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章 【大唐兵权分为3份】

  世上所有人都知道,当今大唐的兵权掌握在三个人手中!

  也就说说,权利格局同样被分成了三份!

  ……

  大唐,洛阳。

  城中有条长街,名曰天枢大街,街首有府一座,赐号秦王之府。

  另悬附属匾额一块,上书天策上将军府。

  此是大唐秦王李世民的府邸。

  乃为天下兵权三分之一的掌控中心。

  寒冬之日,北风呼呼,然而天策府的议事大殿之中却温暖如春,因为殿中燃烧着十几个熊熊喷薄的巨大火盆。

  不但不冷,而且很热。

  火盆之中喷涌着滚滚热浪,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。

  殿中除了火盆热浪,还有阵阵浓郁肉香。

  今日李世民正与麾下群臣一起吃肉喝酒。

  有文臣!

  有武将!

  文臣低首轻谈,武将举杯痛饮,正值酒酣之际,突见一人抬首上方,轻声道:“秦王殿下,该动手了……”

  秦王殿下,该动手了!

  仅仅八个字,大殿猛然落针可闻。

  无论文臣还是武将,全都把目光看向了上首的李世民。

  他们的眼中,有激动,有渴望,有雄心,也有忐忑。

  刚刚文臣们低首轻谈都是假装的,武将们举杯痛饮也是假装的,连日以来他们多次齐聚天策府中,就是想要怂恿李世民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  什么决定?

  争夺大唐的另一支兵权。

  当啷!

  一声清脆声响。

  但见李世民手腕一放,将手中的匕首轻轻放在案上。

  然后。

  噗通!

  这次乃是一声闷响。

  却是李世民另一只手腕同样一放,将一根刚刚烤熟的羊腿也放在了案上。

  削肉的匕首和烤好的羊腿同时放下,这是不打算继续吃饭的意思了!

  麾下众人心中微微一凛。

  他们隐约感觉今日的劝进怕是又要白费。

  果然!

  只见李世民面色带冷,一双虎目却遥望大殿之外,似有悲伤,又似不舍,好半天过去之后,千言万语方才汇成一句话,仿佛喃喃般道:“那是我妹妹的兵权。”

  那是我妹妹的兵权。

  仅仅这一句话,分明透露着某种纠葛和感伤。

  麾下众人一时无言。

  唯有殿中一人站起,拱手轻声道:“殿下,平阳公主已经不在了,倘若殿下不舍动手,太子那边也会动手,既然如此,殿下何必……”

  可惜此人话为未说完,猛听李世民一声厉喝。

  但见李世民勃然起身,语带愤怒道:“此月以来,汝等逼迫本王多少次了?在汝等眼中,难道就只有平阳麾下的那一支娘子军?汝等何曾想过,那是本王亲妹毕生的心血……?”

  又是轰的一声,却是李世民愤怒之下踢翻案几。

  然后只见这位大唐秦王深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拱手对众人置礼,勉强压住怒火道:“今日风啸如哭,本王身体不适,我就不陪诸位同饮了,失礼之处切莫挂怀。”

  言罢长长一叹,目光深深看了殿中某人一眼,猛地挥袖转身,大踏步朝着殿后而去。

  转眼之间,人影已远。

  只留一众麾下之人面面相觑。

  良久之后,才见刚才劝进那人无奈出声,遗憾道:“殿下还是心软,难以下定决心。”

  另一人望向殿后方向,低声道:“平阳公主已薨,大唐兵权却犹然分为三处,倘若殿下不争,别人必然会争。若是落入太子府中,我天策府的日子可就难熬了。”

