他说这话其实并不是炫耀自家的饭食,而是想用这种办法勾起女人的注意力。

  可惜,失败了。

  这女人的脸上竟无任何表情。

  没有感恩的意思。

  没有致谢的欲望。

  双目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屋脊。

  明显乃是心如死灰的那种味道。

  顾天涯在心底一叹,暗暗惋惜道:“唉,看来这又是个救了也白救的……”

  眼下这个混乱的世道,顾天涯见过了太多的可怜人!

  有些是受尽磨难不愿再活,有些是饱受打击抗不下去,比如眼前这个女子的状态,她明显就不想再继续活着。

  说白了,救也白救,就算眼下救回来了,说不定哪天又会寻死觅活去了。

  心如死灰了,实在不好搞。

  虽然如此,但是顾天涯仍旧觉得他得努力劝劝,这并不是因为他在大冷天里跳进河里去救人挨了一场冻,而是因为他不想再看到老娘呜呜咽咽的哭。

  想劝人。

  得有个套路。

  尤其是个心如死灰的人。

  怎么劝呢?

  只见顾天涯面色一沉,再也不是刚才那种温和平缓的声音,他陡然轻哼一声,略带不满道:“醒了吗?醒了就说句话。摆这个半死不活的架势给谁看呢?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样子吗?”

  这是劝人的第一个套路,先甩个难看的脸子给对方试试看,这个时代的人比较注重情理,话说的难听点说不定能有奇效。

  可惜,眼前女人的表情毫无波澜。

  第一招失效!

  顾天涯眼珠子一转,口中的话语顿时又换了个说法,听起来唠唠叨叨,又像是语重心长,缓缓道:“丫头啊,你才多大年纪啊?往后还有大好的年月等着你,你咋就想不开了想要寻短见呢?”

  这是第二个套路,属于顾天涯从他老娘那里学来的招数,这一招大体类似于长辈的碎碎念,有些时候有些伤心之人很吃这一套。

  但是可惜,针对眼前的女子没奏效。

  顾天涯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道:“看来你是铁了心的想死啊!我就想不明白了,活在世上不好么?”

  说着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,顺手把碗搁在了床头边上。

  他指了指对方身上的大红衣服,接着又道:“就凭你这一身的锦绣华服,普通人家怕是一辈子也置办不起,你这身衣服最少也得值个十贯八贯,搁在穷苦之家足够三五年吃喝了,而你呢,你穿着它跳河自尽,一点也不心疼,一点也不在乎,仅从这一点来看,你肯定是个大户人家的出身,对不对?你对于钱财不在乎,你也不懂得什么叫做好东西糟蹋了应该心疼……”

  这一段长篇大论说完,床上的女人仍旧死气沉沉。

  顾天涯也不管她听没听进去,自顾自又道:“乱世荒年,穷人最苦,你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家闺秀可能没见过,但是我这种生活在山村里的穷小子见识过,正因为见识过,所以对于你寻死觅活才感到不值,不对,不是感到不值,而是感觉气愤,窝火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直直盯着床上的女人,紧跟着再道:“你见过吗?老百姓家里没有隔夜的粮食,每天睡醒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吃的。你见过吗?两三岁的小娃娃饿的皮包骨头,他们寒冬腊月的天气趴在雪堆里,不断扒开积雪去找草根,他们看到树木就会欢喜的笑,冲上去抱着大树拼命的啃,他们啃什么呢?只想啃掉一点点树皮而已。”

  说到这里,语气变得有些低沉,仿佛喃喃自语般道:“那些两三岁的小娃娃,他们的奶牙还不曾换,他们努力啃着坚硬的树皮,硌的奶牙生疼眼泪汪汪,可是就算如此,孩子们仍旧一口一口的努力去啃,不啃,肚子就饿,不啃,就得活活饿死。”

  陡然声音变大,带着一股子火气,大声又道:“即便活的如此艰难,我们仍旧挣扎活着,而你呢,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动不动就想寻死觅活,凭什么?你难道比我们穷人可怜吗?”

  也许是因为顾天涯说的太多,也许是因为被话语触动了心神,床上的女人终于有了反应,她的眼睛似乎轻轻瞥了一眼顾天涯。

  但是,也仅仅就只是一瞥。

  直到好半天过去之后,这女人方才低沉开口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经历过,但我经历过的事,你永远不会经历到,所以……”

  她说着似是迟疑一下,神情十分落寞消沉,喃喃自语般道:“不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”

  不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!

  这是在告诉顾天涯,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生活酸楚,所以也就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心如死灰,既然不明白我为何会心如死灰,也就没必要劝解我继续留恋这个人世间。

  顾天涯叹了口气。

  他算是看明白了,这女人不但心如死灰,而且还性格坚毅,属驴的,一旦认准了某个念头,八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  既然如此,那就不劝了。

  只要你寻死的时候离远点,不要让我老娘看见了又是啼啼哭哭,那就万事大吉,顶多事后帮你收尸。

  想到这里,

顾天涯再次叹了口气,忽然指了指对方身上的衣服,眼睛眨呀眨呀的转动着,低声道:“要不,脱了?”

  女人的身体明显一僵。

  眼睛里也射出一道杀气。

  没有错,杀气,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,这一刻竟然给人一种如狼如虎的味道。

  顾天涯及时醒悟过来,连忙开口解释道:“你可别误会,我根本不馋你的身子!”

  女人眼中的杀气更足。

  顾天涯赶紧再次补充,急急道:“衣服,我是心疼你这身华美无比的衣服。”

  女人面带疑惑盯着他。

  顾天涯略显尴尬搓了搓手,小声小气说道:“你反正是个要去寻死的人,人一旦死了也就别在乎风光不风光吧,我看你这身衣裳不错,陪你去死实在是有点可惜了,咱俩打个商量,你把衣裳留给我,算是偿还救命之恩,从此各不相欠,如何?”

  女人仍旧疑惑盯着他。

  疑惑之中似乎还有一丝警惕。

  顾天涯很是无奈,突然小心翼翼指了指锅台那边的老娘,压低声音又道:“你真的不用误会,我没有别的想法,我只是心疼我老娘,她一辈子都没穿过好衣裳,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布衣木钗,缝着补丁,我想把你的华服留下来,裁剪布料给我老娘做衣裳……”

  女人眼中的警惕迅速消减下去。

  看向顾天涯的眼神带上了莫名好感。

  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听她轻声说了一句,道:“你是个孝顺的人。”

  顾天涯嘿了一声,略显羞赧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是个没本事的人,赶巧救了你一命,你就把这身华服送我吧。”

  “可以!”

  女人毫不迟疑,很是干脆利索。

  不过她很快又补充一句,同样低声道: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但你不能脱我衣服,得让你母亲替我脱,此时我身无长物,身上的衣服算是临死之前一点馈赠吧……”

  说着语气忽然又消沉,喃喃自语般道:“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,孑然一身,不欠这世间任何的债。”

  顾天涯听她语气落寞,连忙低声安慰道:“也不算赤条条走,你死之后我会给你弄个芦席,棺材买不起,芦席我会编,河里多得是芦苇,顶多三两天的功夫就能编织一张芦席,到时候我把你的尸体抱着往芦席里面一放,仔细裹好了就能找地方挖坑下葬,你不用担心,我这人做事用心的很,保证给你寻个好点的地方,不会让野狼野狗挖出你的尸体吃。”

  这本是好心之言,哪知女人听了却打个哆嗦,下意识道:“你抱着我?裹进芦席?”

  她对于自己的尸体会不会被野狗啃食毫不在意。

  反而关注的是自己死后会被一个少年抱着身体。

  似乎!

  竟是有些羞涩的意味。

  可惜顾天涯仿佛没有意识到不妥,反而满脸不在乎道:“这有什么?我又不贪图你的身子。实话跟你说了吧,救你的时候根本顾不得避讳。那会儿你肚里灌满了水,得亏是我又压又揉给你弄出来,否则的话,你早就伸腿瞪眼了。不信你摸摸心口窝那里试试看,是不是感觉到隐隐有些发疼?那是我不断按压的结果,让你吐出了足有七八碗河水……”

  女人蹭的一下坐起来。

  “你?按压我的……心口窝?”

  心口窝在哪?

  心口窝处于一个不方便碰触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