  众皆无言。

  而今大唐立国已经六年。

  虽然天下尚未清平,但是大势已经有了走向,放眼整个中原河山,李家王朝再也没有并驾齐驱的对手,唯今剩下的只是不断扫平寰宇,最终必然会是一统天下的格局。

  大唐,已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势力。

  然而这份力量却一分为三。

  大唐兵权,分为了三份。

  第一份兵权,执掌在皇帝李渊手中,乃是驻守长安和关中之处,共计拥有兵马十四万人,称为京畿羽军,战力极其精锐。

  这支兵权乃是帝王亲军,按说唯有皇帝李渊才能执掌,但是众人都已知晓,李渊有意将这支兵权慢慢交于太子手中。

  太子府本就占据继承大义,倘若再被他们拥有了帝王亲军的兵权……

  第二份兵权,就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娘子军。

  虽然名称叫做娘子军,但是麾下兵卒可并非是娇滴滴的小娘子,相反,全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勇之士。

  当年隋末大乱,李家举而起兵,原本只是为了自保,并没有太过强烈的野心,可是谁也没有料到,李家的某个女子竟然这么能打……

  平阳公主李秀宁几乎白手起家,短短一年募集到了五万大军,以此横扫整个中原北方,麾下兵力更是越战越强!

  刚开始还只有五万人,随着战争的推进越打越多,等到李渊战战兢兢勉强攻下长安的时候,愕然发现自家的闺女已经帮他打下了大半个中原。

  李秀宁麾下的娘子军,兵力竟然足有二十万人。

  李家一半的天下,几乎掌控在了娘子军的手中。

  这就是大唐的第二份兵权。

  ……

  至于第三支兵权,则在秦王李世民手中。

  两年之前,也既大唐武德四年,李世民以右领军大都督身份,率领大军攻下洛阳,击败王世充和窦建德联军,战功赫赫,声名大振。

  战功极高,兵权便也极大。

  但因李世民乃是次子出身,此生没有传承帝位之可能,故而唐高祖命他执掌整个大唐东部的文武大权,并且允许他在洛阳建立自己的亲王幕府。

  天策府。

  允自置官署。

  允治地募税。

  赐食邑三万。

  掌集兵之权。

  这是一份位凌于所有亲王之上的独特大权。

  啥是‘允自置官署’呢?

  就是允许李世民可以自己征召自己的属官。

  不需要经过朝堂批复,不需要经过皇帝允可,只要李世民觉得某个人才有用,那么就可以征召进入天策府为官。

  啥是‘允治地募税’呢?

  这又是一份骇人听闻的特权。

  说白了就是李世民可以在所治地方私自征税,并且所收的税金完全可以自主支配给麾下军民。

  除此之外,还能食邑三万。

  食邑是什么,食邑就是老百姓用自己的产出供养李世民。而所谓的三万,乃是指的食邑人口足有三万户。

  三万户是多少人?

  按照大隋和大唐时代的惯例,中原汉族一户之家约为5到7人,并且只统计成年男子,老弱稚童不算其中。

  粗粗这么一算,李世民的食邑最少也有十五万人。

  十五万百姓的田亩产出,完全归于李世民独自食邑,放眼整个历史朝代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亲王应有的规格。

  李世民的天策府,麾下兵力足有三十万,又因掌控中原洛阳等地,如果安稳发展下去只会越来越壮。

  以上就是大唐兵力三分的格局。

  皇帝李渊的京畿羽军,总共兵力约为十四万,掌控长安和关中等地,

但是实力只能算是第三。

  平阳公主李秀宁的娘子军,总共兵力约为三十万,皆是身经百战悍卒,堪称横扫天下。

  又因麾下拥有骑兵,故而负责驻守北方边境,如李氏老家山西,如刚刚打下的河北,乃至肴山以东的山东,秦岭以北的雁门……

  自古至今,敢于驻守边关的都是最猛的。

  错非数量只有二十万这个限制,李秀宁的娘子军几乎可算天下第一。

  大唐兵力三分。

  李渊的帝王亲军竟然只排第三。

  李秀宁的娘子军掌控中原北方,兵力战力可排第二。

  其实应该排第一的,原本就是实实在在的第一,只不过李秀宁从小和李世民这个哥哥亲近,竟然把自己麾下一支最猛的骑兵送给了哥哥,这几乎是属于自削力量,用她的力量助推了李世民的腾飞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李世民的天策府才能排名第一,不但攻占了号称北方中心的洛阳,而且还掌控了整个大唐东部最为肥美的平原。

  天下世人皆知,正是因为李秀宁送给李世民的一支骑兵,李世民才能建立赫赫有名的玄甲铁骑。

  李秀宁实乃名动天下的战神级别的奇女子。

  只可惜,她死了。

  ……

  却说李世民愤怒离开天策府大殿,一路怒气冲冲的直奔后宅而行,忽然看到前方站着一位丽人,李世民停下脚步长长一叹。

  这时候的李世民才只二十五岁,身上还没有帝王思想的无情和冷厉,他只是觉得心中悲愤和痛苦,冲着那位俏丽佳人苦苦一笑,上前道:“观音婢,为何又在此处吹冷风?”

  说着怅然一叹,伸手握住丽人手腕,再次道:“天气如此之冷,你该留在屋中。”

  哪知丽人冲他温婉一笑,柔声道:“妾身这是在惩罚自己,代替家兄向您致歉。”

  李世民面色一滞。

  却见丽人轻轻把脑袋搁在他的怀中,柔柔又道:“妾身知道,家兄一直在怂恿您,他盼着您能争夺娘子军的兵权,以此来更加稳固天策府的权势和力量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轻叹又道:“但是家兄却不知道殿下您心中的伤感和痛苦,燕赵娘子军,那是秀宁妹妹的心血,也许别人只会想着夺取秀宁妹妹留下的兵马,但是殿下您却承受着失去同胞妹妹的苦痛。他们不懂得,秀宁是您从小带大的丫头……”

  李秀宁,从小是跟着李世民长大的。

  说是兄妹之情,其实和父女无异。

  只听观音婢柔柔再道:“他们不明白,他们越是怂恿您,越是让您忍不住去回忆妹妹的音容笑貌,他们这一个月来每天都做劝进,也就让您这一个月来每天都会痛苦万分。”

  李世民默默抬头看向天空。

  北风呼呼之间,观音婢再次柔柔出声,叹息道:“家兄怂恿您,是因为他乃秦王天策府的谋士,身在其位,必谋其政,但是他的怂恿几乎等同于逼迫,让您陷入思念妹妹的悲痛和伤感之中,顾因如此,妾身才会日日在这里吹冷风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妾身用这种自己惩罚自己的方式,借以代替家兄向您致歉,因为他们不懂您的悲伤,秀宁是您从小带大的妹妹……”

  李世民长长一叹。

  他将妻子轻轻拥在怀中。

  妻子将嗪首轻轻搁在他的胸膛。

  夫妻二人站在冷风之中,目光却都不自禁的望向北方。

  良久之后,丽人再次柔柔开口,轻声道:“殿下,秀宁妹子已经逝去一个月了。自从那日见到她的绝命遗书,妾身恍然以为还是昨日。”

  绝命!

  遗书!

  乃是寻死自尽,离开人世的意思。

  李世民虎目湿润,模糊的泪水似乎显出一个人影,那是一个英气勃发的少女,似乎正在冲着她的哥哥甜甜而笑。

  北风越发呼啸了。

  李世民拍了拍妻子肩膀,温声道:“回屋吧,天气冷。”

  说着缓缓抬脚,心情似乎很是压抑。

  也就在这时,观音婢突然再次开口,仿佛有着迟疑,又似某种期盼,轻声道:“殿下,您说秀宁妹妹真的会逝去么?会不会,尚人间?”

  会不会,尚人间,这话是什么意思?这话就是人还没死的意思。

  李世民虎躯猛然一震。

  他忽然感觉自己之前似乎钻了不该钻的一个牛角尖。

  因为自家妹子从小性格刚强的缘故,他在看过遗书之后竟然从未想过妹妹并未寻死的可能。

  妹妹她,会不会尚在人间?

  李世民猛然激动起来!

  如果秀宁还活着,那该有多好……